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五章 郑由俭和霍小山的解惑-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二五章 郑由俭和霍小山的解惑

    霍小山带着自己的士兵给老虎仔将军“送礼”来了,礼物正是缴获日军的那门步兵炮。

    那炮原来被炸飞的木头轱辘自然已经用不了了,于是木匠出身的莽汉等湖北籍的士兵又做了个新的也装了上去。

    虽然两个木骨碌颜色一新一旧,但谁也不能否认这就是一门大炮。

    老虎仔将军听卫兵报告后自然高兴,亲自跑出来看那大炮,意犹未尽之时就又即兴给送炮来的直属营所有人讲了一翻话。

    只是他已经不拿霍小山当外人,那么对霍小山的手下也是如此,因此那讲话更象是谈话。

    老虎仔将军的话语中有对霍小山直属营的褒扬,也有对战局的看法。

    有对自己从军以来的回顾,也有谈到不同时期的对手。

    有说日军的也有说红军八路军的当然也有各系部队的。

    只是谈兴正浓的老虎仔将军却未曾注意到除霍小山外直属营人在注意倾听他讲话的同时都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最后直到有参谋人员请老虎仔将军进屋处理公务他才意犹未尽地止住了讲话,还特意吩咐手下把霍小山这一干人安顿好,多住几天,自己还是要找霍小山聊天的。

    当直属营一干人等被安排在军营里一所大屋子后郑由俭才问霍小山道:“霍小子,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霍小山回道。

    “刚才老虎仔将军说的八路军的事。”郑由俭说道。

    郑由俭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刚才老虎仔将军在讲话时再次讲到了八路军游而不击躲到中央军身后擎现成的。

    听到郑由俭这么问,沈冲小石头直属营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霍小山。

    直属营的却是和朱刚那八路军的十个人处得很好,可又觉得老虎仔将军说的并非全无道理,已是就八路军是否应当象其他中国军队那样冲在前面打鬼子探讨有一会了。

    霍小山自然注意到自己的兵都看自己呢,他也明白,如果不能解决手下人的这个困惑肯定会引起他们思想上的混乱的,自己必须给他们一个能够认同的解释。

    “去把门关严了再守着点门口,都过来。”霍小山说道。

    这句话士兵们立刻明白到头儿这回要说的话是重要的是不能让外人听到的。

    于是在小石锁把门关严后自己干脆就倚在了门上,其他人则自动围拢在了霍小山的身边。

    霍小山环视了一下自己手下的这些人:郑由俭、沈冲、石彪、莽汉、憨子、粪球子、牛如皋、小兵嘎子、孟凡西……直属营的骨干都在。

    他这才说道:“你们也应当能猜到我对这件事的想法和别人不大一样。

    本来我对党派的事是不大感兴趣的,我所想的只是打鬼子。

    我考虑的就是怎么能杀更多的鬼子而又尽可能地保存咱们自己的力量。

    但现在看来这党派之争还是要涉及的,所以我就得跟你们说说。

    关于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打鬼子谁是主力的问题,至少在截止目前事实在这里摆着呢。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大家?”

    说到到这儿霍小山忽然微微笑了下。

    众人不知道他说着说着怎么还笑了呢,就更加专注地听他的下文。

    “假如你,你,还有你,或者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霍小山用手指虚点了郑由俭、沈冲、小石头几个人了几下接着说道,“假如你现在是老百姓过日子,你家境很好,有一百万两银子,可你会今天扔一百两明天花二百两的挥霍吗?”

    “自然不会!”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所有人都明白头儿现在是说正事,不是开玩笑,所以自然也没人打岔。

    “其实要我说啊,这打鬼子也象咱老百姓过日子。

    这国军哪就象那百万富翁,这八路军就象那只有三头二百的老百姓,都是各尽所能在为抗日做贡献,说谁不抗日都没道理啊!”

    霍小山原来所笑的是自己解释,把一个别人看似复杂的问题用一个很浅白的道理就解释了出来。

    他是一个没什么私心的人,所以他看问题自然不会站在任何一家的立场上出发,而是以全体国人的大局上去看。

    “可是,小山子,那位将军可是说国军在前面打鬼子,八路军在后面休养生息呢,那八路军军岂不是拿国军当枪使占了大便宜?”沈冲问道。

    “就是啊,人家说的好象挺有道理的。”别的士兵也都附和道。

    “听着好象有道理,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咱们家胖子做买卖从来不吃亏那水平是最高的,来,胖子你说说。”霍小山又笑了,反而开始询问郑由俭的看法。

    郑由俭见霍小山把回答这个问题摊到了自己的头上倒是有点意外,不过直属营这些人都是以背相抵以命相托的兄弟,自然没什么不可说的。

    只是他要说话之前却是先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向外贼了溜星地看了看,那是看是否隔墙有耳。

