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三章 改送木头了的直属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六三章 改送木头了的直属营

    长沙近郊,国军外围阵地。

    一个士兵正向他的同伴报怨着:“打仗就打仗呗,还往上送柴火,哪有这样打仗的,要是鬼子的烧夷弹把这些柴火打着了,看咱们该怎么办!”

    “所以长官才命令咱们把这些柴火藏好咯,不要让鬼子给一把火烧了嘛。”他的同伴倒是比他看得开。

    “你说他们往阵地上送柴火到底是什么意思?要不是有咱们的人跟着,我都怀疑他们是汉奸了!”那士兵依然抱怨不止。

    “嘘——我说你小点声,这‘汉奸’这顶帽子你可不能随便乱送,知道不?”士兵的同伴赶紧来堵他的嘴。

    这个士兵从来都是打仗很能打但牢骚话也是比谁都多的,不过见同伴来捂他的嘴也知道自己这话是不该说的,便不再吭声但依旧在那里堵气囊腮的。

    “刚才他们和长官说话时我听到了,说他们是咱们战区司令部直属营的。”士兵的同伴瞟了一眼同在一个战壕内也就二十多米远的那群士兵中那个有着少校军衔的年轻军官说道。

    “没听说过,一个司令部要什么直属营。”那个士兵表示不理解,但最终还是执行了长官的命令,将那个直属营运上来的干燥的木柴摆放到了朝向正面的战壕内壁的角落里。

    “倒是也有一个好处,可以垫脚。”那个士兵小声地自我安慰道。

    霍小山与郑由俭其实是听到那个士兵的抱怨的,两个人相视了一眼,都笑了一下。

    上级的命令在下级那里得不到理解是正常的,否则岂不都成了将军?

    这在军队里是常态,关键是这些平时不大好理解的命令在关键的时候能派上用场,或者能救上士兵的命,那么这些士兵以后就会为这样的上级出生入死。

    当兵的人对死那都是有心理准备的,只是不想死得太窝囊罢了。

    “你和那个铁拳将军见面都说啥了?”郑由俭问霍小山道。

    霍小山越想低调偏就低调不了,这回由于抢来了日军的作战计划再次变得令人瞩目起来。

    霍小山本来是打算把这份大功劳当成对吴承先救命之恩的回报送出去的,可吴承先怎么可能会要这样的大功劳,自然是对上面直呈其情。

    于是,第五十二军的军长那位姓关的铁拳将军在百忙之中特意让吴承先把霍小山找到了军指挥部里见了一面。

    “那位铁拳将军说和我老爹认识,在长城抗战中一起打鬼子的了,所以想见见我这个故人之后。”霍小山解释道。

    其实霍小山并没有把话学全,当时那位铁拳将军的原话是“你在老虎将军那里已经很红了,本来我是不打算见你的,但听说你是霍远的儿子,所以我这个做长辈的还是应当见你一下的,不过今天见你一看还真的是虎父无犬子呢!”

    “哦,你们不会只聊了下这个吧,尽管你进去的时间不算太长。”郑由俭笑道。

    霍小山进去见关铁拳的时候,郑由俭等人却是在五十二军指挥部外等着的。

    “再就是聊了聊黄埔军校的事,铁拳将军是黄埔一期的。”霍小山接着解释。

    他和郑由俭率部奉命给五十二军的前沿部队送木柴,该送的都已经送完了,这时候也就是和郑由俭闲聊天罢了。

    “那你是和沈冲又是黄埔几期的?”郑由俭一听霍小山提到了黄埔军校,便好奇地问。

    他是知道霍小山和沈冲是上过中央军校的,可沈冲却是绝不告诉他自己是几期的,所以弄得郑由俭心里很痒。

    “那沈冲咋跟你说我们是几期的?”霍上山一听郑由俭又八卦上了,也笑了,他反而想听听沈冲是怎么和郑由俭说的。

    “他那话也能信?一开始说是自己是八期的,后来说自己是十六期的,最气人的是有一回刚说完自己是二十四期的,可出去上了趟茅房就说自己是二十五期的。”郑由俭很郁闷了回答道。

    他在沈冲第二次个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变了答案之后便知道沈冲是逗他玩呢,可问题是,人都这样,越不让知道的事就越想知道。

    奈何现在郑由俭发现,现在直属营的人除了霍小山之外的其他人和他打嘴架的本事已是越来越高了,这自然是他郑胖子起到了一个好的带头作用,可教会的徒弟饿死了师父,这事想想也实在是悲哀。

    看着郑由俭那份殷切的表情,霍小山笑了:“胖子,你真想知道?”

    “真想!”郑由俭点头如捣蒜。

    “呵呵,要不你还是去问沈冲要不你自己猜。”霍小山笑着推脱掉了。

    他是从来不参予直属营斗口的事情的。

    “你小子也变得和他们一样坏了。”郑由俭佯怒,霍小山则是继续微笑。

    郑由俭见霍小山不肯告诉自己也明白自己就是说得天花乱附这个死小子也不会说出来实情的,便又转移了话题道:“你是几期的我猜不出来,但是我却猜出来你为什么让大家给五十二军木头了。”

    “哦?你说说看,我就觉得这事瞒不住你。”霍小山饶有兴致地看着郑由俭。

    郑由俭小眼珠转了转,看了看四周却是低声说了五个字:“小鬼子放屁!”

    “高!”霍小山冲郑由俭一挑大拇指。

    然后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郑由俭笑得很放荡丝毫不加掩饰,弄得不光阵地上地直属营的士兵们看向他们的郑头儿不知道他又为什么抽了哪般羊角疯就是五十二军的士兵也同样看了过来。

    郑由俭的答案是一句歇后语,他只说出了上半截,完整的答案应当是:小鬼子放屁——毒气。

    霍小山在和铁拳将军谈话时,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说起了眼前的战事。

    道路被破坏,田野成泽国,日军的重炮坦克都远不过来,但有一样却是可以的,那就是毒气。

    日军的毒气有大桶装的也有用炮弹发射的,日军的重炮由于份理量太重带不上来,但是迫击炮发射毒气却是可以的。

    铁拳将军也猜到日军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会再次使用毒气,但苦无良策应对。

    霍小山旁观者清,便说“咱们也没有缴获那么多防毒面具,但我想有一招可以试一下那就是烧火——以火攻毒。”

    当铁拳将军一听霍小山这么说眼睛当时就明亮了许多,他认为霍小山这招至少可以一试,应当可行的。

    鉴于霍小山直属营最近被日军盯得太紧,铁拳将军干脆就委托霍小山率部挨个阵地送木柴来了,这才有了郑由俭和霍小山在友军阵地上的这翻对话。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六三章 改送木头了的直属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552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