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三章 完美的斩首-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八三章 完美的斩首

    霍小山他们终于在一点一刻的时候赶到了他们的目的地,看到了那黑黢黢的寨墙还有那房舍,这时候离动手的时间可是差不多了。

    其实,朱刚对霍小山他们这种打法是持保留意见的,原因在于他认为霍小山他们侦察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到位。

    比如寨墙上日军的岗哨在哪个位置,有没有暗哨,日军的大队部又在哪个位置,村子里有多少日军,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如果他们只是来袭扰日军这个不清楚也是勉强可以的吧,可是他们这次的目标却是日军的指挥部。

    那么,如何在漆黑的夜里寻找到并消灭之可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就在他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霍小山却已是用连续咬耳传话的方式把他们召集到一起了。

    然后霍小山就用极低的声音布置道:“咱们全都换成日军服装左臂系白毛巾,进去之后这么办。

    如果咱们发现了日军的指挥部,我负责进去杀人,你们其余的人看住周围房子里的敌人,每个房子的窗口与门口都留下一个人。

    如果我在日军指挥部里不小心弄出动静了,你们发现如果屋子里住的是鬼子就直接往里面扔手榴弹。

    如果我没有弄出动静没有让周围的鬼子发现,你们就不要碰其他的鬼子,咱们直接就从进去的道路返回来。

    如果我们没有找到日军指挥部的具体位置,那么咱们就等着。

    等着其他分队战斗打响,我估计他们打鬼子不大可能一点动静没有。

    鬼子各中队一旦发现有咱们中国军队夜袭那么肯定就会给这个日军的大队打电话,那样咱们就不难找到日军的指挥部了。

    还是那句话,一旦被日军发现,咱们该开枪就开枪,该甩手榴弹就甩手榴弹,五分钟后全体从原路返回。

    都听清楚了吗?谁还有什么疑问?”

    朱刚觉得自己应当说话了,他觉得还是有点糊涂,感觉这仗打得也未免太简单了,于是他说道:“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谁知道日军的岗哨在哪里有没有暗哨。一个是如果我们真的偷袭成功了,为什么只打日军的指挥部还不让出声?”

    朱刚这两个问题中,他自认为第一个问题很切中要害很重要。

    所谓细节决定成败,但朱刚却不知道在一般部队里夜间如何发现摸掉日军的岗哨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但在霍小山这里其实真的没有太大的难度。

    而朱刚的第二个问题不仅仅是他疑惑,包括直属营其他的人也不大明白为什么明摆着能杀死更多的鬼子却不杀。

    其实朱刚不问,霍小山也会解释的,于是他说道:“日军岗哨由我和沈冲负责解决,解决掉后,小石头和川口直接扮成日军哨兵。

    寨墙上的机枪由我憨子带人解决,解决掉后,憨子你留两个人守住机枪,一旦发生枪战你负责打掩护断后。

    至于为什么只杀日军指挥部里的人是因为我们要制造鬼子内心的恐惧,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制造出日军内心足够的恐惧比多杀几十名鬼子更重要,细的原因等回去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都明白了吗?这回还谁有问题。”

    听霍小山这么一说,所有人便都不说话了。

    “好,沈冲,上!”霍小山和沈冲便在黑暗之中率先哈腰向前轻跑而去。

    这个村子的寨墙并不高,也只有三米多点,霍小山让沈冲等在了原地,他慢慢向左潜行了二十多米后返了回来,又向右潜行了一段距返回找到了沈冲。

    却是伸手指在沈冲摊开的掌心上写写划划了几下,因为在这两个往返之中霍小山已是确定了这里也只是有两名日军的岗哨,其中还有一个已经睡着了。

    然后霍小山撤步向后,前冲,抬腿蹬墙,黑暗之中他在那垂直的墙上连蹬了两步,凭借着那前冲之力脚尖一点身体便以和墙贴上了,而手已是搭上了墙头。

    他双臂较力人便攀上了墙头,三米高的墙头对现在的霍小山来讲,实在不算太高。

    然后他一回身一道绳索便顺墙滑了下来,沈冲抓绳登墙就上,他也只是三步便上了墙头。

    八分钟后,墙头上传来三声轻轻的敲击声,直属营的士兵便开始同样攀绳而上了。

    朱刚和鲁正声两个人在黑夜中不由自主地向对方看去,但,夜太黑,他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惊讶却已是都写到了他们两个的脸上。

