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五章 风水轮流转-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五五章 风水轮流转

    约枪、约架外加约炮的都没有约成,因为霍小山不同意。

    首先现在战斗正酣,战区司令部见日军攻击到捞刀河已是准备进行战略反击了。

    其次他让大家低调一些,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中央军所部对咱挺友好的,没必要再打来打去的。

    直属营也只是休息了三天,就得到了来自老虎仔将军的一个命令,观察日军是否有撤退企图,命霍小山带队去核实情况。

    于是,霍小山带队再次出发了。

    虽然只有短短三天,但战场势态却是变得复杂起来。

    已有部分日军渡过了捞刀河,而捞刀河对岸却也有部分国军并没有撤回来。

    鉴于情况复杂,所以霍小山这次却也只是带了侦察排二十来人外加郑由俭三组掷弹筒兵,他可知道现在南云忍还在对岸呢。

    按照霍小山的想法是探明日军是否有撤退的企图,如果再能够占日军一点便宜更好,但前提是撤回来必须迅速。

    河湖密布的湖南地形是把双刃剑,对日军有影响对国军同样也有。

    霍小山可忘不了这一去一返过六回河,带着全营过河可真是一个大问题。

    人少则不同了,人少的话必要的时候就可以游回来,或者干脆或抢或偷一条小一点的船也完全可以把人都带回来。

    天亮的时候不好过河,所以霍小山就带人等在了河边,而这段阵地防守的却恰恰又是五0八团的人,原来他们在短暂休整后便又走上了阵地。

    双方见面却也算是熟人了,战争就是这样,不同部队的人能在一次战役中先后见上两三或者三面的这种情况并不多,更多的还是见了面有了一次交集后便各自走战场,然后就是生死未知了。

    霍小山见了五0八团的人倒是没什么表示,吴承先又没在前沿,他就带着郑由俭小石锁去联系过河的船只了。

    但直属营其他留在了原地的人的见又碰到五0八团的人了,或者抿着嘴偷乐或者互相挤眉弄眼的。

    五0八团的人又不是瞎子,就这块阵地上的人有不少那还是和直属营一起坐船回来的,眼见着直属营的人又在那里扮怪相心里就来气。

    可是他们在这几天休整的过程中,他们团长吴承先可是说了,谁也不许找直属营的别扭,那是一支英雄部队。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一般来讲嘴上能说的打仗就差点,反而平时话少的打仗时才是真英雄呢。

    所以团长虽说对方英雄了得,可是他的士兵们还真的是半信半疑,而此时经直属营士兵们那表情一撩拨,五0八团人的火气又起来了。

    “你们笑什么笑?”照例先开口说话的那还是五0八团的人。

    “这回我们可不是搭你们的船,上面可给我们派船了,再说了虽然说这阵地现在是你们守着的,可那也不是你家地盘,还不让我们笑了?”直属营士兵反驳。

    直属营士兵也受霍小山教育了,这么说话其实已经很客气了,要是按照他们原来的习惯,你不让我笑,我偏就“哈”“哈哈”再“哈哈哈”,你又能奈我何?

    “有什么好笑的,整天里往鬼子那头跑,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打鬼子去了,说不定找个旮旯眯上一觉,然后回来就说自己打鬼子了。”五0八团的士兵一撇嘴。

    “你管呢,我们过去就不打鬼子,能打也不打,我们就睡觉关你啥事?”直属营士兵现在可是摸到五0八团人的脾气了,他们也只是和自己斗嘴却绝不动手的,于是就格外的牙尖嘴利了起来。

    “怎么好意思说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要是鬼子有大炮有坦克你们不敢打那也说得过去,可现在鬼子的火力优势都没了,你们还睡觉,你们也叫兵?”五0八团的人回道。

    他们明显吸取了上回打嘴架失利的教训,因为上回打嘴架却是打得莫名其妙,被直属营杂七杂八的话给绕晕了,这回咱们用战绩说话,看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三条河无论哪条河你们都是在河这岸防守了的,鬼子没坦克是真的,可你们咋知道鬼子没大炮?”直属营士兵反问道。

    “鬼子就是在新墙河时打了几炮,可后来就没有炮了,道不好走,他们炮运不过来,我们一直在防守,鬼子有多少炮我们比你们清楚。”五0八团的人决定把按战绩说话进行到底。

    “切!”直属营人齐齐鄙视。

    “鬼子都没炮还不敢打鬼子,你们算哪门子的英雄部队,球!”五0八团士兵齐齐嚷道。

    直属营士兵一听人家这么说自己可是不干了,现在这嘴架可是上升到直属营的团队名誉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知道为什么鬼子没炮吗?跟你们说也没啥意思。”直属营士兵刚想说炮被我们炸了,却是想到头儿可是说了,要低调,就又把话憋了回去。

    “故作高深,只有金刚钻的嘴却没有金刚钻的活!银样蜡枪头!光说不练口把式!”五0八团的人终于、占得上锋了,马上那反击的话就到了。

    这回轮到直属营的人吃憋了,头儿可是说了,要低调,这要是说鬼子的大炮被自己炸了十门那么可就违背头儿的话了。

    哪支部队侦察排的人身手且不论,可却都是各部队中的机灵鬼。

    他们早就品出霍小山的性格了,霍小山和别的当官的不一样,他有些话是不说透的,看似很随意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愿其中就有深意。

    就象这回又强调了要低调,那么其中的道理并不一定就是他们这些士兵们所能了解的了,所以头儿的意愿不是命令却也必须执行,执行的程度在于自己的把握。

    而现在如果把直属营炸掉日军大炮的事说出来很明显就不符合头儿的意愿,所以,和友军打嘴架可以,炸炮的事绝对不能说!

    可这样一来,在打嘴架的场面上直属营可就被动了,五0八团就认定一条了,鬼子现在没大炮,你们还不敢打鬼子你们就是熊包蛋!

    一时之间,各种冷嘲热讽便把直属营这三十来人给淹没了,这把直属营这些人憋的脸都青了,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岸去,能象小石头那样挑着鬼子一串人头过来让五0八团的人看。

    霍小山带船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直属营士兵见船来了,一个个铁青着脸就直接上船了。

    “天全黑了才往对岸去呢,你们上这么早船干嘛?”霍小山奇怪地问。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五五章 风水轮流转》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1416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