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四章 一直在斗嘴,从未被超越-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五四章 一直在斗嘴,从未被超越

    霍小山和吴承先两个人交流得很融洽。

    一个是中央军王牌部队的主力团长,一个虽然说是从南京保卫战始才开始了正式的军旅生涯但却是率部一直追逐着抗日主战场而战。

    两个人那都是小仗大仗各种仗打了无数,一交流起来自然是毫无障碍。

    更兼吴承先在中央军中那是少有的能以平等心对待其他系军队的军官,所以一时之间主宾皆欢,说得甚是开心。

    不过那捞刀河又不是长江终究宽度有限,很快船便到岸了。

    吴承先便约霍小山以后有机会再聚,霍小山本就是与人为善的性格自是慨然应允。

    两个人谈得投机下船便是最晚,下得船后两个人这才握手告别大有余兴未尽之意。

    霍小山却是偷眼注意到就在自己与吴承先告别之际,五0八团的人自然是与直属营的人分别列队,可双方脸上的表情却是各有千秋。

    五0八团人的脸上大多是一副忿忿然的样子,而直属营以郑由俭为首一个个趾高气扬倒好象直属营反而成了那中央军的王牌部队一般。

    霍小山心中奇怪在与五0八团分开后便问直属营的的人道:“你们各自在船上都做什么了,我怎么看那五0八团的人看你们的眼神怪怪的,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郑由俭得意扬扬地总结了一句话却是说出直属营所有人的内心感受,他说:“一直在斗嘴,从未被超越!”

    “哄”的一声,随着郑由俭的这句话说出口,直属营的人全都笑了。

    可不是咋的,自打开船那各船之上那可真是就与五0八团一直在斗嘴了的。

    霍小山自然知道手下人在郑由俭的一向“言传身教”“哼哼教诲”下那嘴皮子上的功夫是与战场上的功夫来得一样溜的,那绝对是轻易不出嘴出嘴就“伤人”的。

    他这面还没有吭声呢,粪球子就说了:“头儿,他们还要约咱们打架呢!”

    “嗯?”霍小山诧异地一看粪球子,粪球子也知道说错话了,忙解释道:“他们还要约咱们比武呢!”

    霍小山一撇嘴道:“你们还是没累着吧,打鬼子都打不过来呢。”

    霍小山这言语里多少是有些责怪的意思的,要是换往常粪球子那肯定也是能看出来的,自然会有所收全敛,不过这回粪球子却笑了,和他同一船的人也都笑了。

    霍小山诧异之间,就听一个与粪球子同船的士兵解释道:“报告头儿,咱们球子在船上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还是没累着吧,我们直属营打鬼子还打不过来呢’,你们两个说的话竟然是一字没差!”

    顿时直属营的人又都笑了,霍小山也笑了。

    “就你这小身板儿也敢和人家约架?”沈冲伸手在粪球子的小肩膀上一拍。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他们想跟我打架,我粪球子什么身份,我才不跟他们约架呢,我当时就说了‘我从来都不和小鬼子拼刺刀,凭什么给你们面子?’”粪球子很得意地说道。

    “你这么说,岂不是弱了咱们直属营的威风?”小石锁在一旁插嘴道。

    “是啊,人家中央军的人也是这么问球子啊‘就是你长得球球蛋蛋的可连和小鬼子拼刺刀都不敢,你打哪门子鬼子?’你猜球子咋回答的?”和粪球子同船的人却是抢在粪球子面前说话了。

    “他咋回答的?”众人齐问。

    “球子啊没回答当时。”那士兵却笑道,直属营的人都奇怪了,这没回答岂不是更弱了直属营的威风?

    “这时候啊,球子就不吭声了,就见他一个人坐那先掰手指头在那查数,可十个手指头查完了,他就又拨弄脚趾头。”那士兵忍着笑说道。

    “人家问他和鬼子都不敢拼刺刀,他数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干嘛呀?”小石锁不解。

    “你听我说嘛。”那士兵笑着接着说,“球子查完了自己脚趾头,就对那个中央军的兵说‘兄弟,麻烦你把鞋脱了’。”

    “不回答问题,查完了数还脱人家的鞋干嘛?”这一下不光小石锁听迷糊了,别的人也同样迷糊了。

    “是啊,人家当时也问‘你要我脱鞋干嘛呀’。”那士兵继续娓娓道来,“这时候就听球子说了,他说‘我打小没上过学,数也查不准,我上战场也不敢和鬼子拼刺刀,我就打了一回架,还是打的东北军的。

    可是我不拼刺刀可不等于我粪球子没杀鬼子,我借这位兄弟的脚趾头用用,我查一下我一共杀死了多少鬼子了啊!’。

    在又是一片笑声中那士兵接着讲述:“球子这下可把中央军士兵气坏了,‘你自己手脚都二十个了,你都杀二十个鬼子了?!你当你是谁呀,净吹牛!’。

    人家自然不信,人家自然更不可能脱鞋,球子就指头人家脑袋查数,最后查到了三十一个,球子当时说‘我杀了三十一个鬼子了!’。”

    “这下把他们镇住了吧?”小石锁问道。

    “信什么呀!人家当时就炸庙了!没人信哪你看看咱们球子的个头儿人家能信吗?”这个学舌的士兵伸手一比划粪球子的头顶,然后却是又在自己的肚子上比划了下,他这一下把直属营的人又逗笑了。

    粪球子当然个子不高,但也绝不至于只到了他的肚子,却是闹习惯了的那个士兵又顺便涮了粪球子一把,粪球子跟自己人脾气好着呢,却是笑呵呵浑然不觉地在那笑。

    “他们爱信不信,咱们打鬼子又不是给他们打的!”小石锁一搁嘴。

    “是啊是啊!球子当时就说了‘你们爱信不信,我打鬼子那是为了救自己的父老乡亲,那是救亡图存,我面对着这么大的一个日头说话,我不是当官的,我至少杀了三十一个鬼子我也没有必要撒谎!’然后咱们球子就这样——”那士兵说到这里却是想比划一下当时粪球子的姿势。

    “哪样啊?”众人见那士兵停下了却并不学粪球子的样子就问。

    “哎呀,我学不上来,球子你自己来吧还是!”那士兵比划了下觉得不象,反而把表现的机会还给了他们那只船斗嘴的主角——粪球子。

    此时就见粪球子猛的一挺胸一凸肚,黑不出溜的脸上那真是一副救大中华者舍我其谁、一副个子虽小却睥睨天下的架势。

    众人登时又笑了。

    笑声未毕,沈冲却说话了:“我咋怎么看这个动作特象咱国军某支著名部队里某个著名的胖子呢,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抽的样儿!”

    “哈哈哈”众人大笑,可不是咋的,粪球子虽小但现在这个架势所体现出来的气质可不就是郑由俭在得意时才会有的吗?

    原来,不知不觉间,直属营人与人之间一直在互相影响着,郑由俭学会了士兵们的勇敢,而士兵们却学会了郑由俭的油滑。

    沈冲的话自然是让所有人看向了郑由俭,郑由俭此时却想起了什么似的有点愁眉苦脸的样子。

    “咋了,死胖子?一副死爹的架势?”沈冲不解地问。

    郑由俭却是叹了一口气道:“你们都行啊,能谈话的被约去谈话,能打架的就被人家约去打架,能打枪的被人约去打枪,可我就惨了,我最擅长的是打炮——”

    众人脑瓜电光石火之间顿时明白为啥别人皆乐唯他一人愁苦了,于是齐声问道:“你被人家约炮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五四章 一直在斗嘴,从未被超越》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1109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