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六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事后余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八六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事后余波

    “长官,你看要不要把那份中央日报报道霍小山的那篇稿子追回来?”一名上校军官偷偷着瞄着老虎仔将军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

    老虎仔将军没有吭声,他面前的桌上放了份报告,上面那份报告来自于军法处,报告的名头却是《关于直属营霍小山打伤军第***团团长***的问讯笔录》

    而此时一直站在老虎仔将军身后的他的参谋长看了看老虎仔将军的脸色后,却是对那名上校军官说道:“接着报道吧,不用追回来。”

    “是!”那名上校军官敬了个军礼便转身出屋去了,临出去时还没忘轻轻带上了房门。

    “这事你就这么处理?”老虎仔将军抬起头白了一眼他的参谋长后耶揄地问道。

    “那能怎么处理,虽说人基本被打废了,可毕竟没死啊!难道司令不是这么想的?”那参谋长看着老虎仔将军淡笑道。

    老虎仔将军没吭声,却是打开了一个包装精美的铁质烟盒,从里面掏出一支烟来。

    他的参谋长忙给他点着。

    老虎仔将军吸了一口烟后方才说道:“这个小东西下手倒也挺有分寸,竟然没有把那个***打死,然后竟然又主动给找的军医又自己投的军法处。”

    “司令,上面不是写着他不是说了嘛‘酒醒,自知鲁莽’。”老虎仔将军的参谋长道。

    “酒醒?我看他压根就没醉,这可能特么的全是套路。”老虎仔将军终于脸上出现了笑意。

    “你是说?”他的参谋长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还是少看到了点什么,自己的主官可是话里有话啊。

    “算了,屁大点的事我哪有功夫管,就这么办吧,只是他那个团长也不能让他当了,让下面把那个任命状抽回来吧。”老虎仔将军接着说道。

    “是!”他的参谋长回答道。

    “如果那小东西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被那个绰号叫刀疤的家伙给辱骂侮辱了,他就把人家打成那样却是过了。

    可是,那小东西的父亲却是国军的高级将领,想当年那也是咱中国军队抗战的一面旗帜。

    那个刀疤敢如此侮辱一位为国捐躯以身殉职的国军将领那却是自己找死!”

    老虎仔将军确实很忙,于他讲霍小山打架也只是小事一桩,可是他终究还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又不由自主地说了起来。

    “那个***也是不知廉耻,仗着委员长对他的宠信就如此骄纵部下,可是他却凭什么动我的人?再说了,你没看上面所有的证词包括他自己的人都是说他们理亏在先吗?

    然后还敢让我要依法严惩,开玩笑,你的人又没死,不是还有一口气嘛!

    而且他那个混蛋团长虽然能打仗但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纠由自取,好了,把这个问讯笔录给***弄一份让他自己看去。

    我要忙了,仗都打完了烂事还是一大堆啊!”

    老虎仔将军叹道。

    老虎仔将军说的***正是在中央军以护短而著称却也是某人嫡系的另一位高级将领。

    刀疤就是他的手下。

    老虎仔将军得到某人信任那是因为实实在在的能打且不问政治只管打仗。

    那位将领得到某人的信任却是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畏缩不前以保存某人的嫡系力量,知道什么时候一定要往前冲打便宜仗为某人脸上搽粉。

    “司令,那个小东西可是还在那里关禁闭呢。”他的参谋长提醒道。

    “再关他一个星期,然后让他……”说到这里,老虎仔将军却忽然笑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来。

    ……

    一个星期后,霍小山被从军法处的禁闭室里放了出来。

    只是他刚出来时,军法处的处长却是亲自给他打开的禁闭室的房门并递给了他一个四四方方的也就不过五六分厚的铁盒子并告诉他这是老虎仔将军命令交给他的并让他出了禁闭室就的开。

    霍小山接过那盒子时却是一楞,因为他感觉到了盒子里有东西在动。

    于是,他打开了盒盖,见这个长宽也就盈尺的铁盒子里却是放了一个显然已经煮熟了鸡蛋!

    霍小山想了想,却是将原本平端着铁盒子倾斜了一下,于是那鸡蛋自然就从高的位置滚动到了低的位置。

    他双手又动,于是高低位置再次易位,就见那蛋又骨碌碌地滚动了起来。

    霍小山这回却是无声地笑了,他伸手把那个鸡蛋抓了起来就当着军法处处长的面把鸡蛋壳剥去了,然后就把鸡蛋放到嘴里吃了。

    一边吃着一边对那个已是年过半百的军法处长说道:“劳驾长官你告诉将军一声,就说霍小山已经滚蛋了。”

    军法处长看着霍小山离去的背影心中却是奇怪,这小子可是在禁闭室里关了快半个月了,人家别人关禁这么久每天吃只一个不足二两的杂面窝窝头出来时都已是疲惫不堪,可这小子怎么看上去那么精神呢?

    而且老虎仔将军竟然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个小营长,可见老虎仔将军一定很器重他才会开这样一个小小的玩笑。

    早知道如此,给这小子关禁闭的时候多送点吃的好了。

    老虎仔将军对霍小山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全都是套路。

    这全都是霍小山的套路。

    这全都是霍小山不想当团长的套路。

    他在发现刀疤疤长在靠近的时候,便想明白刀疤团长是做什么来了,也推断出来刀疤团长会怎么做。

    自己最近的风头太盛了,表现太好了,那么为什么不让自己表现的糟糕些呢?

    于是,他便用眼神制止了沈冲在听到刀疤挑衅后要动手的冲动。

    他便放任那个刀疤把话说得更尖刻,他便假装醉酒冲入了“敌群”。

    他便让抓住了人家裤兜里的铁棍诱使人家来群殴自己。

    他便大喊“你们是群殴”啊,他这么喊却是为了让事后调查时以吴承先为首的军官们为他说话打上有利的证言。

    局面丝毫不差地按他的想法形成那又有什么可客气的,自然刀疤他们被痛扁。

    霍小山知道刀疤被打成废人一个了,虽然没死但这辈子也休息再爬起来了。

    他自然在加入老虎仔的中央军作战系列后让郑由俭从侧而打听了那刀疤的情况,说那个刀疤罪恶满盈也不为过。

    那刀疤在各系部队中强抢战功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而在鱼肉百姓方面更是为之愈甚,更让霍小山不可容忍的是,那刀疤在围剿共产党红军根据地期间,竟然多次做出了屠村的举动,屠杀了数以千计的据说已被“ci化”了的农民。

    你是军人不是屠夫,军人为理念而战各为其主也好成王败寇也罢战场上见生死也就是各安天命,便如老虎仔将军一般,可百姓何辜?!

    我霍小山不能杀你但我豁出去自己下辈子进修罗地狱也要废了你这个杀人屠夫!

    杀一人而救百人甚至千人万人,霍小山不知道这是否也叫慈悲,他还没有那么矫情,但他知道战斗就是战斗,在见真章的时候,对待自己同志就应当如同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就应当象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更何况,你敢辱我老爹我还给你留了一口气那是你占大便宜了呢!

    于是霍小山,干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八六章 湘江水畔辱父伤人事件之事后余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830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