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0九章 最后的对峙-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0九章 最后的对峙

    我现在再也不怀疑郑由俭打炮的水平了,他真的没有试射就打掉了日军的机枪,又一炮轰死了日军的指挥官。

    死胖子你咋从这头儿上来了呢,我看到粪球子边转移阵地边问郑由俭。

    当然是要从这头儿打,我猜鬼子的指挥官应当在这头儿,郑由俭回答道。

    他回答着粪球子问话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我,却是双手抱拳给我行了个捉揖礼。

    我已经见识过他这奇葩的打招呼的方式,便点了下头以示招呼。

    我们开始转移阵地了,因为我们这一侧已经没有日军可打了。

    你们全上中间去,别太扎堆啊,郑由俭却是命令和他一起上来的掷弹兵道。

    毕竟我们现在打的是阵地战而不是伏击战,我们这个分队的战士也已经出现了伤亡,一具掷弹筒已经被日军掀翻了。

    虽然日军看不见,但毕竟这个山太小了,山顶的空间有限。

    而此时的郑由俭已经趴在战壕边开始测距了。

    他报射击诸元的速度更快,他报射击诸元的内容更全。

    就听他叫道,某某某、射距***公尺、仰角***度,然后他就不再管这个目标,就又哈着腰跑到了所要射击目标与所要指示的掷弹筒二者直线距离与战壕的交叉点上开始报下一组射击诸元。

    然后,我就看到第一个接收到他所报射击诸元的掷弹兵用掷弹准确地炸翻了郑由俭选中的目标——一具日军的掷弹筒。

    这个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不知道郑由俭得有多么神奇的空间想象力与推算力就能一下子就测出射击诸元来而且竟然如同他在山顶打炮直接透视了山体,后面的掷弹兵只需要他给出的数据一炮必能命中目标。

    我想日军已经害怕了,他们只能听到山上不断有掷弹射下,他们的机枪掷弹筒却又被不断地掀翻,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体验。

    这时虽然日军还有一百来人,但他们显然已经得到了指挥官阵亡和我们来了援军的消息,开始向中间靠拢,这样此时的战斗形势已经从四面围攻变成了从一面进攻。

    而在中路进攻的日军却是仗着人数的优势此时已是攻到了山腰,本就不是多高大的山头,二十多名日军已经距我们只有不到五十米了。

    本就不是特意设计的埋伏,就在刚才的战斗中守护在中路的直属营战士已经倒下了十余名。

    此时倒也体现出了这支日军的凶悍,两翼汇聚而来的士兵眼见登顶有望,竟不撤退,却是一鼓脑都向山头冲来。

    他们此时的战术倒是和战斗一开始时我们的情形很象,明知对方来了援军却不撤退,反而是奋力争先要抢得山头死守。

    原本冲在最前面的日军自然还不明白为什么原本攻击其他方向的同伙现在全都汇聚在了这里,但他们却知道现在这个方向的人数已经增加了。

    于是,他们反而觉得希望就在眼前,信心大增起来。

    一片呐喊声中,已经冲入五十米距离的日军悍然起身,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发起了最后白刃战的冲锋。

    这样的场面对我来讲绝不陌生,甚至说熟悉至极,此时按正常来讲,守方肯定也会同样挺起手中的步枪借着从上往下的冲击之力,跳出战壕与攻方来一场争夺山头的白刃战。

    但事实事证明我的想法错了,因为我再次忽视了直属营火力的优势,他们有着太多的别的部队所不曾拥有自动化武器——盒子炮。

    没有人发出命令,用步枪的士兵固然在上刺刀,但所有用盒子炮的士兵却已是从战壕中站了起来。

    我所在这个分队使用盒子炮的还有六七人,而郑由俭所带援军中使用盒子炮的人却是一人未减。

    于是,就在日军端着步枪再有几米就能攻上山顶跃入战壕的时候,他们遭遇到了一轮盒子炮齐射。

    日军由于是仰攻,我放眼看下去都是在阳光下闪烁跳动的刺刀的锋芒,由于他们距离我们太近了,那刺刀群给了我天上闪亮群星般的感觉。

    然后所有盒子炮的连发就响了起来,就见那原本在半空中颤动的森寒的星星瞬间就落入了尘埃之中,哪里有什么群星闪耀,只有蓝天为背景下的弥漫的硝烟与远处葱绿的山野。

    视野瞬间就变得开阔起来,反而就在我们面前几米到三四十米之内躺下了一片土黄色的尸体。

    我想不光此时我震惊了,就是本已经始助攻的更远些的日军也已经是蒙了。

    我猜想他们所看到的情况应当是与我一样的,视野瞬间就变得空阔起来,因为那二十多名眼看就已经到了山顶的日军就那样被瞬间清空了。

    全都趴下,我喊道,白刃战没有打成那还是得射击啊,都站着干嘛,给山下的鬼子当活靶子吗?

    而这时我听到了郑由俭的喊话,所有掷弹筒,射距***公尺、仰角***度,两轮齐射!

    说实话虽然我百经沙场,但却真的没有在如此距离听到过掷弹筒的齐射,耳边是接连不断的“嗵嗵”之声,然后就见下方距离山头不到一百米处后续日军人数最多的地方爆起了一片烟尘。

    “嗵”声停歇,烟尘未尽,但与刚才眼前几乎同样的一幕发生了,几十平米见方内不再有站着的日军,而是横七竖八躺或趴或躺或受伤挣扎的日军。

    日军真的蒙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火力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们的指挥官此时的亡灵已是飘向了东方那渺渺无尽的大海,想必正在归程,那么谁还会再来管他们呢?

    于是,日军崩溃了,开始掉头向后跑去,归去路就是来时路,曾经气势汹汹而来现在却惶惶如丧家之犬,

    别的日军我不知道,但对于此次参战的日军却注定了来此中华就是不归路,因为就在他们刚调转身之际,枪声再次响起。

    急如暴雨的机枪怒射仿佛制造出了远古时代的一道结界,敢进入者瞬间化为亡灵。

    霍小山领着的援兵到了。

    上刺刀,冲下去冲下去!粪球子在战壕里奋力高喊着。

    于是,山上的士兵们跃出了战壕,踩着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现在已经变成死狗一般的日军尸体如山洪爆发般席卷而下。

    而前面的枪声竟然已经停了,残余的四十多名日军士兵已经不在前冲不再奔跑,反而环聚在了一起,以背靠背的形势刺刀向外。

    霍小山的战士们也没有再开枪,只是机枪压阵警戒着,其余的人要么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要么盒子炮回匣手中是厚重的大刀片。

    山上山下的中国士兵会合了,已是将剩余日军围在了中间。

    日军凶顽如困兽绝不肯投降,中国士兵恨不得用枪刺用大刀将他们活剐,一时之间战场上不再有枪声不再有喊声,有的只是白刃血战之前一触即发的紧张与凶险!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0九章 最后的对峙》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415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