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0六章朱刚日记—— 山头攻防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0六章朱刚日记—— 山头攻防战

    战斗紧张,所以这部分日记是一星期后补记的。

    今天是充满了戏剧性的一天,当突围报信的战士与敌人接上火后,我们就对面前的山头发动了进攻。

    我很欣赏粪球子在进攻上组织的如此缜密有序。

    当山上鬼子的机枪刚开始露头扫射的时候便被我们的机枪压制了。

    原因在于虽然我们是由下至上的仰攻,但我们的机枪是四挺山上鬼子的机枪却只有两挺。

    这里不得不提霍小山直属营的武器装备,在我看来直属营的装备在时下的中国部队里只怕是最好的了。

    以我所在的这个分队为例,掷弹筒四具,轻机枪四挺(三挺捷克式两挺歪把子),步枪只有七只是三八大盖其余都是中正式,其中有十人是双枪既有步枪又有盒子炮,子弹充裕。

    他们这种武器配置都已经超过了日军,就更别提我们“一穷二白”的八路军了。

    所以,在日军机枪被压制后就再也没有响起来过,直至被呼啸的掷弹炸掉。

    日军的机枪被打掉了,山头上的步枪马上就受到了掷弹筒和轻机枪的双重打击,粪球子的分析是对的,山上只有不到二十名日军,很显然只是被我们上次打冷枪后那伙日军的残余。

    在我们优势火力的打击下,他们的枪声很快就稀疏了起来,而这时我们与山顶残余鬼子的距离只有五十米了。

    我看见硝烟中有鬼子的手雷抛了下来正砸在我的侧前方,在我卧倒之际,那圆圆的香瓜手雷就从坡上滚了下去在我们身后二十米远的地方爆炸了,对我们全无威胁。

    当我们再次起身向上冲时,我看到了山顶同样是日军手雷爆炸掀起的烟尘。

    我们瞬间反应了过来,那是粪球子派的迂回到日军身后的那个班攻上来了,在鬼子即将把手雷投出的刹那被我们的人击中了,于是掉到地上的手雷在他们自己的阵地上炸响。

    日军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对面我们的进攻上,他们对身后全无防备。

    当我冲到山顶时,山上已经再没有向我们射击的枪声了,我看到两名从后面攻上来的直属营战士正同时把刺刀刺入了最后一名日军的胸膛。

    然后,我们便全体转身,开始准备应对身后日军的进攻。

    粪球子的判断真是太正确了。

    本打算在身后伏击我们的日军距离我们至少在五百公尺以外,当他们与我们突围报信的士兵接上火后才突然发现我们这回并没有打一枪就跑反而向山头发动了进攻。

    此时他们再向我们进攻时终究是晚了,当他们出现在我们二百多米外的视野中的时候,我们却已经是严阵以待了。

    这个山头的顶部比较平缓,并没有可以用来隐蔽的山石,但好在日军也是勤劳的,他们在这短短两天已是挖了条深及大腿的环形战壕。

    粪球子又让战士们把日军的尸体搬到了战壕沿儿上以增加战壕的深度。

    而他自己面前却没有放,他呵呵笑着解释说,我个子太矮了前面再增加高度就得翘着脚打鬼子了。

    显见粪球子在占领了山头后已是放松了下来,又变回了那副没心没肺乐天知命的样子。

    不过他一转身又发现了问题却是训那几个掷弹兵道,你们在战壕里干嘛?趁鬼子没进攻还不快去中间再挖个掩体,那里打炮多舒服?前面测距后面打炮还安全!

    就在那几个掷弹兵去挖掩体的时候,一个战士却是把山顶中央日军做饭的铁锅搬到了粪球子身边。

    那个饭锅上面边缘被子弹打了个豁儿,不过还能用,粪球子用手摸了摸那弹瘾看着我却是啧啧了两声。

    我知道他那是和我开玩笑,笑话我枪法不咋滴,我笑着说这个豁儿也不是我打的,我砸锅可是用鬼子的尸体砸的。

    这小鬼子,连自己人身上的血都喝,啧啧,这口味可不是一般的重,粪球子笑道。

    然后他就搬起鬼子的饭锅举过了头顶将它用力扔到了战壕外面,嘴里叨咕着让你再挨几发子弹,让你自己人砸自己的锅!

    也不知道最近的分队多久才能赶过来,我说。

    最快一个小时最慢三个小时吧,粪球子说。

    粪球子所说和我的推测差不多,各分队之间其实倒是没有多远,毕竟十个分队呢,按霍小山的布置又都是对鬼子打冷枪消灭小股日军所以基本都会是在大洪山区边缘活动,只是报信的那些战士也不知道他们的方位寻找起来怕是费些时间。

    球子,打不打,这时有一个战士问道。

    此时就是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鬼子在向我们这里运动了,虽然他们也在熟练地借住地形上的掩护,但总是能被捕捉到身影的。

    步枪自由射击,机枪压制日军机枪掩护,注意防炮,粪球子的喊声中,我们的射击开始了。

    按照中国部队的正常打法,在阵地战时是很小在二百米距离就对日军进行射击的,当然,重机枪除外。

    这样做是为了在刹那之间形成对日军火力上的优势或者是为了发起攻击的突然性。

    而我们现在的任务却是“拖”,减缓直至最后打退日军进攻,直至拖到援军的到来。

    我在向日军射击的同时,我注意到了直属营士兵的枪法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很准,在时下中国军队中绝对是一流的枪法。

    日军进攻之时采用的也是交叉掩护的办法,他们的步枪手总是会在己方机枪响起的刹那开始往前冲,而且也绝不是盲目地瞎冲而是直奔已经看好的掩蔽物,一块石头一道土坎或者一棵树。

    然后他们站稳脚跟后再次射击,以掩护后面的人再冲上来。

    这样的好处自然是可以时刻保持对我方阵地不间断地射击,加他们日军老兵们精准的枪法还有适当的两侧迂回,常常就把守军打崩溃了。

    但是,今天他们却遇到了对手。

    日军的机枪一响,山头上直属营的机枪便冲他们响了起来,然后日军的机枪就哑了。

    这倒不一定是把日军的射手击毙了,也可能是日军的机枪被我方子弹掀出来的尘土弄卡壳了。

    日军的歪把子机枪就有这样的缺点,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但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八路军在用缴获的歪把子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日军机枪一哑,失去掩护的的正在运动的步枪手马上就成为了我方战兵的狙杀对象。

    我看到不断有战术动作熟练一看就是老兵的日军士兵跑着跑着身体一顿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毫无疑问,他们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发现了直属营士兵的一个特点,他们在有中正式步枪可用的情况下绝不使用三八大盖。

    其中原因作为一名老兵的我无疑也是知道的,那就是中正式步枪虽然后坐力大打准的难度高,但杀伤效果却比一打两个眼一般粗的三八大盖强的多,因为它的子弹进入体内是翻滚的。

    喜欢用中正式正彰显了这支部队所有人对自己枪法的自信,当然,也是人家枪多可选性大极少会为无枪可用而犯愁。

    这拨进攻的日军有四五十人的样子,但肉眼可见,日军的机枪在短短的五分钟里竟然被打哑了四挺,日军的步枪手竟已无力前攻了,虽然他们死亡的人数并不多,但无疑已被震摄住了。

    小心鬼子的小炮,这时,粪球子喊道。

    仿佛是粪球子给日军下的命令一般,他的话音刚落,我们就听到了那“咝哟”掷弹飞来的尖啸,然后便在我们的身前身后炸响。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0六章朱刚日记—— 山头攻防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380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