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四章 郑由俭的指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三四章 郑由俭的指挥

    郑由俭带领着直属营大部在黑暗之中艰难无比地走着,他还记得在和霍小山临分开时对他说“跑得远远的”。

    郑由俭明白霍小山话里的意思,这回惹的“祸事”可实在不小,炸了日军那么多门炮然后又偷了船这简直就是将日军赤裸裸地玩弄于股掌之上了。

    现在在这新墙河与汩罗江之间的区域可是变成日占区了,所以必须逃得远远的。

    郑由俭带队往下游走自然为了和霍小山他们汇合。

    因为他们先上的岸,他们在往南岸行船之时霍小山他们的船依旧是在向着下游去的,而霍小山他们打伏击的枪声他们自然可以听到是在下游。

    可走了一会儿后郑由俭忽然站住了,他不光自己站住了还大喝一声:“全停下,改向南面前进。”

    “怎么了主任,不去和头儿他们汇合吗?”问话的是石彪,石彪是跟着郑由俭的老人了,尽管当初他跟着郑由俭时是最不吃香的排长。

    当然现在两个人关系还是不错的,但石彪还是不习惯象直属营的人那样管郑由俭叫郑头儿,也不习惯管他叫各种胖子中的一种,于是他就成了直属营里唯一一个管郑由俭依旧叫主任的人。

    “快走快走!边走边说!”郑由俭自己已经率先开始转向了。

    郑由俭在军需处打鬼子的时候,一开始真是晕血的且也说过打仗的事找霍小山,但是随着他打炮变得越来越强后来竟然锻炼得敢上前沿了,他的地位竟然又上升了。

    当然指挥打仗他是不如霍小山的也逊色地另外几个头儿,但他在逃跑上的天赋却是直属营公认的。

    而且现在所有人发现郑由俭的头脑不是一般的好使,看来最初他只是把自己聪明的头脑用在逃命和贪玩上罢了,而这回一用到了正地方,便显出了出类拔萃与众不同。

    所以,这回霍小山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他才会让郑由俭带队逃得远远的。

    所以现在在霍小山沈冲他不在的情况下队伍自然是由郑由俭说的算了,他说向南走那就向南走。

    而就在这直属营大部向南走的同时,郑由俭已经解释了其中的理由,他说道:“原本我也是想和霍小子他们汇合的,但现在一想这事不对啊!

    咱们这回炸了鬼子这么多门的大炮,又偷了鬼子看成了保命疙瘩一样的渡船,鬼子回过味来肯定是要找咱们算帐的。

    我敢肯定现在江南岸的鬼子肯定已经得到了咱们在江北炸船并且偷船渡江的消息了。

    所以,鬼子一定是在向江边集中想报复咱们呢。

    另外,霍小子他们可是在下游打的鬼子汽艇的伏击,你们想啊,那现在新墙河两岸的鬼子还不奔枪响的地方去啊!咱们这一去可是自投罗网了!”

    “那头儿他们怎么办,要是他们被鬼子给包围了呢?”小兵嘎子问道。

    “霍小子贼着呢,他怎么可能打完伏击就上岸,我估计他肯定是和沈冲他们划船向下游去了,在没有鬼子的地方上岸。”郑由俭解释道。

    和霍小山打鬼子也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在与众人这么长时间的磨合里,郑由俭受霍小山的影响也已经悄然变化了,他自然知道现在可不是耍嘴皮子意气用事的时候。

    郑由俭成功地说服了直属营的士兵们,直属营的人倒是没有人太过担心霍小山他们的安危,毕竟那些最能打的好战份子可都是和头儿在一起呢,以后重新汇合在一起就是了,这对直属营的人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向南走呢?”又有士兵提出了疑问。

    “你们咋那以笨呢,你没看到咱们后面和右前方都有鬼子的火把啊,你不往南走你往下游走那我还拐弯做什么?看你们平时——”郑由俭来气了,心道平时霍小子指挥你们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有这么多为什么啊。

    他本想说看你们平时都挺聪明的现在么——这省略号后自然是一大套他郑胖子独有的损人的话语,可是他刚要发火却又忍住了,这些祖宗不是故意气我呢吧,得,接着解释吧。

    于是他又说道:“鬼子这回是打长沙去的,打哪他们都得走路不是,所以这越难走的地方他们还越得去。

    我记得地图上往南走可就是高地了小山头儿什么的,那里肯定好走可鬼子是奔城市去的,那里再好走他们也不会去,所以咱们先到那避避风头另外路也好走,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郑头儿高见!”能听到郑由俭说话他身前身后的士兵们齐声说道,虽然他们每个人说话的声音并不高,可架不住人多啊且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谁也没有料到别人也会和自己说一样的话啊!

