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八章 差点剖腹的南云忍-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九八章 差点剖腹的南云忍

    日军划了一个很大的圆,便如同打鱼在广阔的水中撒了一张很大的网。

    笼罩的面积大吗?大,当然很大,但,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当网绳未收紧时那网的窟窿眼儿也大,几条小鱼就在那网眼未收紧变小之时游了出去。

    当网收紧之时网眼儿再小密不透风唯有插针又如何,你要捕的鱼却已经游走了。

    当城里城外各路日军压缩到一起之时也唯有大眼瞪小眼了。

    于是,心有不甘的日军联队长指挥部队兵发大洪山。

    可是当他带着自己的大部队赶到大洪山区边缘之时,望着那绵沿无尽的山岭也唯有慨叹纵自己手下有十万雄兵又如何,在自然之伟力面前大日本皇军也只是小小滴、小小滴。

    就在日军联队长带着自己的士兵们望山兴叹之时,南云忍却已换上了一身黑色的武士装跪坐在一间静室的蒲团之上。

    他的身侧放着一把闪着寒光的胁差,那胁差不到四十公分的样子,刀尖锋锐,刀柄倒是比普通短刀略长了一些。

    在此时的南云忍看来,那略长的刀柄却恰好可以用双手握住用于剖腹自杀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南云忍的右侧此时同样跪坐着一名黑衣武士,与南云忍同样有些瘦削的脸一双内凹的显得有些阴狠的眼看上去倒是与南云忍有几分相似。

    “清子进来,你,出去!”南云忍看都不看那个与他有几分神似的年轻武士一眼口中却是毫无情感波动地说道。

    那年轻武士点头“嗨依”了一声起身向外走去却是与一个轻轻拽开拉门躬身而入的和服女子错肩而过。

    那和服女子脚下走着碎步螓首低垂眼睛只是瞄着自己的脚尖。

    而那年轻武士却是在彼此错肩地刹那阴厉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与贪婪。

    “再给我弹一首你们支那的曲子。”南云忍吩咐道。

    “是。”已跪坐在南云忍对面的女子忙又起身,起身之际露出略施粉黛的娇颜。

    就见她明眸皓齿红唇欲滴,那脸庞那美艳无双的气质便若一朵刚经细雨沐过的牡丹。

    这女子气质已变美丽依旧,却是慕容沛在南京时的好友沈小曼!

    “请问您想听哪首曲子?”沈小曼低声问道。

    “弹一首我从来没听过的吧,希望这是我头一次听到也是我最后听到的你弹的曲子。”南云忍说完这话心中不禁喟然一叹,自己的忍看来终究没有练成,因为他自己知道,按自己平时的说话风格而言,后面那句话是绝对不会说的。

    陆小曼听南云忍的话略楞了一下,眼光扫过与往天大不一样的南云忍,又从南云忍脚畔的胁差扫过。

    沈小曼在临窗的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面前是一张平置桌上的古琴。

    她将手十指置于琴弦之上并没有立刻弹奏,反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等了一会,南云忍没有听到琴声忍不住抬头看去,正看到陆小曼放到琴上的十指。

    陆小曼的手指的整体形状很漂亮,那漂亮在南云忍看来就如她腿部的缩小版,小腿纤细大腿浑圆而又过渡自然。

    南云卓一念及此不由得感觉心中一顿烦躁,冷声问道:“为什么还不弹?”

    陆小曼指动拨弦琴声刹那之间响起。

    那弦声一起之际南云忍就是浑身一震,因为这曲子他真是从来未曾听过?

    那曲子苍凉而又悲壮,仿佛充满了对命运不公的抗争。

    那旋律仿佛让南云忍置于无尽的荒原之上,抬头天苍俯首见野茫。

    那曲子让南云忍仿佛见于所有的不平置于己身,可是为了那死灰一抹却还有可能暴出最后一点不屈的火星依旧还需再忍……

    陆小曼开始弹的时候心中还有一分忐忑,可随着琴音一起她也已是完全置自己全部身心于那曲境之中了。

    命运之多舛、红颜之祸水、民生之多艰刹那间便已如潮水般在她的十指的拨弄间喧泄而出。

    沈小曼弹的是如此之投入以至于最后一声弹完余音已从这狭小的静室散得无影无踪之时,她才发现南云忍竟是站在了她的身后。

    长期以来南云忍给沈小曼造成的积威让她一下子从那曲子的情境之中摆脱出来,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面庞愈发瘦削眼神本已阴鹫的南云忍此时的眼中却是多了一分狂热,他一伸手便已用拇指食指掐住了沈小曼的下巴说道:“告诉我你弹的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苏武牧羊。”沈小曼忍受着南云忍那鹰爪般犀利的手指所带来的冰冷与疼痛说道。

    “苏武牧羊?这是一个你们支那的故事吧。”南云忍喃喃自语地说道,却已是完全忽视了沈小曼那姣好的面容因为他那仍掐在下巴上的手指所带来的疼痛变得有些扭曲了。

    “是,是的。”沈小曼忍着下巴处所带来的剧痛却不敢让那痛得已快流出来的眼泪滴下。

    “讲给我听。”南云忍终于松开了手,回身又跪坐在了那个蒲团之上。

    “是。”陆小曼垂首说道却并不去抚揉那仍在疼痛的已被南云忍捏出一道血凛子的下巴,而是跪到南云忍他面前开始给他讲苏武牧羊的故事……

    一小时后,南云忍是已经换回了军装脸色冷漠地出现在了他的指挥所里开始下达一项又一项的命令。

    同样已经是换回了一身军装的那个与他有几分神似年轻武士站在他身后同样无语,眼神之中却难掩失望。

    而在那间南云忍差点剖腹自尽的静室里,沈小曼手抚那仍在疼痛的下巴眼泪零落。

    沈小曼是知道南云忍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她已经猜到了南云忍要自裁。

    她不知道南云忍经历了什么非要剖腹自尽却知道自己今天终于又逃过了一劫。

    她不能让南云忍剖腹而死,如果南云忍残了她就会从虎穴而入狼窝。

    虽然南云忍这个变态用难以启齿的方式羞辱她折磨她,但却是她在狼窝之中唯一可以倚仗的护身符。

    那个年轻的与南云忍有分神似的日本军官便是群狼之首。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九八章 差点剖腹的南云忍》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323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