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都相中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四五章 都相中了

    日军自然是极想取下长沙的,那是因为已经和中国军队打了三个年头了,而当初在淞沪会战中所说的“三个月灭亡中国”却再也无人提起了。

    因为作为日军谁现提及这个口号,那就是赤裸裸地打自己的脸,三个月灭亡中国自然是实现不了了,可现在三年都快过去了,中国却依然看不出有任何亡国的迹象来。

    作为一个战略资源匮乏的岛国和一个虽穷却大的大国来打持久战,那么战局只会越来越不利于己方。

    于是灭亡中国不提了,日军大本营把目标放得更现实了一些,那就是抢夺战略资源,逼迫中国国民政府投降。

    武汉会战日军是按这个目的打的,武汉现在已经被他们占据了,但他们的目的并没有达成。

    而现在进行的进攻长沙也是按这样目的打的,日军指挥官发现这个逼迫国民政府投降的目的好象又实现不了了。

    虽然,现在他们的前锋已经打过了汩罗江开始向捞刀河前进,但他们自己感觉进攻已是越来乏力了。

    虽然从战场态势上看他们是节节进攻中国军队是节节败退,但他们并没有给中国军队的主力部队造成过重的损失。

    中国军队也抵抗了,甚至在新墙河一线抵抗的甚为激烈,可是就当日军调兵遣将打算撸起袖子再大干一场的时候,中国军队竟然撤退了。

    双方的伤亡比例竟然顶多是一比二,这个太难以想象了,淞沪会战的时候敌我伤亡对比可是接近一比十的啊。

    道路泥泞依旧,重武器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先头部队的身后,而这时甚至连弹药与给养的供应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于是日军不得不将所有军需物资实现统一管理了,他们在汩罗江畔附近的一个路况稍好的村庄里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军用物资调配中心,以求用有限的军用物资及早打败对面的中国军队。

    鉴于中国军队里的小股部队近来搔扰不断,日军自然是对这个调配中死看死守的。

    他们吸取了往日的教训,对进入物资调配中心的人员,那怕是自己的部队都要严加盘查。

    同时,他们将对这个村庄的防守扩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四百米距离并构筑了防御阵地,这个行动的意图可是太明显了,那些搔扰不止的中国军队如果想要破坏这个物资调配中心,那么你先从我的阵地上过吧。

    日军的招数果然有效,至少从目前看还没有任何一支中国的小队出现在这个村庄的外围,既没有人向那村庄打上一枪也没有人发射过一枚掷弹。

    可这样就真的高枕无忧了吗?

    距离这个村庄几里外的一处还茂密的树林里,郑由俭此时已是带队埋伏在其中了。

    只是,此时,郑由俭所率的部队人数已经增加了,现在直属营的士兵归回建制的已达二百余人了。

    他们事先约定的可不是在这里啊,但他们所有小队在袭扰了日军的后方将日军的后方补给线弄得一片混乱的时候,就不约而同地奔日军这个物资调配中心来了。

    这些小队的做法虽然没有也不可能事先商量过,但在行动上却是出奇的一致。

    他们都是打听到了日军在汩罗江附近建立了这么一个大型物资调配中心,于是他们就在远离这个调配中心的地方闹出了很大的动静,然后就星夜兼程赶到这里来了,他们都想搞一把大的。

    然后,各小队就在外围探查日军防备的情况下不期而遇了。

    大部分士兵已经聚拢了,至于现在还没有出现在这个物资中心周围的那部份小队,郑由俭却相信那部份人肯定还有,只是他们目前没有遇到罢了。

    毕竟这是敌战区,直属营的人自然不能象火车站接人那般派人在鬼子的物资调配中心里用大喇叭里喊着“直属营集合了咱们的目标就是这个大喇叭的存放地!”

    他们也不能在所有道口派人举着接站牌子,上面写着“中国军队第九战区直属营的士兵请往某某处集合,咱们要炸鬼子的弹药库了”

    此时,郑由俭、粪球子、石彪、小兵嘎子又都聚在一起了,自然是在商量如何干掉鬼子的这个物资调配中心呢。

    已经穿上了一身国军军装的细牙子有点紧张有点兴奋地紧紧抱着他自己缴获来的那支三八大盖看着这支叫直属营的长官们在开会。

    他的军装明显过于肥大了,那是郑由俭让别的士兵把多余的军装给了他一套。

    而郑由俭本人自然也是有换洗军装的,只是他却不能给细牙子穿,因为那是上校的军装。

    “鬼子这个物资调配中心的防御圈子有四百米左右,甚至有的地方更在接近五百米的地方,日军各阵地衔接紧密,咱们摸进去的机会不大。

    就算咱们假扮成日军能摸进去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这招咱们用得太多了。

    通过观察我发现日军对进出这个物资中心的人员盘查得很紧,他们之间应当有通行口令,但咱们目前并不知道。

    就是知道也我估计也没用,日军完全可以每天使用不同的通行口令的。”郑由俭正在讲述日军的布防情况,而这个布防情况是各小队各自查探后相遇在一起汇总的。

    “所以,我们打枪没有用,那也只是搔扰一下,对圈子里面鬼子物资中心并不能起到毁灭打击的作用,除非咱们能搞到一门口径大些的迫击炮。”郑由俭接着介绍着情况,“鬼子物资中心距离汩罗江南岸有四里地左右,江边没有鬼子的布防。”

    “现在看从陆路接近鬼子军营的难度很大除非是咱们进行强攻,但咱们不可能那样去做,不说能不能炸掉这个物资中心,就是这种损失咱们也承受不起。”郑由俭介绍完了。

    而这时粪球子开始补充了,他接着郑由俭的话茬说道:“咱们唯一摸进日军那个物资中心的办法我觉得是利用那条汩罗江分出的那条流经那个村子的江衩子。

    我觉得咱们可以潜水进去,那个江衩子深度还是够用的,但还不清楚鬼子是不是在那江衩子进入村子的那里的水下是否拉了铁网。”

    “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假如我们真的把这个物资中心炸掉了,我们的人如何摆脱日军的追击还是个大问题,日军在这里了附近有大部队。”

    粪球子绍完自己小队所弄到的情报也不吭声了,于是所有开会的人包括那些抱着枪坐在周围旁听的士兵都沉默不语。

    日军的这个物资调配中心绝对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啊,可是真放弃了不打,实在是心里不甘。

    所有人开始想念霍小山了,要是头儿在肯定会有办法,不知道此时他又在哪里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四五章 都相中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1088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