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四章 龌龊而憋屈的罗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二四章 龌龊而憋屈的罗林

    罗林怒气匆匆而来灰头土脸而归。

    这回他确实是被慕容沛给拿捏得死死的,可确实却又拿慕容沛无计可施,谁叫自己的把柄被人家抓得牢呢。

    现在在罗林想明白了,慕容沛是特意派唐甜甜来激怒自己的,慕容沛显然是知道自己在派人监视着她的动向的,所以就用了计谋来收拾自己。

    可是那个该死的唐甜甜的只用了三个字就把自己激得暴跳如雷,当时罗林下意识地想要是自己不去那还是个爷们儿吗?自己要是不去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可是现在他真的是后悔去了,这一去已经不是自己受到羞辱的问题了,最麻烦的就是黄代玉签字画押的那份口供。

    那口供上写了黄代玉去诱惑柳玉被人家捉双在床这事倒还在其次。

    这事顶天也就是个军统内哄罢了,自打军统成立以来这样的事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只是让自己的脸面不大好看。

    但也就只是脸面不大好看罢了,于自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实质上的损失。

    但是是麻烦的事却正如慕容沛所说的那样,那份口供的最后一句才是最大的麻烦,该死的黄代玉竟然敢说咱军统的当官的就行三妻四妾?

    这话确实是犯了大忌讳啊!

    军统内部纪律极其严厉的,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让军统人与军统外的人结婚。

    你是军统的,你的配偶也必须是军统的!

    这条纪律怎么来的别人不知道咋回事可作为军统老牌特务的罗林却是知道的。

    因为这条纪律产生真的很无厘头,制定这条纪律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军统的那位大老板怕麻烦!

    天地自有阴阳就分男女,这男欢女爱之事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了,人类社会就是这么来的。

    军统之中的青年男女自然也是要男欢女爱的,那也是要结婚生子的。

    可军统的那位大老板却嫌麻烦!

    你想啊,这组织内的人员找了组织外的配偶势后必会要求把对方调入军统,这天天的得让他得有多烦?

    谁知道你找的那个要和你结婚的男人或者女人是不是适合搞特工啊?

    至于说某人因为结婚想要把自己从军统调出去那你就不用想了,不知道军统有条规定叫“活的进来死的出去吗”

    为了避免给自己找麻烦,那位大老板就想招了,行,你们男欢女爱我也真的没法管,但我却可以把你结婚对象限定在军统内部那我可就省了不少心了。

    所以针对军统人员结婚的这条规定就是这么来的,但这条可是只针对下面人员的!

    中国可有句古话叫“刑不上大夫”,还有一句俗语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许和军统外人员结婚成亲军统上层人物们可是不用遵守的。

    就是那位军统大老板找的女人可是实在不少啊,军统内部的女特务就不说了,那真的就是只要是看到了相中了哪个,哪个就随叫随到。

    这点他比委员长牛多了,那和古时候三宫六院伺寝也差不了多少的。

    可家花哪有野花香啊,大老军统之外的女人那也是多得多了,什么清纯如玉的大学生、正当红的大影星那都是不在话下的。

    可人在高位哪有不爱惜自己的名声的,你别看他事情上这么乱套的做但处理起来也是绝对的滴水不漏,光罗林知道的大老板就曾经先后把两个玩腻的女大学生随便安了个罪名直接扔到了牢房里,现在还在牢房里关着呢!

    可这事谁敢说啊,知道情者一律不言的,你个黄代玉脑子进水了吧你,你竟然敢把那样的写在口供里,这不就是抽大老板的脸吗?你这不是作死又是什么?!

    要是慕容沛把这份口供给大老板递上去,黄代玉你就得被剥了皮点天灯!

    可是,你作死不要紧,可你特么地却是我罗林的手下,大老板要是一怒之下还不连我也灭了?

