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一路行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十六章 一路行来

    经过刚才的一场虚惊,车厢已经不再沉闷。

    旅客们开始攀谈起来,以打发这枯躁的旅行。

    那脾气暴躁的鬼子少佐已经和那个良民喝得不亦乐乎,他不光把自己吃得满嘴流油,甚至他还把这节车厢的其余三个鬼子兵叫过来一起喝酒。

    那个所谓的良民所带的吃食也是甚多,烧鸡、猪蹄、鸡爪子、干豆腐卷大葱,各式的吃食把那座位中间的小桌子摆得满满的。

    在这个鬼子少佐看来,这次受命押运军火去奉天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不放心的。

    铁道线两侧的树木已经被砍得精光,这是防止抗联隐蔽接近搞破坏,鬼子的装甲列车巡逻时便于发现情况。

    紧挨着这节客车挂着的货车里,还有自己带来的一个小队的士兵。

    客车厢里有自己带着的几名士兵,还有六七名便衣队的特务,坐上车的旅客只许下不许上,虽然从哈尔滨到奉天足有一千多里地,却也不怕抗联混上车来。

    战争虽说让人时时警惕,但人却同样需要放松,鬼子也是如此,这是人的天性,必竟人不是机器不是。

    只有那三个便衣队的特务此时坐在原来鬼子兵所坐的座位上,三个人小声嘀咕着,心中大是愤恨,眼见得鬼子们吃得甘酣畅淋漓,自己三个人却还得替鬼子守车,心中自是不平。

    所有的汉奸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好逸恶劳贪生怕死,否则谁愿意顶着骂名当那汉奸?!

    当初自然都是因为没有血性怕死才当上了伪军,再等后来手上又沾上了抗日志士的鲜血,再想下那贼船已是不能,便也只能与这些矮子(他们背后也没有不骂人的)腌臜一气同流合污了。

    李棒槌一边与那意欲“手持龙泉诛小丑”的老者闲聊着,一边暗自盘算着这节车厢里的情况。

    鬼子算那少佐有四个,还有三个便衣队的特务。

    而与那鬼子喝酒的良民一伙能看到的有三个人,在别的普通人眼里看他们是没有骨气的汉奸,可是在富有地下斗争经验的李棒槌看来,这三个人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他们真是抗联同志的话,难道他们真的要搞掉鬼子这列军火车?

    李棒槌思来想去也不得其解,还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小心观察着这车厢里情况的微妙变化。

    霍小山上车后一直都未曾说话,脸上还上带着那种同龄孩子少有的淡然,眼帘低垂,其实他心中是在默念佛号。

    这些日子的奔波,霍小山从未停止过念佛,甚至在赶那毛驴车时也要念,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空灵的境界,一种无所知而又无所不知的状态,佛号清晰不受外界干扰而却又偏与外界合二为一了。

    怪不得佛祖会说“不可说不可说”,却并不是佛故弄玄虚,而是这种境界全在个人体悟,语言无法表达思维不能达到。所谓起心即错动念即乖,更何况还要用言语行为表达出来,那就更不可能了。

    “离世觅菩提,如同觅兔角”,霍小山想起了六祖慧能在《坛经》中所说的两句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虽然没有象李棒槌和那个对面的青年那样刻意地去观察这车厢中的人之百态,所感觉到的却并不见就得就比他们少,正所谓道在平常中啊。

    对面的那个自称是变戏法的青年已经观察霍小山很长时间了,他自觉对车上所有的一切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却唯独这个坐在他对面的半大孩子给他一种谜一样的感觉。

    慕容沛自打上车依旧还在装哑巴,但眼见着很多旅客都开始吃午饭,她抑制住张嘴说话的冲动,却拿手握住霍小山的胳膊,轻轻地摇了摇。

    霍小山从对禅境的体悟中清醒过来,看了慕容沛一眼,见慕容沛正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仰望着自己,不仅心中一动,“咋了?”

    慕容沛没有说话,却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明净的眼神中带出一丝羞意。

    “呵呵,原来是饿了呀,我都忘了!”霍小山一拍自己的脑袋。

    他随即低下身,从车座位下面拿出了上车时背着的包袱,放到木桌上打开,里面用纸包着的几个白面馒头,一大堆红肠,还有洗干净的黄瓜西红柿,还有一个长条形的匣子,那匣子正是没有打开的飞翼弩。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就是注意到也不会认识,唯有当那变戏法的青年见到那长条匣子时眼睛一亮!

    慕容沛脸带笑意地先拿起一根红肠,用手掰开,却先把半根红肠递到了霍小山的嘴边,霍小山也不矫情,直接用嘴咬住,却又拿了一根递给李棒槌,说道:“棒槌,吃饭了。”

    李棒槌却又将接过来的红肠分成两半,将其中一半递到了那老者的孙子的手里,那孩子忙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向前倾身双手接过,嘴里说了声“谢谢叔!”

    “到底是书香之家呀,这孩子就是懂礼,几个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一股哈尔滨红肠特有的香味在这几个人身前弥漫开来。

    眼见得这几个人吃得正香,那变戏法的青年也拿出来自己的吃食。

    他吃东西竟然也如同变戏法一般,先是拿出来一个圆咕隆冬的大咧巴,然后竟拿出了一个足有五六斤重的煮熟的狗大腿!紧接着又掏出一个小瓶来,倒在一个小盘里,竟然是韭菜花!

    但见他左手撕着大咧巴,又手拿着整条狗大腿蘸着那韭菜花,交替地往嘴里塞着,吃得不亦乐乎!

    他那滑稽的样子一下子把跟前这几个人弄楞了,然后都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一顿午饭过后,这几个人已经不再生疏。

    那青年笑嘻嘻地向霍小山搭讪道:“两位小兄弟你这是打哪来到哪去呀?”

    “从北面来要到奉天去。”霍小山答道。

    “哦。”那青年脸上的笑容显得有点莫测高深,他有点神秘地低声说道:“我看这位小兄弟咋象小妹妹呢?”他用眼神示意着慕容沛。

    慕容沛和李棒槌都是一惊!

    “哦,呵呵,我们奔丧头一回出远路,我妹妹一个女孩子家的打扮不方便,所以才……嘿嘿,还希望这位大哥要给保密哦”

    霍小山倒显得很平静,也低声地答道。

    慕容沛的女扮男装骗骗一般人倒还可以,可如果碰到这青年这样总走在江湖之上的人便骗不过去了,这也是正常的事。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那青年小声答着,复又用正常的声音对霍小山说道:“不知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沈,大哥你呢?”霍小山虽然久在深山,但家教有方,谈吐倒也很是自然,之所以他自称姓沈,那是因为抱着的那个灵牌上的不存在的老爹姓沈。

    “贵字不敢当了,一个流落江湖的混混罢了,你就叫我李三儿吧。”那青年呵呵一笑。

    这李三仿佛亲和力极强,接下来便与霍小山李棒槌加上那老者,天南地北地神侃起来。

    什么泸沟晓月,什么雪域什么汗血宝马,什么大漠孤烟……他并不是如那老者一般的文人,但所到之处竟是甚多,谈吐也甚是诙谐有趣,一时之间这几个人聊得份外惬意!

    那青年却根本未提那长条匣子带给他的震惊,外行人也许把它当成盒子匣子,而他却知道那东西分明是弩器之王:飞翼弩!

    不知不觉中,火车已经走了九个多小时,那火车是蒸汽机车,每走百八十里地的必要加水加煤。纵然如此在下午四点多钟时却已经接近了奉天,据道熟的旅客讲,再有两个小时也就到此行的终点奉天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章 一路行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