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章 兴奋的沈冲-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九四章 兴奋的沈冲

    日军的那位联队侥幸逃过了一劫,当时他都以为自己会为天皇玉碎了。

    他当时急切慌乱之下已是仆倒在了地上,而那辆坦克的履带恰巧从他的马靴边碾压而过,靴尖被那钢铁的履带片碾掉了,直接露出了脚趾。

    他到底是日军的高级指挥员,见那坦克走远了,马上镇定了下来,开始招呼士兵抢救伤者,然后就开始布署追兵。

    电话已经打不了了,一个又一个的通信兵被派了出去,他开始通知手下各部对偷袭自的中国特工小分队进行围追堵截。

    要问中国小分队在哪?

    那辆把自己的指挥部搅得一塌糊涂的坦克自然就是目标。

    那坦克在这次战斗中无疑成了中国军队攻城拔寨的利器,但同样它那轰隆隆的行驶的声音在黑夜中那也绝对是最好的追踪的。

    布置完这一切也就用了五分钟,这位联队长马上又让士兵找来战马作为代步工具领人去县城内还能通电话的距指挥部最近的一个据点,要将那里作为自己的临时指挥所。

    兵贵神速的道理他也是懂的,和城外部队的联系只用通信兵那可是太慢了,有了电话部队围堵那支中国小分队才会更有效率。

    城内的日军已经开始搜索,但却已经听不到那黑夜中坦克“轰隆隆”的声音。

    那坦克已经冲出城门了吗?那是不可能的,县城虽小五分钟还不足以让那坦克行驶到城门口。

    这只说明一个问题,这伙支那军队就是奔袭击联军指挥部来的,袭击完毕就把坦克熄火了,竟然一点不贪功!

    果然,日军很快就找到了那辆已经熄了火且空无一人的坦克。

    在火把的照耀下,坦克车上弹痕累累,当然却绝无可能有一颗子弹穿车体而过,否则也不会在此次战斗中伤亡最为惨重的反而是联队指挥部的高级指挥人员了。

    念及此在场日军甚至依稀还能看到在坦克的前装甲上、履带缝隙中夹挂着的血泥血渍。

    此情此景没来由的让他们不由得身体一寒,这是一支什么样的中国军队,是支那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还是一群来自上古的专与天照大神作对的魔鬼?

    由于胆颤与心惊那负责追杀的日军中队长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呼喝着士兵快跑步回去报告,而自己则带兵继续搜索。

    此时这支日军部队的官兵们都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中国军队把坦克扔到这不开了虽然暂时失去了踪迹但也让他们此心大安哪。

    而此时,在那县城西面的城门处,灯火通明之下,一名喘着粗气的日军通信兵正向全神戒备子弹上膛的守军通报着通行口令,他是被那日军联队长派出城去传令的。

    要说起来这名日军联队长真的是日军之中少有人一个重视中国特工分队搞偷袭的,他在之前针对有可能出现的被摸营偷袭的情况那都是搞了防备预案的。

    这其中就包括一旦发生情况,无需联队指令,防备预案自动启动,来往通行人员必须通报预设口令,口令不符或答不上来,各哨卡与搜索部队可直接击毙之,若是误杀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只是那联队长没成想到自己由于防备措施做得太好了以致于滴水不漏,反而让一心想杀个大官的霍小山却突发奇想,“借来”了辆坦克来了个最简单最粗暴的明攻,反而造成了日军自侵华以来被摸营偷袭有记载以来最惨痛的一回。

    而此时离那西城门口日军五十多米的一处房舍的暗影中此时却静悄悄地伏着两个人。

    “霍营长能搞到日军通行口令不?”发出耳语般声音的是鲁正声。

    “肯定行的,他那耳朵好使着呢,尤其最近更厉害了,你看他耳朵不大可都成了顺风耳了。”回话的是沈冲。

    “感觉你和霍营长比一般人熟。”鲁正声接着说。

    “那是,我俩啥关系,芦沟桥打仗之前就一起上的中央军校。”尽管沈冲语音虽是极低极低,鲁正声却也能听出他话语里难以压抑的自豪。

    是的,打小鬼子战斗自然是没法数的,但今天却是沈冲最兴奋的一回。

    自己亲自开着小鬼子的坦克将鬼子撞了个人仰马翻、头断肢离这正是自己一直梦想着的最快意的事情啊!

    霍小山可是一再对他说你现在是老兵了手下还有咱们的弟兄你不能象原来那样只图自己痛快快意恩仇了。

    可什么叫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沈冲现在外表上已经冷静理智多了,可骨子里的火爆的战斗热情的因子却依旧还在,那就象一颗深埋灰烬中的火种,一旦外部条件适合那还是要爆出熊熊之火的。

    其实在这点上沈冲都没有作为旁观者的南云忍看得清楚,他的血统里绝对就有日本民族剑走偏锋追求极致的东西,这种血脉上的传承上的关系与人的立场无关,说不清道不明却又真实存在。

    沈冲开坦克撞穿那片房舍后本还想再拐回去在那片房舍中再“趟”出条道来的,却被在日军指挥部前上车会合的霍小山及时制止了。

    霍小山脑袋瓜子可很少发热,他可明白如果再走个来回,他们可能就出不去可能就会被鬼子留在城里了。

    沈冲从来都是对霍小山言听计从的,虽心有不甘也只能冲了出来,然后在霍小山的命令下熄火弃车,与和他一起抢了日军坦克的鲁正声在霍小山的带领下用最快地速度向城门口奔来。

    霍小山让他俩留在了原地,自己却是在房舍小巷之间七扭八扭地靠向了日军城门的哨卡。

    “你们霍营长确实厉害,不光身手厉害,头脑也厉害,还知道取舍,一点也不贪功。”黑暗之中鲁正声由衷地赞叹道。

    “那是,必须的,你以为就你们十八路军夸吗?你以后有机会可以问问只要是和我们军需处打过交道的杂牌军有一家不念我们的好的吗?”沈冲回答。

    他今天在和鲁正声的交谈中话有点多,一个原因是他还没有从坦克碾鬼子的亢奋中摆脱出来,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也压根没把十八路军的人当作外人。

    “不吹能死啊?”这时有一句低语抢在了鲁正声接话之前却是到了,霍小山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回到了他俩的身边。

    对这一声沈冲还好只是模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不带这样吓银滴啊!”

    可鲁正声却是真的震惊了也有点害怕!

    这是什么息声匿迹的功夫?自己两个人就是再说话那也是立着耳朵在听动静呢,这霍小山怎么就能在一点征兆没有的情况下摸到了自己的身边,多亏不是敌人啊!

    “口令偷听到了?”沈冲问

    “嗯”霍小山点头,“日军的通行口令是‘玉碎’。”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九四章 兴奋的沈冲》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313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