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刀疤的愤怒-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八四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刀疤的愤怒

    “好了,好了,两位老弟的心意,霍营长已是知道了,还是请起吧!”吴承先说着的同时却是使了个眼色。

    于是,那名还跪在地上的川军军官便被一左一右的中央军军官连拖带拽的拉了起来。

    霍小山趁这功夫偷偷瞪了一眼吴承先,那意思自然是,都是你搞的鬼名堂,我如何担得起抗战男儿膝下千金的一跪?!

    他和吴承先约谈过,也就是在谈到战例时顺便提了一回滕县救川军的事,没成想却是被吴承先记住了,而且霍小山敢断定这家伙肯定是在背后也偷偷打听自己的底细了。

    吴承先也没有想川军竟然血性如此,恩怨如此分明,也自觉有些鲁莽了,眼珠一转忙又开始转移话题。

    他这回说的是:“你们看霍营长少年英雄却不知道他可是师出名门哪!”

    要不说人家吴承先聊天有本事呢,果然他一句话就果然把在场军官的好奇心又勾起来了。

    “不知道霍老弟师承何门哪?”果然便有湖南籍军官张嘴问道。

    他们这么一说就是刚才因谢霍小山情绪激动的那两个川籍军官果然也注意听了起来。

    眼见此情此景,这下把霍小山气的没招儿没招儿的。

    他心里自然明白,你说这个吴承先你换话题都说点别的啊!什么叫师出名门?自然是要提自己的老爹了!

    好嘛,这回不说儿子又改说爹了!

    果然,这时就听吴承先张嘴又说了,只不过依然是卖了个关子,就听他又问道:“你们想想,咱们自从打鬼子开始,有哪位岁数适合当霍营长长辈而且又打鬼子打出名的国军将领啊?对了,和霍营长一人姓的啊!”

    姓霍的出名的将领?

    酒喝得多了有的人脑袋反应就慢,自然还在那掐指算呢,九一八事变?日军占了东三省?年芦沟桥、南京保卫战没等他算完的,有反应快的却是已经说道:“二十九军大刀队霍远?”

    经这个军官一提醒,别的军官可就马上反应过来了纷纷急道

    “那个西北军的打虎英雄霍远?”

    “那个专用大刀砍鬼子人头的大刀霍远?”

    话说到这个份上答案自然已是呼之欲出了!

    而此情此景都快把坐在另一堆篝火旁的直属营士兵们逗乐了。

    为啥?

    因为这种情景他们也见过几回了,那么下句自然是“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果然,就在霍小山坦然承认“霍远正是家父”的时候,在场军官纷纷赞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霍小山无奈地笑了笑,这话他也听得太多了啊!

    可随之却是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前几年自己和老爹重逢时,老爹说的可不是什么“虎父无犬子”说的却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也许在外人眼里老爹是威严的勇敢的,可是在他自己的眼里老爹却是亲切的宽厚的甚至有点孩子气般喜欢搞怪的。

    转眼爹离开自己已经三年了,可是在这三年里,他在有时觉得老爹并未走远。

    每当经过山野,他会不由自主地觉得大树下、小溪边、农舍旁依旧有老爹的影子和他那爽朗的笑声。

    众军官依旧赞叹未断,军人那就是国家机器,那就是打仗的啊,日军发动芦沟桥事变,霍远以身殉国他们又怎能不知道?不说军队的内部消息,就是在报纸上那都是长篇累牍地报道的

    而此时的霍小山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于是他趁大家正谈论热烈的时候,装作俯身的样子向身后瞄了一眼。

    此时他正是面对湘江坐故而一眼便瞄到了身后的情形,一瞄之下心中已是释然。

    就在从军官仍在交口称赞霍小山和他老爹将门虎子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突然在他们喝酒的圈子外响起“是嘛,原来爹是打老虎的,可现在儿子怎么变成杀猪的了呢,真是掉毛凤凰生了鸡,一代不如一代啊!”

    那阴阳怪气还夹杂着说话漏风的语气让此时圈子里正兴高采烈的人们当时脸便摞了下来。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刀疤团长和他的几名手下,此时的他正把一只手插在库兜里用一种不屑一顾的挑衅的眼神看着霍小山。

    “刀疤,你怎么来了?”吴承先反应很快,他马上就看出这刀疤团长到了可不是好事,便先张嘴问道。

    吴承先并不是和刀疤团长是一个军的,但他交际广却是认得刀疤的。

    吴承先自然是知道刀疤团长是中央军里最不省油的一盏灯。

    刀疤团长却是没有搭吴承先的话茬,依旧用一种近似于仇恨的目光看着霍小山。

    刀疤团长他们在挨了霍小山他们那顿蒙面的胖揍又和霍小山他们相遇后,却是越想霍小山他尤其是沈冲的举动越发起了疑心。

    只是因为这一切真的是太凑巧了,被打脸了却是被一伙他们最不愿意见到人见到了。

    于是,刀疤团长细想这些天自己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又得罪了谁,却是想到除了在路经的那个村子让老百姓“孝敬”了点吃的,别的也没有做过什么啊。

    一个骄横蛮干的人注定多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从没有吃过这么大亏的刀疤团长便带人返回了那个村子。

    抓住那村子里的几个老百姓一顿胖揍,便问出了霍小山他们曾经到过这个村子,并且在他们村子弄走了几套衣服,尤其是当他手下的人拿出那个女人的围裙的时候就被人家认出来了。

    如此之下,事实已清,刀疤团长焉能不恼?

    于是,终于在等到开完群英会后摸到了霍小山他们到湘江边喝酒的线索便跟来了。

    他们自然知道霍小山直属营的人那身手都好得很,以他们这几个人未必能打得过,但都是上过战场的狠主儿心计也都深沉。

    好,你们不是去喝酒吗?待你们喝多了老子再把场子找回来。

    于是,他们就这样出现了。

    此时刀疤见霍小山和他的手下脸色通红显然已经没少喝了,自然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是,他看着霍小山却是又说道:“一个杂牌军的爹罢了也就是打死头大猫,儿子也没看出好汉,要我看只是一个杂碎!”

    刀疤自然不会提自己这几个人先前被霍小山他们蒙面袭击过,因为这事不能深究,要是深究了自己带人强抢民财的事也就曝光了。

    他相信霍小山他们也不会提这件事,因为虽然自己违反军纪在先,但是你霍小山又不是军法处又不是督察你有什么权力半路袭击一个团长呢。

    所以,自己只需要挑衅,然后把架打起来,趁他们喝多了酒把他们暴揍一顿心头这口怒气也自然会消减不少了。

    正因为他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也是这样做的,他也就用一句杂牌军的杂碎激怒了霍小山。

    果然,霍小山已是歪歪扭扭地站起来了,却是用手一指刀疤团长的鼻子说道:“你敢再说一遍?!你说谁是杂碎?”

    “老子说的就是你这个东北的杂碎,一个老杂碎养了个小杂碎!”刀疤团长大骂道。

    这话谁听了都得怒!于是,霍小山动手了!

    霍小山扑得很猛,而刀疤团长却是早有防备,就在霍小山身子一动的刹那,他那只一直插在库兜里的手向外一抽却是从里面抽出来一根一尺多长的铁棒来奔着霍小山就砸了下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八四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刀疤的愤怒》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805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