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四章 送牟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七四章 送牟言

    警报声声,车轮轰轰,在夜里武汉日伪的军警宪特们再次出动直扑江边。

    这并不是因为江边出现了国共的破坏分子,而是因为隆盛昌成衣厂就在江边。

    但棉花失火这个是没法救的,更何况那火是从库房中间着起来的。

    但凡有生活阅历的人都知道,别的物体着火着的那是明火,而棉花着的却是暗火。

    你就是把水浇在上面看似浇灭了,但是那火却是在棉花中暗燃的,只有一丁点未灭尽的火星,就会再次变成熊熊大火。

    那火势着的是如此之大,已是烧亮了江岸的半边天空。

    救火车刚扑灭了这头的火苗,那头的火苗又起。

    那头的火苗扑灭了,这头的暗火却又变成了明火。

    这成衣厂棉花一着火就已经注定了整个成衣厂难逃劫数。

    日军的指挥人员不断地调集人员去灭火,但对于那结果却已是无法改变。

    被那大为折腾了一宿的日伪人员却没有注意到,就在离那着火地点不远的江下游,一条小船载着几人趁着夜色悄然往下游行去。

    摇船的那是细妹子,船篷里坐着的三人,是牟言,慕容沛,还有那位让胡省长去上他妈的坟的责任编辑。

    有人说过,断案时想判断谁是真正的原凶那么就要看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那么现在看来,慕容沛和她所要营救的两个人就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慕容沛正是这场大火的“原凶”。

    慕容沛在武汉经营自己的女子别动队已有时日了,她做特工与一般国民党军统特工又不一样。

    因为她在这些抗日活动中更注意走群众路线,所以她在隆盛昌下面不远处就有自己安排的熟悉的当地居民。

    所以,她才会有小船,才会大胆地带着那两个被日伪情报机关明令通辑的人从江上溜出武汉。

    至于那两名找那个黄德发的两名女子正是女子别动队的队员,而那个柳玉飞正是慕容沛手下的柳玉。

    放火不是最终目的,放火只是手段,吸引住周围的日伪人员的手段,把牟言二人送出去才是慕容沛最终的目的。

    船在江边不远的地方向下游划动着,牟言回头看着那染红了半边天的火光对慕容沛充满了敬佩。

    他自然是已经了解了慕容沛的全部计划的,他最佩服的就是慕容沛派人混进了那个成衣厂,用一个连锁反应的装置让那火自己燃烧起来。

    他却不知道慕容沛却是在武汉留下了好几条这样的逃生通道的,却是早就已经布了局的。

    赵文萱夫妇就是慕容沛利用别的逃生通道送出去的,至于有几条慕容沛从来不说,也只有细妹子知道,就连唐甜甜知道的都不全。

    慕容沛之所以这样做却是有两个想法。

    一个是如赵文萱所说,你要想方设法潜伏得更久些,以后会派上大用场。

    另一个却是慕容沛的私心,她同样打鬼子不畏生死,但也绝不会轻言生死,她还要活得好好的去找自家的小山子呢。

    船篷里黑黢黢的,除了细妹子和柳玉划船那桨在水面上豁弄出的水声,没有人说话,这时候不是说话的时候。

    牟言却是已经在先前的时间里和慕容沛进行过了深谈,但谈话内容有一点两个人都直接回避了,那就是慕容沛的真正身份。

    牟言谈起了自己的抗战经历。

    年轻学生永远是走在时代最前列的那一拨人,而书生意气十足的牟言格外如此。

    热血十足的年纪,目睹整个民族所正承受的苦难,年轻人并不怕生死,甚至会在热血澎湃时牺牲在抗日战场上为荣。

    所以,成为同样有相当危险的共产党中的一员也是时下主流青年的选项之一。

    当信仰与年轻相结合就如同那极富燃烧值的乙炔遇到了助燃的氧气,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牟言正是这样的人。

    只是现实的磨砺已经让他原本的书生意气内敛了,他已经学会了思索,已经从一个喜欢想当然的书生向一个准备以身实践理想踏踏实实做事的有为青年的转变。

    有时,他也会想自己在南京的那些朋友们在做什么,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过原来慕容沛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

    她是不是自己阵线上的人那已经昭然若揭了,可这却是注定了他要用一生去守护着的一个秘密。

    而此时的正在划船的柳玉却是在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她现在只是一个执行者,一个对慕容沛无论什么样的命令都去执行却都不去怀疑的执行者。

    军统内部从来都强调只能有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是委员长大的人。

    军统内部从来都强调必须遵从一个人的命令,那个人是军统的大老板。

    但自从慕容沛揭露了那个人是一场骗局后,柳玉已经决定只尊从慕容沛一个人的命令了。

    尽管慕容沛有一次在和她谈心的时候说她这样想是不对的,对她说这么大的一个中国离开了谁都会继续抗日是,可柳玉却依然固执地说我愿意用一生追随队长,只是因为你告诉我了作为一个女人要自重自强。

    小船是不敢过江的,因为长江主航道上夜间照旧有日军的巡逻艇。

    小船贴着岸边也不可能完全通地无阻的,因为日军在岸边同样不同的江段有不同的设防。

    不过,对此慕容沛却是早有准备,当这只小船向下行了快一里多地即将到达武汉外围区域的时候,小船却是在黑暗之中靠岸了。

    慕容沛牟言几人在细妹子的引领下来到了江边的一处茅舍旁,细妹子轻轻扣击柴门。

    里面传来了低沉的问话声,细妹子说是我,于是门打开了,船上的人便都进入到了茅舍之中。

    一小时后,两艇日军的巡逻艇从他们系在江边的小船边驶过却没有做任何停留,因为他们只是例行巡逻。

    一个半小时后,细妹子带着大家再次上船向下游接着走。

    然后隔了一段时间就又上岸了,再一次躲过了日军的巡逻汽艇。

    就这样,他们在经历了四次弃船上岸后,终于把那个有着星星点点灯火的大武汉抛在了身后。

    “你多保重,你的书生气还是太浓了。”慕容沛在与牟言话别时如是说。

    “你也多保重,以后见到你家小山子替我问候他。”牟言如是说。

    于是,在东方出现第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两位曾经的好友挥的告别。

    他们没有时间去悲伤去怀旧,因为侵略者还没有被赶走。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七四章 送牟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668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