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三章 火起-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七三章 火起

    黄德发是隆盛昌成衣厂材料库的总管,此时又到了成衣厂下班的时间,他站在自己库中房的门口,远远地看着制衣车间已经有女工走向厂门的背影,心中却是充满了骚动。

    隆盛昌成衣厂原本是一个广东商人在武汉开办的制衣厂,只是在日军占领武汉后就被强行征用了,专门为日军生产军装。

    眼下又要入秋,所以给大日本皇军生产棉军装的任务很是繁重,而黄德发身后的材料库里正堆积着如山般的棉包。

    事关重大,最近国共“猖獗””,他是绝对不敢擅离职守的。

    只是他人在这儿,眼神却是始终瞄着那已经开始有下班女工的背影。

    在黄德发看来,人在花丛中一叶不沾身?纯扯蛋!

    黄德发可不是这样的人,他更喜欢雨露均沾。

    要说成衣厂的女工和他有过一段露水姻缘的女工可是不少呢,谁叫他的姐夫便是日本人任命的厂长,他一句话就能决定哪个女工去做什么样的活计。

    最近黄德发又迷上了那个新来的叫柳玉飞的女工。

    用他自己话讲,看那女人走路时的那腰那臀,正是所谓底盘下垂一看就不是淑女啊。

    小样儿,一开始还跟我穷装,可是在劳累与饥饿面前有女人能洁身自好的,但却绝对不是你。

    那小娘们儿可是说今晚下班前来找自己了的,时间可是差不多了,再有半小时可就该全下班了。

    就在这时,黄德发听到了旁边的过道里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嘿嘿,来了,好事上门了!

    黄德发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去,一看倒是楞住了,那个柳玉飞来了倒是来了,只是却又带了一个人。

    那却是一个身材一般长相一般的与柳玉飞差不多岁数的女工。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明知道老子今晚在这等你,你却给我弄个别的灯泡来!

    “黄库管,让你久等了啊。”柳玉飞却是一个风情百媚的浅笑就把黄德发心中的不满吹到九宵云外了。

    只是眼看佳人在前,自己却不能温香贴玉,黄德发心急难忍啊。

    大概那个柳玉飞也是看懂了黄德发猴急的模样,却是有些歉意地说道:“黄库管,我这个姐妹身上衣服刚才在车间里弄脏了,可你也知道那些日本人,哪敢在哪里换,所以我就把她领这儿来了。”

    黄德发一听柳玉的解释才注意到那女子身上衣服被染料弄脏了一大片而她胳膊上还挎了一个小包袱,想必那里面装的是替换衣服。

    只是他注意到那包袱里有硬物突出的样子,就问道:“高出一块的那是什么?”

    “那是她喝水吃饭用的缸子。”柳玉飞接着解释道。而那长相普通的女人也适时的一扯包袱皮儿,露出了那唐瓷缸子的盖来。

    “玉茹姐你就进这库房里去换吧。”那柳玉飞却是直接自己做主了。

    黄德发虽然精虫上脑,却也知道自己的职责,刚要阻止,却听那柳玉飞说“玉茹姐你不用急慢慢换,黄库管人可好了。”

    咦?黄德发一听这慢慢换三个字心头却是一动,却见那柳玉飞那俏脸上正是一副似笑非笑说似无情却有情的样子。

    黄德发正犹豫着看着那女工已迈腿进入到库房大门之时,就听那柳玉飞又说话了:“黄库管你要是打算去看我那位姐姐换衣服,那你就去看吧,我就先回去了啊!”

    “别,别啊!”黄德发此时如何还能分不出哪头轻重来,他转念一想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一个女工进时面换衣服罢了还能把库房给点着了咋的?再说真点着了她自己不也烧死在里面了嘛。

    要说有人恨仇人,与仇人同归于尽那黄德发是信的,可要说有人恨日本人却是要与这棉花同归于尽,这个他是绝对不信的。

    于是黄德发不再纠结刚才那件事,却是转身便猴急地往好柳玉飞身边凑。

    他的想法那自然是把这个媚到骨头里的女人也拽进库房好成就那好事,但好柳玉飞却蛮腰一扭吃吃笑地躲开了。

    黄德发虽说也上过不少女人,但那些女人都是乡下到城里谋生或者城市平民里穷苦人家的女人,哪见过象柳玉飞这样的,登时已被迷的神魂倒了。

    只是那柳玉飞虽然与他纠缠之际让他占了点手头上的便宜,却绝不肯进库房。

    一时之间两个人在库房门口拉拉扯扯起来。

    黄德发虽说色胆一向极大,却终究是人而非禽兽,不得不顾忌有下班的的女工正把眼神向这头瞟来,他终究不能把那柳玉飞硬拖进库房的。

    虽说黄德发未能成就好事,可这纠缠却也是让他动心,时间便过得很快,待他终于捉到了那柳玉飞的双手之际,身后脚步声响,却是那名女工已经换了衣服出来了臂弯中依旧挎着那个小包袱,而衣服却已经换了一身。

    黄德发心中懊丧不甘又有些许恼怒,只能放开了柳玉飞的双手,心中一个劲地发狠你等到那个什么什么的时候看如何如何收拾你这个小浪蹄子!

    而经过刚才一翻纠缠却是已到了工厂正式下班的时间,黄德发也只能任那柳玉飞与那女工离去,自己则把库房门锁上,心中想着晚上到哪里去泄火。

    要不古人说红颜祸水美色误国呢,由于今天柳玉飞的到来,黄德发到底是忘了一件事,下班前到库房里进行例行检查。

    而此时就在那库房里的某棉包之上,却是多了一系列物事来。

    一个木制的小小的翘翘板,低的一端固定了一个搪瓷缸子,正有水从那缸子底的一个小孔上无声的一滴滴渗下。

    而翘翘板的高端则固定了一个小铁块,铁块上却是绑了些火柴,火柴头却是对着一个比翘翘板高端要矮上一些的直立着木板。

    那木板却是被固定在一个扁扁的小盆之中,那又小盆中却是盛满了透明的液体,那液体正散发出一种比百年陈酿还要浓上几倍的某种气味。

    夜色降临玉兔东升,而就在武汉三镇的人们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在隆盛昌的那个占地甚广里面棉包堆积如山的仓库之中发生了一件无人操纵的有趣的现象。

    有个搪瓷缸子滴下了它所盛装的某一滴水的时候,于是那个固定在小翘翘板高端的小铁块便把翘翘板压了过来。

    开始这过程是缓慢的,但随着翘翘板的平衡状态被打破,这个过程便加速了。

    然后就听嗤的一声,小铁块上绑缚着的火柴头儿便划在了它下方的木板上。

    火柴在那一瞬间发出了明亮的火光。

    火瞬间烧断了将火柴捆绑在铁块上的细线,于是,铁块与燃烧的火柴一起便掉入到了那立木板的扁盆之中的液体里。

    “噗”一声火起的同时,石块落入液体中溅出了更多的瞬间由液体变成的火焰向四周洁白的棉包散落而去。

    于是,仓库火起!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七三章 火起》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668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