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八章 唐甜甜的身世-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一八章 唐甜甜的身世

    朱刚之所以暗下决心再也不去打听霍小山的媳妇儿是谁自然是因为小石头无意中回答的那四个字——“军统特务。”

    小石头只是一个平民出身,投军后就一直在追随霍小山打鬼子,所以他并不知道军统是哪路神仙。

    他原来又不认识慕容沛,还是在追捕南云织子后才知道霍小山有这么一个准媳妇儿,可他甚至连慕容沛的真容都没见过。

    “特务”这个词小石头倒是知道的,因为军队中本就有特务连、特务营。

    “特务”本身只是个中性词,共产党的军队有特务连,国民党的军队也可以有。

    同理,中国军队可以有特务营,日军也可以有,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儿叫特攻队什么的罢了。

    所以在小石头的眼里,特务并不是一个需要特别保秘的很了不起的东东,至于是军统特务还是中统特务或者日本特务还不都是特务?

    难道说芦花鸡是鸡,三黄鸡、乌鸡就不是鸡?没有这个道理啊!

    当然,有种野鸡不是鸡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他才很自然地回答了朱刚的问话,如果他知道军统特务是一个多么让人忌惮的词汇,那么你就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那也绝对不会说的!

    可他不知道军统特务是什么东东,朱刚却是知道的。

    朱刚一看自己因为霍小山一句戏言连人家媳妇儿是军统特务都给打听出来了,他就立刻明白无论从哪方面讲自己都绝对不可以再问了!

    如果霍小山媳妇儿真是国民党的军统特务,那么自己还是少跟霍小山打交道为妙,自己可别一不小心着了女军统特务的汉子的道儿。

    当然以他现在对霍小山及其直属营的了解来看,霍小山的媳妇儿是那种以蒋委员长意志为唯一意志的纯正军统特务的可能性并不大,可是,那就更不应该也不允许是他所知道的了。

    万一霍小山媳妇儿是我党打入军统的谍报人员,自己一顿不知轻重的瞎打听,可就极有可能把我党秘密战线上的一位同志给无意中泄密了,这还了得?这绝对是违 ** 的纪律的事!

    所以现在的朱刚打死也不会再问这件事了!

    而远在武汉的慕容沛却哪又知道自己双重谍报人员的底儿都让朱刚这样一个有心人给揣摩去了,此时的她正和细妹子唐甜甜在一处隐秘的民居之中,他们对面坐着的则是赵文萱。

    “文萱姐,你看看我这样安排有什么不妥吗?”慕容沛问赵文萱道。

    “没有什么不妥的,就按你说的计划行事吧。”赵文萱回答道。

    刚才慕容沛给赵文萱讲了护送她和大胡子离开武汉的具体部署,慕容沛部署的相当细致,各种可能性都考虑到了,赵文萱未发现有丝毫不妥之处。

    赵文萱之所以在日军占领武汉后才离开是因为她把一批早就联系妥的一批无缝钢管偷偷运出了武汉送往了敌后抗日根据地。

    只是,未曾想到钢管平安地运出了武汉,而她却因为被日军特高课人员撞破了行藏并被逮捕,要不是慕容沛营救及时,那么她在秘密战线的工作也就到此为止了。

    虽然救回赵文萱已有时日,但慕容沛却一直未来看她,搞秘密工作的人都已是把生死置之度外拿得起放得下人。

    慕容沛自然明白由于事发突然自己救赵文萱的动作实在是太大,租界巡捕厅也就罢了,只要自己能让那老布鲁斯有台阶可下巡捕厅方面非但不会难为她反而会替她打马虎眼。

    这件事的麻烦在于日本特高课与军统内部罗林那些极度仇共分子。

    日本特高课的一位课长被打死在了紧邻租界的地方,就是普通人都能想到“凶手”肯定是逃入到了法租界更何况搞特务工作的都是人精,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这些天来,日本特高课人员在租界内的活动明显增多,而且开始收买当地的流氓混混,以图找到军统在法租界内的距点。

