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小的就一变戏法的-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十四章 小的就一变戏法的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翻译官刚宣布完,伪军就推攘着人群向外走走。

    事情发生得太快,李棒槌也理不出个头绪,扫了一眼身边的霍小山和慕容沛,见两个人依然镇定,这才感到略感宽心。看来鬼子并不是为他们三个来的,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伪军这回的搜查比刚才进候车厅时门口站着的那几个警察的搜查可就要细多了。

    三个拿着油布伞拎着大包小裹的人被那那伪军的队长叫住了:“你们带的这都是什么东西?”

    其中一个穿着长衫打扮体面的大胡子男人急忙点头哈腰地答道:“老总,这伞买的便宜是给家里的亲戚捎的。”

    他扬了扬手中的伞,又指指后面两个伙计打扮的人抬着的一小箱瓶装酒说道:“他们拿的是酒,是给我家老爷子买的,他就喜欢喝这里产的烧酒。”

    他又指着那伙计手里拎的包袱,“里面是小的带的在火车上的吃食,要不要给你您老留一只烧鸡?”

    伪军队长随手拿了一把伞看了看,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见那包裹什么的打开也确如同那人所言,就把布伞往那人怀里一塞,嘴里喊道:“下一个!”

    下一个却是一个戴着青灰色礼帽的人,那伪军却只是象征性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既没搜他的腰间腋下,也没有搜他的裤腿,就又嚷道“下一个。”

    在后面目睹了这一细节的霍小山心中一动,他分明记得刚才进候车厅的那几个人或者在脑袋上戴着或者在手里拿着一个同样青灰颜色的礼帽,原来如此,伪军们早就知道这几个人要上车,都是把那个礼帽作为了身份鉴别的依据。

    “你带的这是什么?”伪军又大声喝住了一个人,从那个人包袱里抽出了一把杀猪刀,那刀长一尺,看上去还是蛮锋利的。

    “长官,长官,小的是杀猪的。”那持刀的人忙解释。

    “杀猪的?杀啥的也不能带刀上火车,这刀没收了!”那伪军嚷道。

    “别的,长官,你把我这刀没收了我可就没吃饭的家伙什了!“那人也急了。

    “杀猪以后用棒子敲!再磨叽你就去皇军的宪兵队解释吧,还不快滚!”伪军队长过去照那个人屁股就是一脚。

    那个杀猪匠虽然杀猪的脾气火爆,可面对这穷凶极恶丝毫不讲道理的二鬼子也是没了脾气,只能把一肚子怨气憋在了肚里。

    “下一个下一个!”伪军不断吆喝着检查着。

    他们查的很细,有个别伪军检查一个浓装艳抹的女人时更是双手上下游移,就好象那女人身上能藏上一挺马克泌一般,他如此肆无忌惮,都快惹起众怒了。

    连那个伪军队长都看不下去了,上前瞪了那伪军一眼,一伸手却把那女人推过了检查线。

    原来那个伪军却是他的小舅子。

    人一个一个地检查,一个一个地过。

    眼看着就要检查到他们三个人头上了,慕容沛感觉自己的心脏又不争气地加速跳了起来,这时一只熟悉的大手握住了她有些冰凉的小手,慕容沛不用转头也知道这只手是霍小山的,她感觉到了这只手带给她的力量、安全与热度,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

    “你的兜里装的是什么?”一个伪军大声咋呼起来,此时被搜查的人正是那个霍小山觉得与众不同的穿长衫的年轻人。

    “老总,我装是的大洋”那年轻人此时一副嘻皮笑脸的模样。

    “掏出来,你不知道满洲国是禁止花中华民国的大洋的吗?”那伪军大声训斥着。

    “好,好。”那青年应承着,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三块大洋。

    “老总,我这是大洋不假,可,您老人家看好了,我这大洋不是中华民国的,我这是袁大头呀!”那青年貌似很委屈。

    果然,那大洋的上的图案虽然也光头人像,但却并不是略瘦的孙中山而是胖胖的袁世凯!

    “******,你还敢犟嘴!”那伪军伸手便来抢那青年手中的大洋,那青年手却很灵便,只见他手一动,那手中的三块大洋竟然不见了!

    那伪军没料到自己伸手却抓了个空,不由吃了一惊。“你是干什么的?”

    他们这一嚷自然引起了伪军队长的注意,那队长也是眼见得一眨巴眼功夫,那三块大洋就已经不翼而飞了,也感觉到了这个青年怕是有点门道。

    “报告老总,小的就是一变戏法的。”那青年眼力倒有,已经看出了这个挂短枪的肯定是队长,便马上不再理会那个伪军,而是对那个队长说道。

    “变戏法的?我看你象——”那伪军队长用疑问的眼睛看着那青年。

    那青年如何不知道如果这伪军队长只要说出后面那两个字,哪怕只是象抗联,这桩原本莫须有的罪名就怕是落实了。

    故而急忙一摊手,手中却又原本空空的手中又出现了一块袁大头!这一下子可是在那队长眼皮底下,那队长自然是注意到了,而那青年的目的也达到了,直接把那队长后面的抗联两个字给惊了回去!

    “还真他妈是个变戏法的。”那伪军队长嘀咕道。

    “是的,是的,各位老总你们看!”那青年手中捏着那块袁大头,他成功地吸引了伪军们的注意力,连站得远点的鬼子兵也好奇了凑了过来。

    只见那青年故作神秘的把那块袁大头放到嘴边,“噗”地吹了一口气,将手向空中一扬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动作,同时拉着音大喊道:“走!”他手里的大洋又不见了!

    “噫?有意思?”伪军们一个个看得眉看眼笑,连站在一边监督检查的鬼子兵也一个个看得楞眉楞眼。

    那青年想必是久闯江湖,面对着鬼子伪军闪着寒光的刺刀,并没有半分怯场的样子,反而大步走上前去,指着刚才要抢他大洋的那个伪军的外衣口袋说道:“老总,那大洋已经被我变到你兜里了!”

    那伪军半信半疑地把手伸向自己的外衣口袋,伸手一掏,竟真地摸出来一块袁大头来!

    “哈哈哈,哈哈哈。”伪军们都大声笑了出来。

    那青年却很识时务,小声地对那伪军队长说道:“这块大洋本是我变戏法的道具,现在就孝敬给您老了,给您老买只烧*******那伪军队长也笑了,一块大洋并不值多少钱,但今天碰到的这事倒是蛮有意思!正想说一句“树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却感觉耳边有股风声,紧接着啪的一个大嘴吧正打在他的脸上!

    那伪军队长“妈呀”一声,伸手便去摸挂在身上的短枪,一抬头却看到打他的竟是刚才那个少佐,条件反射般地放下摸枪的手,两脚一并来个立正姿势,挺胸偏要低头,嘴里说道:“哈伊!”

    “快快滴!快快滴!火车要开大大滴!”那少佐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说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小的就一变戏法的》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