    这也太快了吧!八分钟,日军在这面墙上的哨兵就被霍小山和沈冲解决掉了吗?这两个人摸掉日军岗哨的速度已经极大地超过了他们两个在八路军中摸哨的最快纪录了。

    这里已经算是日军的后方了,应当是没有日军的暗哨或者没有被日军的暗哨发现吧,朱刚这样想着却也不妨碍他抓住上面又垂下来的绳子向上攀爬而去。

    霍小山沈冲上去的时候只带了一根绳子,而当第三个人用这根绳子爬上去的时候上面就变成了两根了,而为了这次战斗霍小山的分队一共带了六根绳子,所以对四十人身手矫健的人来讲,上这堵寨墙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村子静悄悄地,同样是一片黑暗,也只是隐约能看到房舍的轮廓。

    不知道为什么,日军的这个大队指挥部竟然没有亮灯,也不知道日军有没有在他们大队指挥部外放岗哨,麻烦事来了啊!

    “分成左右两队,一人守一间房子,两点后听房子里的电话铃声,一定要小心屋子里日军打亮电灯。”霍小山再次用连续“咬耳朵”的方式把自己的命令传了下去。

    于是,黑暗之中,一群摸进敌营的左手盒子炮右手匕首的中国军人便全都低着腰身以两列纵队沿着街道的两边向摸潜去,霍小山和沈冲无疑还是潜在了最前面。

    看来日军仗着自己这里离前线很远,竟然真的很松懈,街道上没有挑电灯,除了寨墙上的岗哨外就再也没有警戒的人了。

    夜色还是那么宁静,从有的房舍只是虚掩的门里传来了一些日军睡觉的呼噜声,当然也有说梦话的,只是那梦话就连霍小山和沈冲都听不懂。

    霍小山这支分队的人都猫在了不同房舍的窗户根下,手执武器放松呼吸,静等消息。

    两点就快到了,就在所有人在猜测程好武他们在前线应当有动静了的时候,一扇房门吱嘎地推开了一名起夜的日军士兵从门里睡眼惺忪地从房舍里走了出来。

    只是他出来后就再也没能够回去,因为霍小山这支分队的每一成员毫无声息地干掉一名只顾尿急的日军士兵没有丝毫难度。

    就在一片静寂之中,一个房舍中的电话声突然响了起来,这间房子却正好是霍小山所守的。

    是巧合吗?不是!因为霍小山感知到了这间房舍中日军睡觉所发出的呼吸声最少!

    有谁见过一个日军大队长会和普通士兵去睡大通铺吗,没有!

    就在电话铃声响起的刹那,霍小山就象一只半夜归家的猫已是从早被他弄出来的足以让他进去的门缝中钻了进去。

    一名趴在桌子上值班的日军士兵听到铃声惊醒伸手去摸电话,他已经把话筒往自己耳边去贴了。

    只是那电话却再也没有能够贴到他的耳朵上,因为潜进屋的霍小山的匕首已是划断了他的咽喉。

    而同时霍小山却已是用左手接住了那日军士兵手中滑划的话筒,话筒里传来隐约的日军的说话声。

    霍小山将话筒贴到了耳边,里面的日军军官正急切地报告,他们所在阵地受到了潜入进来的中国军队的偷袭,然后话筒里就传来了枪声和那日军军官临死前的惨叫声。

    霍小山嘴里“嗨伊”着,用日语说着我这就向指挥官汇报,然后他便手执匕首向里屋摸去。

    “电话里什么情况,你为什么不开灯?”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句日语的问话。

    霍小山不理,人却已是进了屋中。

    灯亮了,那是日军指挥官扯亮了灯绳,由黑暗咋变光明让那在里屋睡觉的日军指挥官眼睛有点不适应。

    可是就在他适应了那光明的瞬间里,一把匕首同样划破了他的咽喉,然后,啪嗒一声响,那灯就又被霍小山拉灭了。

    这时从外面看,这个村子和刚才没有什么两样,漆黑寂静,仿佛刚才那几声电话铃声就象哪个日军士兵在睡觉时放了个屁,而那只闪亮了一下的电灯仿佛只是一只仅来得及闪了一下的短命的萤火虫。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八三章 完美的斩首》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155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