    本来,罗林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对付慕容沛的,却因为黄代玉的这份口供破坏掉了。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作为一名军统老人罗林自然是以大老板为榜样的,所以他才会在男女之事极是放纵。

    他自打见到了慕容沛的美貌后却是一直想着占为己有的,只是先是受到了慕容沛的坚决反击后又受到霍小山那当他面摔死人的警告才息了那份心。

    只是世界上便有这样一种人,当他得不到美好的东西的时候那就破坏掉它从而获得那畸形的满足,而罗林就是这种人。

    当然慕容沛也是有后台的,就是她的那位舅舅,人家那也是中央级大员,这也是让罗林对慕容沛心生忌惮的原因之一。

    可就在去年年末长沙着了一场大火,本来那大火是准备“焦土抗战”的,国民政府上层的原意是宁可把长沙烧了也不给日本侵略者留下任何物资。

    可没成想就在一切都准备差不多了的时候,长沙城却意外失火了,所有准备纵火的军警们以为这是点火的信号那就点吧,于是一场大火凭空而起。

    一场大火早到与晚到的区别在于,火提前点了,长沙城内的百姓却不知道,于是一场着了五天五夜的大火,直接烧死了三万多人!

    闹出如此大的事端国民政府又怎么能不给天下黎民一个交待?

    于是湖南长沙市局级的高官就被毙了好几个,而湖南省政府主席恰恰就是慕容沛的那位曾经在中央军校当教育总长的舅舅,他自然也因为失察受到了牵连,被革职等待处理。

    这就是国民政府大员失势的节奏啊,在得知了这一消息后,罗林见自己得到慕容沛已是无望,便有了一个全新的念头,为什么不把慕容沛献给军统的大老板呢?反正慕容沛的靠山也倒了。

    只是自己虽是军统老人但级别还是太低了不能直接联系上大老板。

    另外这事真成了绝对不能让慕容沛知道是他在背后搞出来的,否则他家的那个什么霍小山哪管自己是什么军统不军统的还不半夜把自己光不出溜地从被窝里拉出来摔死啊。

    所以,罗林知道自己这个主意那是相当不错的,只是还是需要等待机会的,只要让自己的大老板见到慕容沛的真容,以大老板对女色的性子此事必成!

    可是没成想这个机会还没有等到呢,自己的把柄却是被慕容沛给抓住了。

    那份黄代玉写的影射大老板的供状说啥也要从慕容沛手里弄出来,只是这明显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事,还是需要戒急用忍啊!

    罗林回到自己的住所正气闷着,这时却有负责在外面监视慕容沛女子别动队住地的手下来报告说,今天他们在外面跟踪那个唐甜甜跟丢了。

    罗林气得大骂:“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怎么才来报告?”

    那个手下心中委屈见自己的队长正在气头上却是不敢辩解,心中却道,我早就去了,可我能进去算哪,那门口那些娘子军手里可都拿着马蹄针呢!

    罗林看到自己手下那憋屈的表情才想起这事却是错怪人家了,心中烦恼却也只能挥挥手让手下出去了。

    而就在这时,他才恍忽意识到今天慕容沛如此算计自己只怕不全是因为自己派人勾引了慕容沛的手下吧。

    那个该死的唐甜甜可是慕容沛手下最能打的女人了,按理说她没有道理不在现场啊,那她又到底去哪里了呢?这帮笨蛋三个盯一个怎么还能跟丢?

    此时的罗林已是无暇去想唐甜甜是否有可能与那个“失踪”了的共党女子有关了,心中烦恼至极令他头痛欲裂!

    按照他原来的习惯碰到如此头痛的事情自会放下所有,找个女人疯狂一翻以发泄心中的邪火。

    可是,现在却不行了,不行了,真特么不行了啊!

    这中药铺子里的中药可是没少吃啊,什么虎鞭、牛鞭、鹿鞭都了吃了啊,甚至大街上卖的金枪不倒药自己也吃了却未见丝毫起色!

    这特么是要憋屈死我的节奏么?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二四章 龌龊而憋屈的罗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566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