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三章 打掉追兵-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三三章 打掉追兵

    就在霍小山他们摸入敌阵开始枪战的刹那,整个渡口的日军都从睡梦中醒来了。

    只是霍小山他们炸炮的动作真的很快,当那“轰轰”的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日军才想起来打出照明弹。

    而这时守护渡船的日军才惊异地发现那十多艘大大小小的木船竟然消失了!

    只有那些大的汽艇不大的小艇还在水面上轻轻飘荡着。

    日军军官张大了嘴足足震惊了有半分多钟,他擦着眼睛向河流的下方望去,木船没了,真的没了,一只都没有了!

    他想再看时,可那照明弹却已燃烧殆尽越来越暗直至落入了远方的水面,天地间除了子弹的红光与那微微波动的水光又什么也看不到了。

    “该死的!再打一颗照明弹!”日军军官高喊着。

    但令他失望的是却不再有照明弹升起,因为道路被坏,军火还没有及时运上来,打照明弹的日军手里也只是有刚才那唯一一颗的照明弹!

    “开船开灯!”日军军官大吼着,于是“突突突”马达声音响成了一片,他的手下相继发动了汽艇。

    “向下游去追,把那些船给我找回来!”日军军官大声命令着。

    船不是鱼它不会潜水,船不是蚂蚱它没有腿不会上岸,船不是鸟儿它没有翅膀不会自己飞上天空。

    那么木船如果奔上游而去那就必须划水,虽然他们当时是在汽艇上睡着的,但那些木船划水的声音不可能不惊动他们。

    所以,日军指挥官瞬间断定那船只能是顺着河水飘向了下游!

    两艘日军的汽艇开始顺流而下,用最快的速度向下游驶去,船上负责掌管探照灯的日军士兵份外卖力地来回扳动着那灯头。

    可是唯见河水汤汤河边芦苇茫茫地哪里有木船的影子?

    日军军官不死心,他坐在头船上挥舞着指挥刀依旧命令向下游搜寻,半个小时过去了,却依旧不见船影。

    他不知道他负责看守的这些木船消失了有多长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唯有快追唯有搜索别无他途。

    否则,他就要上帝国军事法庭了,他的级别还太低,还无法享受剖腹自尽以谢罪天皇的殊荣。

    “在那面,在北岸!”船载探照灯终于捕捉到了在那探照灯的光线之外隐隐约约有木船的影子了。

    日军军官大喜,他高喝着“加速围上去!”,尽管他所带着的气艇已经无法再快了,他已经忘了出发之时他就命令这两艘汽艇要用最快的速度了。

    日军军官是如此的着急,只因为那看到的漂荡在水面上的船影,却完全忽略了此时他们的两艘汽艇为了追那条木船已是从江中心的航线上偏离了。

    新墙河毕竟只是新墙河,既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探照灯光线之外都能隐约看到江边那它又能有多宽呢?

    在“突突”的马达声中在日军军官的嘶吼下,两艘汽艇终于追上了那条木船。

    那木船上显然没有人,只是在河上向下游浮动飘移着,然而日军军官却忽略了他们汽艇几十米外就是那茫茫芦苇荡。

    就在日军军官下令停船派人上那木船进行检查的时候,突然从芦苇荡里射出来密集的子弹。

    探照灯只能照亮前方,灯下灯后那也是黑的,但那子弹却并不需要特意寻找作为目标的日军士兵来射击。

    因为那枪射出来的是弹幕,是两挺马克泌重机枪加上五六挺轻机枪射出来的弹幕。

    密集的子弹就象在新墙河上瞬间形成的金属风暴,风暴到处,两艘汽艇上的探照灯便支离破碎,把天地由刚才的光亮还给了黑暗。

    然后便是那汽艇的千疮百孔,再然后便是“轰轰”两声,重机枪的子弹钻入了汽艇的油箱引起了爆炸,于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河水再无侵略者的喧嚣。

    两只木船从芦苇荡中划了出来,那汽艇爆炸燃烧的火光里映衬出来的是直属营士兵的脸庞,其中一只船站在船头的那人正是霍小山。

    霍小山炸炮偷船渡河的计划实现的很完美,只是他没有料到日军竟然真敢在大半夜的开汽艇追了上来。

    他不想在黑夜里与日军开打,因为现在河的南岸也同样是日军。

    枪声与火光会招来南北两岸日军的围堵,道路被破坏被影响的可不只是日军,象直属营这样跑到敌后打游击的同样受到影响。

    但他在发现日军汽艇的探照灯的光亮后发现日军追得很快,那么他就必须得打追兵一个埋伏了,否则船队就会被日军发现踪迹。

    但他打埋伏但也只是留下了三只木船,一只不留人的船作为引诱日军汽艇靠近芦苇荡的诱饵,两只木船作为伏兵。

    其余的木船却是由郑由俭带队依旧向南岸划去,此时应当已经到达河南岸了。

    “向下游接着走,避开这段有亮光的地方。”霍小山下令道。

    霍小山可不敢就这样再横渡河流了,那样的话很可能一头撞到闻声赶过来的日军的埋伏之中。

    而就在此时,郑由俭带领着大部队已经弃船登岸了,上船之前郑由俭下达的命令是把船凿沉而不是炸沉。

    他同样明白以现在的路况直属营绝对不可以暴露目标,用他的话讲,这回咱们就是偷偷地来占便宜来的,只要炸了日军的军火啊大炮啊给养什么的就是胜利。

    黑暗之中,河南岸,郑由俭带着直属营的大队人马在泥泞之中奋力向下游行走。

    远处已经出现了火把的光亮,那一定是日军接到了有汽艇在江面遇袭后派出来查看情况的。

    只是那火把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就和此时他们正努力避开那火把的速度一般,泥泞的道路让中日双方军队都同样的步履维艰。

    此时在郑由俭的部队里,还有一个人却是被两名直属营的士兵架在中间半拖半走的,这个人是川口宽一的那位老乡——小岛由纪夫。

    小岛由纪夫在沈冲回来上船后发现那名岗哨被杀掉投入水中的刹那,他是有时间大声喊出来的,可是,鬼使神差一般,他竟没有喊。

    他也搞不清自己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或许自己真的是厌倦这场战争了吧!

    不过他认为自己不喊是对的,他的那位叫川口宽一的老乡都把军刺卡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却并没有杀他,想必对方也是念了与自己的同乡之谊吧。

    此时的小岛由纪夫并不知道,他的这位同乡截止目前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杀过,没有杀过一个中国人更没有杀过一个日本人。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三三章 打掉追兵》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826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