    原来那个问为什么的士兵还真是是在和郑由俭开玩笑,只是没成想所有人都答话了,于是那声音便在黑夜的寂静中显得分外的响亮。

    这声音可是把郑由俭吓了一跳,他急道:“你们作死呢!怕鬼子不知道咱们在这里咋滴?都消停的!”

    直属营的士兵们也被这心有灵犀的一声“郑头儿高见”吓了一跳,忙都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吭声。

    于是所有人都闷不作声地开始向前赶路,黑夜之中只有那踩入稀泥之中又拔出脚来的“咕唧咕唧”的声音。

    郑由俭边走着边向四周看去,这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出现在了他们两侧的后方,显见鬼子也正是泥水中跋涉着,那自然是在搜寻过江的他们还有打了鬼子汽艇伏击的霍小山那部份人。

    郑由俭不由得心中得意起来了,啧啧啧,看我郑胖子脑袋瓜子咋长的呢,真是聪慧啊!

    那句话咋说了的,“脑袋大脖子粗不是长官就是伙夫”,看咱郑胖子那就是当长官的命啊!

    他正在边走边自恋呢,前方忽然传来了有人行走在稀泥中的动静。

    郑由俭前面的士兵低声问道:“哪个?”

    本来一开始转变行军方向时郑由俭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但直属营的士兵说归说闹归闹怎么可能让那么大个的一郑头儿走在队伍的前列呢,所以自然就有士兵把他超越了过去。

    更有负责当尖兵的士兵在得到转向的命令后走往前插了。

    “是我,李本昌,前面有鬼子。”答话的是一个叫李本昌的士兵,而同时撤回来的还有同样和李本昌担当尖兵的一个班的士兵,显然他们发现自己的队伍有与日军遭遇的可能就只好全撤了回来。

    之所以全撤回来,那是因为到处都是稀泥水洼,这可不象路况好的时候,一旦日军靠近想悄无声息地躲开那是不可能的,就是霍小山也不能,谁也免不了那走在泥水中的声音。

    “怎么发现的?哪个方位?正前方吗?”郑由俭一连串的低声问道。郑由俭一问的同时,直属营的士兵们也相继停下了脚步。

    “鬼子人不少,天太黑看不清,我们听到他们踩在水坑里发出的声音了!”李本昌急促地回答道,“不过他们行军的方向应当在咱们左面五十米左右,正常是不会和咱们相遇的。”

    “这小鬼子竟然没有打火把挺鬼道啊!全体卧倒,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不要拉枪栓!让鬼子过去,如果躲不过去再打!”郑由俭下命令了,然后他率先就趴在了稀泥之中。

    于是,他身前身后的士兵们便趴了一地,没有人拉枪栓子弹上膛那自然是怕好几百号人同时拉枪栓声太大了,让日军听到反而麻烦了。

    也就是七八分钟后,直属营的士兵们听到了日军行军的声音,正如李本昌报告的一样,日军行进的方向在他们左前方五十米。

    郑由俭略微抬了下头,看到一列黑乎乎的影子走了过去,如果不是他们行军时所发出的声音,那些日军就象阴兵过境那就象暗夜里的一群幽灵。

    现在士兵虽然拿着枪却都明白现在不能打,一旦打成胶着战,直属营固然可以灭了这支日军队伍,但他们想再摆脱闻风而至的日军那基本就不可能了。

    待到完全听不到了那支日军在泥水中行军的声音,郑由俭才站了起来命令继续前进,同时他还没忘了拍了一下那个李本昌的肩膀低声夸道:“小子,干得不错!”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三四章 郑由俭的指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0826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