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章 与众不同的部队-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八二章 与众不同的部队

    呼呼的喘息,浑身淋漓的大汗,枪械轻轻的撞击,尽管黑夜之中看不见,但这一切无不显示着有一支小分队正在黑夜中疾速行军着。

    在穿过了日军一线阵地后,霍小山带着他的小分队就进入了现在这种奔袭的状态。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霍小山一惯的作风,在准备这次奔袭之前他不光将地图牢牢记在了心里,还向当地人仔细询问了过了日军一线阵地后的道路情况,而沈冲和川口混入日军内部套取情报也只是印证一下罢了。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时间,将近三十里地对他们的行军速度提出了严格的要求,这全仗在停战期间霍小山对直属营进行的魔鬼训练。

    在经过几个月不间歇的训练下直属营全体的耐力又有了明显的提高,更何况现在的三十人更是直属营中战斗力的佼佼者。

    而和他们同行的十八路军的十人很明显也是有铁脚板的,他们的行军能力并不亚于霍小山的直属营。

    虽然说直属营对他们很友好,但现在双方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自己一举一动无疑都代表着自家军队的形象。

    所谓是骡子是马拉来出溜溜,这时候不用说话,你的每一个行动都会被打上了到底是骡子或者是马的标签。

    进入了任务状态后,朱刚和他那其余的九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全凭霍小山他们指挥。

    在十八路军这次增援任务的指挥者朱刚看来,如果霍小山的队伍在这样的夜战中出现失误,自己再指出来就是。

    但现在他发现根本不需自己出声了,他所会的夜战中的一切霍小山直属营的人全会,不光全会,霍小山如何在那极短的时间里躲掉日军探照灯光柱在他心中现在还是个谜,他自忖在那样的情况下自己也未必能做到。

    需知道并不是说你只要不被那灯光直射上就不会被日军发现,如果那光柱离得你过近,你一样也会被日军发现的,光柱之外还有余光的。

    朱刚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兵了,因为他曾经是一名“红小鬼”,他在前几年中国工农红军一次举世闻名的长途行军中用自己的脚板丈量过十一个省,在行军打仗上他是不惧任何人的。

    而且他也必须强,因为来的时候上级可是对他说了,咱们八路军从人员数量到武器装备都无法承担正面战场上的任务,难得友军向咱们张了回嘴需咱们支援一下,虽然只派出了你们十个人,但你们必须完成好任务。

    因为他是一名老兵,因为在国共合作抗战之前他就和国民政府军打过很多仗,他自认为自己对国民政府军是很熟悉的。

    朱刚通过这些年来与国民政府军的接触来看,国民党的军队军与共产党的军队士兵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信仰。

    国军虽也讲三民主义,但那个理念在当上国军士兵中多数时候只是个摆设,你问国军士兵三民主义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打仗多数时是得不到一个准确统一的答案的。

    国军士兵在实际战斗中是是长官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讲的是下级对上级绝对的服从。

    而共产党的部队就在于信仰,它会让每个士兵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打仗,会告诉那些出身贫苦的士兵你要打土豪分田地,你要让天下穷人翻身得解放。

    正因为如此在内战的时候,国民党军队在军官阵亡的情况下士兵很快就会涣散掉,可共产党的士兵即使阵亡了却完全可能由于信仰的原因坚持战斗至最后一人。

    当然了,现在是对日本侵略者打的国战了,国民政府军无论杂牌军还是中央军一下子就都有了信仰了,那就是消灭日本侵略者,所以他们在抗战中的表现很明显是要强于内战时候的。

    但朱刚在与霍小山直属营接触的这些天里,他发现霍小山这支队伍竟然和其他国民党军队是迥然不同的。

    这支军队竟然没有国民党军队普遍存在的一些陋习,比如军官打骂士兵,比如克扣军晌,比如队伍里有抓来的壮丁,比如扰民……

    这支军队是一支高度自觉的军队,绝大多数的时候,一些事情根本不需要长官下命令士兵自己就去做了。

    另外如果他不是发现了这支部队还有另外一个特点的话他甚至都怀疑这个营是支八路军的队伍。

    那个特点是当不在打仗训练状态的情况下,除了霍小山以外,你就看不出哪个是官哪个是兵。

    所有人在一起很快就能嘻笑怒骂闹成一片,然后还没有急眼的。

    军队就该有军队的样子,可在那个时候这支军队就真的就不象一支军队了。

    这个真是太奇怪了,在好奇之心的驱使之下他还偷偷套过直属营士兵的话说你们中央军的军纪真好啊!

    然后他就见那个士兵用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回道,啥中央军,中央军那些人我们都懒着搭理他们,我们是军需处。

    士兵这一回答他更奇怪了,就又追问你们不是中央军的什么直属营吗怎么又冒出来个军需处。

    那士兵回答中央军多牛逼啊,我们可高攀不起,我们是军需处,全国军队连你们十八路军都算上也只此我们一家。

    那士兵的回答说我们是军需处的时候,他的表情毫无疑问地洋溢出一种无比骄傲的情绪。

    这一下子就把朱刚弄糊涂了,好端端的一个中央军直属营怎么就变成军需处了呢?

    话说到这里朱刚就没有再问下去,显见这中间有他所不知的故事。

    虽然他很好奇但他可不想让人家感觉自己是共产党的,是来给人家国军洗脑的。

    毕竟,自己是来帮忙打仗的不是来做思想工作的。

    不过那个回话的士兵倒是蛮热情的,接着却又把为什么他们这个直属营,当然了,在那士兵嘴里依旧是我们军需处,为什么他们军需处纪律好这个问题又给回答了。

    只是这个士兵回答过后朱刚就更迷糊了。

    那个士兵说其实吧,我们军需处纪律好自然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自觉遵守军纪。

    要说军纪呢有很多条我们从来也不记,但我们有一条不成文的军纪每个人却都必须记在心里。

    那就是不要惹头儿生气,谁惹头儿生气了那你就是犯大错误了。

    违反军纪只要头儿不生气那都不可怕,可要是惹我们头儿生气了尽管你遵守军纪了,那你也是违反军纪了。

    所以我们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们之前都会想一下这事头儿会不会生气,一想,哦,头不会生气那就可以做,一想,哦,不行,头会生气的那坚决就不可以做。

    朱刚实在搞不懂这支军队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逻辑,你要说不信吧人家士兵回答的很认真,看人家士么兵在实际行动中也是这么做的。

    而这时在旁边同样对这个直属营感兴趣的鲁正声便开玩笑地问,那你们现在和共产党八路军说了这些话算不算违反军纪啊?

    那士兵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不违反,因为我们和你们说话头没有生气啊!

    得,又绕回来了!这算什么军规?个人崇拜吗?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八二章 与众不同的部队》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155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