第四七八章 霍小山演武-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七八章 霍小山演武

    “我走这些天有没有偷懒?!”霍小山大声吼道。

    “没有!”所有士兵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口说无凭,操起你们的大刀来,一刀砍断圆木的可以随我去参加战斗了!”霍小山再次大声喊道。

    “拿圆木的出列!”霍小山再次下达了命令。

    随着他的命令,三十名手执碗口粗一米多长圆木杆的士兵站了出来。

    “从左往右持大刀的出列,一人对一个,要求:拿大刀的用刀去砍圆木,拿圆木的不许向前迎击保持原来位置不许动,挥刀劈木,一刀能斩断者有资格进第一梯队!准备!”霍小山的命令又一次在操场的上空响起。

    六十名士兵两两相对,持刀的士兵大手紧握刀柄将大刀斜举过肩,持圆木的士兵双手持圆木前探,双方全都瞪圆了眼睛。

    因为无论是霍小山还是沈冲都要求他们在训练的时候要与在战场上一个样,要虎目圆睁要有一刀灭敌的勇气。

    “预备!砍!”霍小山的命令到了。

    于是就见操场上三十把厚重的大刀片带着寒光和风声与那圆木撞到了一起,一片“咔嚓”声里,有十多个圆木杆被齐刷刷地斩为了两截掉到了地上。

    而剩下还有一大半的大刀并没有斩断圆木却是砍进去了一半,于是无论持刀的还是还是拿圆木的士兵全都站在那里不动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过关的站到右侧,没过关的收刀。”霍小山让达到要求的士兵站到了一旁后,自己却走到了一个刚把大刀从圆木中拔出来的士兵旁伸手要过了那把大刀。

    他低头凝视着这把大刀,不光这把大刀就是他们现在所有人用的大刀都还是按西北军制式大刀铸造的,刀宽背厚,手中坠感十足。

    现场一片寂静,不光是他们军需处,当然现在叫直属营了,不光他们直属营的士兵在看着他,还有霍小山身后不远处同样上百名的官兵。

    他们是同来和霍小山执行这次任务的中央军官兵,是来特意来他们直属营观摩的,而带队的正是那位主持会议的少将。

    霍小山用手摩娑着手中的大刀厚重的刀背,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须臾已是抬起头来,却是看向了对面依旧站在原地手执那差点被砍断的圆木的士兵。

    “我砍这圆木五刀,你敢不敢接?”霍小山用犀利的目光逼视着自己的士兵。

    霍小山以他的记忆力自然记得自己每名士兵的名字与特长,他知道这个拿圆木士兵的白刃战水平在他们直属营里也只能勉强算得上中游。

    “报告头儿,我敢接!”那士兵挺胸作答,并不因为霍小山的逼视而胆怯。

    “怕不怕我一失手砍断你的手?”霍小山这句话虽然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到了,但声音却委实不高,可尽管声音委实不高,却让他身后那些来观摩的中央军官兵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那圆木杆去了双手握住的部分可就只有一米长了,以霍小山在外的名声来推测他定是能够砍断那圆木的。

    只是,再砍五刀,第一刀下去一米圆杆可就只剩下五十公分了,第二刀下去就是二十五公分,第三刀下去二十五公分再减半就是十二点五公分……

    可是没等这些直属营以外的官兵算出来第五刀下去那木杆距离握木杆士兵的手还有几公分的时候,那士兵却已经是挺胸大吼道:“报告头儿,我不怕!就是砍掉了我的手那也是我害怕了自己哆索的!”

    我去,霍小山身后的官兵有点听得蒙圈了,还带这么回答的!竟然还承认自己会害怕,这个,这个貌似多少有些丢人了啊!

    “好!握紧了!”霍小山听自己士兵所言却不以为意反倒赞许地说道。

    一瞬间五六百人的大操场上顿时更静了,不光说现在掉地上一根针都能听到,每个人仿佛都已经能听到集体的开始加速的心跳声——“砰、砰、砰!”

    那个士兵却是虎目圆睁只是瞪着自己手中那向前斜探出去的圆木杆。

    这时霍小山动手了,他并没有象原来练八极拳时那样喊“哈”音以助力。

    霍小山明白自己这一喊可不是普通的喊,光说这一声喊要是能把对手喊趴下那是扯淡,可是这一嗓子却足以让对手有那么极短刹地的大脑空白不知所措。

    他不可以对自己的士兵用这样的手法!

