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思想工作找错人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八八章 思想工作找错人了

    哪里有什么大官视察前线,这个大官视察前线却是郑由俭伙同展藤合伙凭空捏造出来的。

    霍小山依旧承担着主动袭击的任务,他可没时间在漫长的战线上等南云忍,于是他在临出发前告诉带着大队人马后赶上来的郑由俭,你去找展藤帮桂军防守。

    展藤对郑由俭带人的到来当然是极大欢迎的,两个人凑在起一合计就想出来这样一个化被动防御为主动防御的办法——引君入瓮。

    他们先放出有大官来视察前线的风声,又让士兵沿途刷标语增加巡逻的强度与密度,然后又在那个院落里进行了预设的埋伏。

    院墙遮挡住了外面侦察的视线,他们在院里挖出来一条沟,下面插了锋利的竹签,白天上面铺了厚厚的木板,既不耽误走路也不耽误行车。

    天黑后将木板一撤,院里院外的人都不再走动。

    为了示敌以弱,在外面点木柴照明告诉对方我们害怕黑暗却也没办法因为我们没有电灯,院里是黑的你该进就进。

    那辆轿车是展藤从桂军高层那里借来的,这辆轿车也真不容易,整个第五战区也只有区区两辆罢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自然是静待日军入瓮。

    虽然据郑由俭分析这伙日军胆大妄为定有耳目肯定是奔大目标来,但谁也不能保证鬼子就一定会来。

    这已经是他们等待的第三天了,所用来防御布置假象的士兵都是展藤团的人数倒也够用。

    只是院里原本如同小山样的木柴却烧得差不多了,若是今晚鬼子偷袭还不到,郑由俭已经打算让士兵去别的百姓家借柴或者上山砍柴了。

    燃得通明的火把之下,九名身上被打得如同筛眼的日军已被士兵们拖着列成一排。

    那个掉进沟里先被竹签穿体后又被烈火焚身的日军尖兵已被烧得不成样子自不必提,倒是从其余日军尸体上发现了伪装成大刀片的日本武士用的肋差。

    原本的伪装那只是在肋差柄上又套了层木头仿制成了大刀把儿,一抽出刀鞘就露出了真容。

    直属营的人自然是识得肋差的,郑由俭瞬间便也意识到了这伙日军的来历,却是跟直属营的人使了个眼色不让他们多言,只是内心对霍小山有些担心,因为霍小山临走前说了,要搞把大的,否则就制止不了已尝到甜头了的鬼子的疯狂。

    不提郑由俭的担心,天亮的时候霍小山已经领着自己的小分队埋伏在了一个高岗之上的树林里,高岗下面就是条日军往前线运输兵员与弹药给养的必经之路。

    朱刚此时却是和霍小山趴在了一起,他确实对霍小山已经有了足够的好奇。

    另外,确实是这个所谓直属营的人对他们真的很友好,有其他中央军其他部队的在场的情况下他们小脸都绷得跟门神似的,可只有他们两家在一起的时候却压根不把他们当外人。

    在私下里听直属营士兵们的谈论,和直属营的士兵聊天朱刚才知道这支部队的故事。

    他们的前身竟然只是一支中央军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军需处后勤连。

    却是在霍小山带领下追逐抗日主战场而战,生生在战场上打出了名声来。

    而作战方式虽然也有阵地战与日军硬扛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却是在日军后方游击侧击打了鬼子占了便宜就跑。

    咦?这个战术感觉怎么这么熟悉呢?这不就是我党一直提倡的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相结合这不就是敌后游击战吗?

    朱刚自然也听说了他们与中央军不对付的原因,竟然是在台儿庄会战中为争战利品以自己一连之兵与中央军一个营赌斗,竟然还赢了!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朱刚恍然大悟,难怪这支部队的人反而乐意与自己这样穷嗖的八路军友好,原来他们整个军队的作战方式到部队理念与中央军是格格不入的。

    中央军讲的是层层设防用士兵的血肉之躯硬扛,他们讲的是只杀鬼子自己一个人能不死最好。

    中央军别的军队里很多都是官威严重,不说对士兵抬手就打张嘴就骂那也绝对是上下品阶明显。

    可这个直属营除了有正事的时候,这个霍小山却对士兵不管不问,就象在放一群散羊,可一到打仗的时候人家这些士兵却都跟小老虎似的,显见训练有素且都是老兵内心什么事情重缓急那是绝对有谱,也不知道人家这样另类的一支部队是怎样被霍小山调教出来的。

    中国有句老话叫“上行下效”,那自然是说上级的作风对下级有着表率示范作用。

    比如,上级乐意打麻将下级自然搓麻成风,上级喜欢跳交谊舞下级自然都会“蹦嚓嚓”,上级喜欢“金樽美酒斗十千”下级自然“今朝有酒今朝醉”,上级喜欢女人朝有翻云夕覆雨下面自有送上鹿血牛鞭不倒药。

    这是从反面说的,从正面说道理亦然,没有岳武穆背后刻的“精忠报国”四字,又何来骁勇善战的岳家军?

    这是从上往下看,可从下面往上看,见到了下级的作派便也可以想见上级是何样人等了,一个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的军官是绝不可能调教出这样的队伍的。

    “霍营长家是东北人?”朱刚问霍小山道。

    “嗯,黑龙江的,九一八后入关的。”霍小山随意答道。

    “霍营长原来接触过共产党?”朱刚接着问。

    霍小山嗯了一声点了下头却没再往下说,他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他自然明白朱刚和自己聊天的想法是什么,共产党都是做思想工作的高手,思想工作说白了就是对人心的争取,当然说到也需做到天下方能归心再以枪杆子出政权。

    可问题是你朱营长做思想工作做错了对象啊,至少我霍小山是喜欢共产党人为天下穷苦人谋幸福的宗旨的,我家丫丫还是共产党呢,可是我能告诉你她是双重特工正在军统内部吗?想你都别想,打死我我都不会说啊!

    “霍营长你这个中央军好象和别的中央军不大一样啊!”朱刚接着说。

    霍小山观察着岗下日军的往来情况微笑不语。

    “霍营长的一身打鬼子的本事真是着实让人佩服啊!”

    霍小山拿起胸前的望远镜观察着岗下日军的往来情况微笑不语。

    “霍营长看起来很年轻敢问贵庚几何啊?”

    霍小山放下起胸前的望远镜观察着岗下日军的往来情况微笑不语。

    “霍营长……”朱刚说不下去了,为啥?只有来言木有去语,霍小山生生把他憋没词儿了啊。

    就在朱刚有点小尴尬之际,霍小山转头很友善地冲他笑了一下。

    只是霍小山这一笑,朱刚陡然明白了一个事情,自己的这点心思却完全都是在人家的洞若观火之中啊!

    “好了!大家都过来,咱们商量下怎么弄鬼子一台车吧!”霍小山轻轻拍手叫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八八章 思想工作找错人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286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