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 朱刚日记——前面,一片开阔地-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一四章 朱刚日记——前面,一片开阔地

    “你发现没有,鬼子的行军速度比追咱们时候快了。”霍小山说道。

    “嗯,是快了,这说明鬼子要——”我话只说出了一半。

    “跑!”,我和霍小山同声说道。

    “鬼子为什么要撤退,虽然咱们也灭了几十个鬼子,按鬼子的脾气他们会纠缠到底,可现在他们却撤的很快,说明他们肯定是接到上面命令了。”霍小山快速分析着。

    “难道是战局发生大变化了?”我猜测到。

    “很有可能,这回是在第五战区,第五战区的那位司令长官可是桂系的。

    他指挥打仗还是挺厉害的,台儿庄打赢了可是在他的指挥下。

    所以这回大战再赢日本人一回也未必没有可能。”霍小山接着分析。

    虽然在我的印象里霍小山绝对不能算是个健谈的人,但我发现他绝对是一个瞎子吃饺子——心里有数的人。

    他不光在战斗中有自己的想法,既能消灭日军取得令人瞠目的战绩,他在战局的把握上也远胜一般基层指挥人员。

    另外,我直觉上觉得他好象很熟悉我党的政策战术,只是他从不肯发表意见,反而倒是在和粪球子的一次谈话中听粪球子竟然无意中说出了“英特纳雄耐尔”!

    我当时问粪球子这个稀奇古怪的名词是听谁说的,粪球子说是听沈冲说的,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个按发音直译过来的法语单词是什么意思。(注:英特纳雄耐尔,国际共产主义)

    沈冲和霍小山岁数都不大,却知道英特纳雄耐尔,只此一点已经足以让我产生丰富的联想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研究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很佩服霍小山仅仅由于日军加快了撤退的速度便推理出以上那些内容,于是说道:“不管怎么说,鬼子朝东咱就偏要朝西,总是不能如他的愿就是!”

    “就是这个意思!”霍小山笑道。

    ……

    青山莽莽,树木葱翠,我和霍小山直属营的二十余人紧紧沿着日军行军过后留下的痕迹追寻着,而大部队就在身后。

    我发现霍小山总是能带给我意想不到之处,他这套行军的办法很实用。

    尖兵自然在前,大部队自然在后,但大部队却是始终躲避在山头树林沟谷之后,待到尖兵确认开阔地安全后才让大部队通过。

    而现在我们这二十多名尖兵正隐身在树林里,树林外就是一块有百米宽的开阔地。

    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了霍小山身上,自然是等他拿主意是否进开阔地。

    古人有逢林莫入穷寇莫追的说法,而我们现在却是不能贸然进前面的开阔地,谁知道开阔地那头的树林里是否有日军用于掩护撤退的“尾巴”。

    如果我们进了开阔地,就是我们这些尖兵被人家用歪把子扫上一家伙那也绝对会损失惨重。

    所有人不看霍小山又能看谁,第一他是决策者,二他现在就是我们前行的向导,谁让他感知敏锐呢。

    霍小山摆了下手就趴了下来,那意思是自然停止前进,然后命令小石锁道:“去把后面的机枪掷弹筒都调上来。”

    一会功夫,机枪和掷弹筒都到了,霍小山下了个准备射击的命令后就依旧观察着百米开阔地外的树林沉默不语。

    “头儿,小鬼子在哪猫着呢?”小石锁等了会见霍小山依旧不吭声忍不住问道。

    “对面树林里啊!”霍小山答。

    “我也知道是在对面树林里啊,可在哪棵树下啊,是那棵大松树还是那棵大杨树还是那棵大槐树下面啊?”小石锁依旧问。

    “我哪知道,我既不是山神又不是土地爷。”霍小山答。

    “那你让我们架机关枪掷弹筒干嘛?”小石锁穷追不舍地问。

    “等鬼子动啊!”霍小答。

    “那鬼子啥时候动啊?”小石锁又问却被后面传来一句话直接截住了他那孩子般的绕舌。

    当然本身他就是个孩子,尽管身手出奇地好。

    截住他话人说是是:“你把嘴闭上!老毛病又犯了,再磨叽信我揍你不?”

    “你谁啊?头儿都没训我!”小石锁不服气回头顶嘴道,只是他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叫了声“四哥”就把嘴闭上了。

    “等打完仗我再收拾你,这么粘牙,啥是正事不知道啊!”铁锁又怼了他一句,小石锁彻底没动静了。

    我是认识小石锁三兄弟的,据说他们投军时是哥五个,大哥二哥在战斗中阵亡了,所以管教小石锁的责任就落在了铁锁铜锁的身上。

    铜锁锁是个好脾气,铁锁却是性如烈火,所以小石锁在直属营里那是哪个头儿都不怕却最怕他四哥的。

    我发现霍小山的脾气是真的好,他对部下没大没小的宽容在我这个讲究官兵一致的八路军看来有时都是无法容忍的,可截止目前我所看到的都是对一些士兵的没大没小的语言和行为霍小山一概一笑了之。

    “这回你是太粘牙了,哎,别哭,我不说你了!”霍小山难得地批评了小石锁一回,可是他只这一句小石锁眼圈刷地一下就红了。

    霍小山回头扫了他一眼,难得批评了他一句可一见他眼圈红了忙又把那句批评的话收回去了。

    可就在这时,前方山头那面突然响起了枪声与爆炸声。

    那“洞洞洞”穿透力极强的声音毫无疑问是重机枪所特有的,我猜应当是沈冲他们打了日军一个埋伏。

    “十一点钟十二点钟方向,机枪!掷弹筒!”霍小山把头扭回去的刹那便高喊道。

    他喊的很急迫,连射击两个字都省略了,但士兵们哪能不懂?

    于是,一瞬间,“哒哒哒”密如雨点般的子弹就将他所指方向的树林完全覆盖了!

    紧接着,“嗵嗵嗵”又是三发掷弹砸了过去!

    枪声大作,唯见对面被子弹打得树叶乱飞,没有人知道是否打中了敌人。

    “机枪停止射击!冲上去!”两分钟后,霍小山高喊道。

    霍小山自己却并没有往上冲,并且制止了鲁正声跟着往前冲。

    我也没有动,在我看来,现在这种情况下的冲锋没有一个营长带头冲锋的道理,而他不让鲁正声冲锋那是他认为鲁正声作为一名八路军是他的客人吧。

    但在直属营士兵发起冲锋后我发现自己所认定的理由并不全对。

    因为我看到直属营的冲锋显然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他们的冲锋与日军的冲锋很象,是那种交叉掩护的冲锋方式。

    之所以他没有带头冲锋那是因为作为一营之长他一定没有参加那种谁掩护谁冲锋的士兵之间的合练,与士兵之间缺乏足够的默契。

    霍小山很冷静也很现实。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一四章 朱刚日记——前面,一片开阔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424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