    这时所有人就见霍小山那从右至左的一刀是如此的轻巧因为太快竟是没有看清那大刀砍过所带出来的弧线,然后就见霍小山并不收刀而是双腕翻转回手又是一刀直接从左向右反砍了过去。

    霍小山的动作是如此之快,就在他砍正手第三刀时所有人才看到被他第一刀第二刀砍过的圆木段从那士兵手中的圆木上落了下来!

    可所有旁观者就是因为了那掉下来的木头那一下走神,霍小山竟然已经砍完第五刀了,再看那士兵手中的圆木杆已经不见,不!还有——一层,对,是一层,而不是是段,在那士兵握木杆的上面那只手的虎口处还有薄薄的一层!

    作为亲身体验者的那名士兵要说一点不紧张是假的,此时他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激动的,好在霍小山下手之快有目共睹,或许他没来得害怕霍小山却是已经砍完了!

    “好!”沉寂了足足有一分钟的人群爆发出异口同声的叫好声。

    就是在直属营士兵面前霍小山也是头一次展示自己的快刀,用一把普通的大片刀将圆木杆最后一块砍成了土豆皮儿。

    而砍到最后一下那大刀片也就刃口处比那木片薄了,这得多快的速度多大的力度多精准的刀法才能做到的啊!

    “刚才怕不怕?”霍小山微笑地问那士兵。

    他这一问现场又静下来了,谁都想想听霍小山的这个兵是如何回答的,同时也在想假如是我刚才在握着那个木杆会不会怕呢。

    “报告头儿,怕!”那士兵的回答又让观摩来的中央军官兵们哗然了,不过那士兵却又接着大声说道:“但是,杀小鬼子怕死没用!最次在临死前也要拼掉一个小鬼子,要是能做得更好,那就是不怕死还能杀掉更多的小鬼子自己反而活了下来!”

    这士兵后面的这个些话顿时又让哗然的中央军官兵楞了,霍小山的这个直属营怎么感觉和别的部队就是不一样呢。

    “这才是我的兵,记住,不要怕,近身搏斗时也要睁着眼睛,睁着眼睛也未必就不会死,但比闭着眼睛等死却多了一分杀敌的机会!”霍小山微笑着说,眼睛中却是瞄向了脚下的那被自己第一刀就砍下的五十公分左右长的圆木。

    就见他脚尖往那圆木下方一挑那圆木就已经飞了起来了,划过一个圆弧形从他的头上飞过。

    而这时霍小山转身又是一刀挥出,那刀正砍在了刚落到他胸前的圆木上,于是刚才那神奇的一幕又上演了。

    霍小山五刀过后,其中半截圆木最薄的一段真的快赶上土豆皮儿厚度了。

    这回霍小山可是转过身来砍的,可是面对前来观摩的中央军官兵的。

    刚才那些中央官兵见霍小山背对他们第一次挥刀的时候由于霍小山身体遮挡住了他的动作,并不是所有人能够看清霍小山挥刀的过程。

    他们震惊的同时却也觉得霍小山就象变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戏法。

    本以为这回霍小山转身又挥刀总是能够看清的吧,可实是他们发现依然看不清,因为霍小山挥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这回已经没有人喝彩了,因为都惊呆了,如果说没惊呆的倒也是有一个人的,那就是沈冲。

    也唯有沈冲知道霍小山在全力出手的时候有多么的妖孽,不过自从打上鬼子以后霍小山也再也未曾在自己面前展示过他的神奇了。

    “沈冲你来指挥,把能入第一梯队的选拔出来。”霍小山将刀掷还给刚才的那个士兵,却是一招手喊道“胖子跟我走,有事跟你说。”

    “哦,叫我呢啊!”一直张着大嘴看得如醉如痴的郑由俭如梦初醒忙屁颠屁颠地跟了上来。

    直到两个人走到足够远的时候郑由俭才小声对霍小山说道:“行啊,霍小子,你把中央军的那帮小面瓜吓傻了都嘿嘿。”

    “说什么呢你,我是光为了吓唬他们?”霍小山白了他一眼道。

    “那为了啥?”郑由俭奇道。

    “没法跟你解释啊!”霍小山叹道,然后却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来说道:“胖子你按这个方子用最快速度给我把药抓回来!”

    “啥药啊?”郑由俭好奇地问。

    “花小冲给我的迷药方子,这次怕得用上。”霍小山并不隐瞒这方子的来历与用途。

    “着急啊?”郑由俭问。

    “着急,越快越好!”霍小山说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七八章 霍小山演武》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080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