    而同时罗林显然也听到了法租界外有人抢走了一名共产党女子的消息,他也加强了对女子特别行动队内部的渗透。

    从与罗林的接触中慕容沛明白罗林对自己的疑心已是越来越重了,都是搞秘密工作的,自己所有的耐心罗林也同样有。

    特务工作怀疑起一个人并不需要证据只要他认为你的行为不符合逻辑,只要你的行为出现了异常。

    为了减少日本特高课对自己女子别动队的注意,慕容沛不得不收缩防守,可这恰恰是赵文萱在法租界外被劫之后,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罗林这个有心人产生出足够的联想了。

    慕容沛减少活动对军统武汉站的解释是女子别动队在除奸制裁行动中过于活跃这是外因,而自己内部的女队员也有出现偷偷去舞厅跳舞等违纪现象是内因。

    从表面上看,赵文萱被“劫”日特高课课长被杀一案表面上似乎平静下来了,而实际上斗争形势反而是暗流涌动变得越来越复杂。

    已经不能让赵文萱夫妇再留在武汉了,早走比晚走有利!

    “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共产党了,这位漂亮得不象话的小妹妹说说你自己吧。”赵文萱把目光投到了唐甜甜身上笑着说道。

    “啊?”唐甜甜见这位赵大姐姐把话题一下子转移到自己身上可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慕容沛细妹子和赵文萱之间的谈话可是丝毫没有背着她,她把他们之间的每句谈话可都听到了耳朵里。

    她再傻也知道了丫丫姐细妹子姐姐还有这位看上去有些娇小但言谈稳重优雅态度和蔼的赵大姐姐都是共产党了,更何况她并不傻,非但不傻而且是聪明至极!

    她早就认定了丫丫姐姐和细妹子姐姐是共产党,这回也只是证实了下罢了。

    她的不知所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知道了军统内部竟然有这么两名共党分子,而是因为赵文萱赵大姐姐提到自己了。

    要问为什么管娇小的赵文萱暗叫赵大姐姐那自然是因为,慕容丫丫是我唐甜甜的姐姐,而赵文萱又是丫丫姐的姐姐,那不就得叫赵大姐姐吗?

    可她自己给赵文萱安上了这么一个“赵大姐姐”的殊荣后,自己就有点紧张了,因为她马上就觉得慕容沛是自己的姐姐自己可以撒娇搞怪,可这位赵大姐姐怎么就象自己的娘呢,亲切却又让自己有点怕。

    “甜甜别紧张,文萱姐就是让你说下家世情况,别的什么也没有的。”细妹子在一旁用软软的语调宽慰唐甜甜道。

    细妹子也已经很了解唐甜甜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唐甜甜感激地看了眼细妹子又扫了一眼同样用眼神在鼓励自己的慕容沛,最后又偷偷瞄了眼“赵大姐姐”,发现“赵大姐姐”并没有想象中象自己娘那么可怕这才长舒了口气放松了下来。

    她这一放松刚才那娇滴憨萌的小女孩气质就不在了,她的头脑也立刻灵光了起来。

    她自然知道赵文萱要让自己说的是什么家世,那就是三位姐姐都已经这么信任自己了已经把完全会掉脑袋的事跟自己说了,那自己也绝不可以再瞒着什么了。

    于是,唐甜甜说道:“我娘原来是我姥爷——一个大土匪的千金,我家是家传的武艺,我爹有一回救了我姥爷一家的命,我姥爷就把我娘嫁给了我爹当第四房姨太太,我爹是***,把南京城弄丢了的那个***。”

    “哦~”当屋中的这三位姐姐一听到唐甜甜她爹是***的时候顿时恍然,难怪唐甜从不说自己的爹是谁?这个是不能说!换成我,我也不说!因为说出去会挨骂,会挨那种狗血喷头般的骂!!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一八章 唐甜甜的身世》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449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