    然后他又瞅了眼依然倚在门上的小石锁,小石锁很有眼力见儿的又把身子又往后挤了一下,把门靠得更紧了些。

    看着郑由俭一副半夜上人家去偷鸡的模样,沈冲出奇地没有产生出再给他一顿老拳的冲动。

    因为沈冲也正在被这个问题困扰着,他也想不明白。

    从感情上他是向着八路军的,因为八路军共产党那是自己和山子各自未来媳妇儿的“娘家人”。

    可从理解上讲这八路军好象确实有某种嫌疑。

    “其实要我郑胖子说啊,问题很简单。

    中央军也好八路军也罢,当然也不只他们两家,什么西北军、东北军、桂军、川军、滇军、粤军、皖军反正咱中国所有的军队吧,都一样一样的。

    哪个都想打鬼子那都不假,可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那也是不假的,谁都想既打鬼子又想让别人先上。

    中央军是老头子的的,他要是能用杂牌军自己的中央军那是不会上的。

    但是鬼子打上海,那上海是老头子的命根子,你不派人上光指杂牌军?!

    鬼子打南京,那南京是国都,你德械师不上中央教导总队不上?!

    当然也有不上的,比如张少帅把他老子打拼下来的东三省一扔然后就跑了,结果现在是个中国人就没在不骂他的!

    比如我那位堂兄觉得要被老蒋当枪使自己吃亏了也跑了,然后下场大家都知道,被委员长“ia”一枪给毙了!

    人家八路军可鬼道儿啊!(注,东北方言:聪明的意思)

    鬼子没来之前他们可是被国军追了上万里路给追到陕西那旮旯去了,可鬼子一来人家第一个喊打鬼子。

    人家说咱们中国人先别打了,等先把鬼子打跑再说吧,这话没毛病,在道义上就占了先机了!

    那委员长倒是想斩草除根的,可他讲“攘外必先安内”这在道义上可先就亏了,然后他蠢哪,非得派东北军去打八路军!

    当然了,那时叫红军。。

    你想想要是换成你,你家老婆孩儿都让鬼子占了你不去打仇人你反而去打根本和你八杆子也够不着的人?!

    然后人家八路军就说了,你别打我,我和你一起打鬼子好不好?

    换成我是东北军我也同意啊!

    可老头子不同意他俩家和解啊!

    不光不同意,自己还的了巴嗖地凑人家跟前儿去了!

    那东北人虎吵虎吵的,得,你不是不让我打回老家去吗?我把你逮起来逼着你打!

    那日本鬼子多猖啊,他哪管你中国内部咋回事,反正是见到咱中国军队就打!

    两个原因往起一凑合,就就样老头子被迫同意打鬼子了,共产党也就合法了。

    然后人家八路军接着喊打鬼子,比谁喊的都响,可人家说了我们穷啊!

    对!人家就是穷啊!

    来的朱刚那伙人你们也看到了,是穷。

    可再穷人家也有战绩啊!

    国军刚开始打鬼子的时候可输的太多了,可人家八路军在平型关一下子打了个鬼子的伏击,别管打死多少鬼子,但人家是主动进攻完了还赢了!

    再然后在阳明堡一下子又炸了鬼子二十四架飞机,人家有说的啊!

    所以要我说吧,咱中国所有军队别管是哪一路的哪一系的那都是在中国这口大锅里搅大勺的!

    谁能占据抗日上的名誉别人挑不出礼又能打鬼子又不会被鬼子吞掉又不会被别的系当炮灰顶前面去那就是本事啊!

    所以人家八路军的头儿那做买卖那是最厉害的,我郑胖子都佩服得那都是不要不要的,都得直竖大拇哥!

    嘿嘿,我就回说的咋样,不磨叽吧?我说的对不?”说完了一翻长篇大论的郑由俭很得意地看向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了霍小山脸上。

    霍小山笑着冲他一挑大拇指,然后他又转头对所有人说道道:“从做买卖不吃亏的角度来讲是这样的。

    胖子这个道理看得很明白,咱们军需处打鬼子除了军事素质过硬也是因为咱们是动了脑筋的。

    同理,国内各系部队抨击别的部队其实没意义,哪支部队能动脑筋把鬼子打了又生存了下来又得到老百姓的拥护谁就是王者。

    从战术上讲都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谁也不用笑话谁。

    矛盾当然有但却是斗而不破。

    真正的麻烦事在以后,在咱们中国部队把鬼子打跑以后,可能各系部队自己就打起来了。

    如果让你们选,你们会和哪支部队一伙?

    现在我不需要你们的回答,但早晚你们要回答的。

    不用看我,我打完鬼子如果还活着可能就进山林隐修去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二五章 郑由俭和霍小山的解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566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