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 见报了,被慰问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八七章 见报了,被慰问了

    “民国第**年*月*日长沙电第九战区于*日在长沙召开群英会,对在长沙会战中战绩突出杀敌有功各部进行了表彰,并颁发了宝鼎勋章若干枚。

    本报撷取群英会各部之英雄事迹若干以飨读者。

    今天介绍的是第九战区特战直属营。

    该部在营长霍氏小山督导郑氏由俭率领下,长期活跃战斗在日占区。

    他们或藏于日寇必经之途,或尾随日寇落单之敌。

    他们或暗夜摸入敌之营地,或深入敌人腹地实施中心开花之战术。

    他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之机会对日寇进行打击,他们先后参予了淮河大捷、台儿庄会战及此次长沙会战,与日军作战数十次,杀敌无数,缴获战利品无算,仅此次长沙会战中就先后炸毁日军重炮十门,毙敌逾百名。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老虎将军***就说,若我国军皆有该直属营杀敌之技能必胜之信念坚强之意志,则何愁不将倭寇撵入东海之浩渺波涛之中?”

    报道就这些,负责读报的李向白闭上了嘴巴。

    “咦,咋不念了呢?”围拢在李向白周围的直属营的士兵纷纷问道。

    “没有了”李向白放下了手中的《中央日报》摊了摊手道。

    “唉,这也太少了,都还没有听过瘾呢!”所有人表示了遗憾与忱惜。

    李向白读的正是中央社发的关于直属营抗战事迹的报道。

    此时长沙会战结束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一直未接到战斗任务,霍小山就带领着直属营驻兵在长沙近郊一直在搞训练。

    而今一碟他们终于看到了中央社关于他们打鬼子的报道,可大家一看日期却是一个多月前的报纸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士兵们的情绪,他们依然要求李向白再给大家多读几遍,没有人不喜欢表扬。

    纵使为了抗战让大家一无所有身无分文,但能得到别人的肯定那终究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头儿呢?”粪球子小声问道。

    “没看着,刚才还在这儿呢,好象和郑头儿在那边呢吧”有另外的士兵回答。

    见霍小山不在,粪球子笑了。

    “球子你笑啥?”便有士兵问。

    “你是新兵蛋子,你不懂。”粪球子却没有理他。

    而粪球子这么一说有老兵便也想起来一件事来,便也笑出来了说道:“头儿这回真出名了,这回不用犯愁头儿媳妇找不到咱们了。”

    这个老兵这么一说,都知道关于为什么我们要出名的典故的老兵们也都自豪地笑了起来。

    那些后来加入的士兵见他们笑得莫名其妙,便纷纷打听,让说说到底咋回事。

    另一间屋子里,霍小山此时正和郑由俭沈冲在一起。

    “怎么报道得这么细?连淮河台儿庄都写上了,上回在大老虎那里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啊。”霍小山诧异地问,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是大老虎帮你说的吧。”沈冲在那里猜。

    “怎么可能?人家那么大的一个将军怎么可能管这小事,也不大象他下面人说的,咱们和他们下面搞宣传的人也没有太多的接触啊。”霍小山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最早的那个记者起了作用?那个也是中央社的。”郑由俭忽然想起来他们还接受过一回采访的。

    “嗯,有可能,一见这回打胜仗的还有咱们便把原来采访到咱们的事给说出来了。”霍小山觉得这个看法有道理。

    他们所指的上回采访是指他们那回差点和刀疤他们打了最大一架的时候刀疤的师长来了还带了个记者,而那记者的采记笔录现在还在郑由俭手里呢。

    既然猜不到大家也就不猜了,至于报道中提到了郑由俭却不奇怪。

    上次在老虎仔将军那霍小山就说了,写不写直属营那是你们记者说的算,可你要报道就得把我们郑督导带上,因为他军衔最高啊,否则我们这算什么军队?一个少校带着一个上校打鬼子吗?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呀。

    过了一会儿,沈冲问道:“咱们怎么才看到这份报纸?也没见到上面有人给咱们送过来。”

    “惹多大祸你不知道啊!据说那个刀疤现在人到是活下来了,只是人却已经废了,被给了笔钱弄回老家去了。”郑由俭回答道。

    沈冲是直属营战时搞侦察敌军各种消息的来源泉,而郑由俭却是直属营平时各种消息的来源。

    “咎由自取。”霍小山下了个四个字的评语,这个评语自然是针对刀疤的。

    然后,霍小山便将这件事置之脑后了,而是笑着说道:“这回好,虽说见了报了,可是不用咱们低调了,上面那只大老虎直接就替咱们低调了,否则你们以为为什么咱们一直没有见到这份报纸?”

    “貌似一直傍着这只大老虎也不错哦,挺护犊子的。”郑由俭试探地说道。

    霍小山和沈冲都拿眼睛看着他却都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霍小山却喊道:“小石锁,集合队伍,今天下午咱们出营区拉练。”然后他便走开了。

    沈冲也抓起了桌子上放着的武装带,临走时却剜了郑由俭一眼。

    “我说错什么了,我就这么不招你两个待见?”郑由俭忥忥道,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但下午的训练却并没有进行下去,因为霍小山率队刚出了营门便被一支彩旗飘飘锣鼓喧天的队伍给围住了。

    他们竟然被慰问了!被一支蓄谋以久搞慰问的队伍给堵门了!

    原来直属营倒也碰到过被当地百姓慰问的情况,但那多是当地士绅名流带领下的老头老太太或者小媳妇什么的,虽说也是敲锣打鼓的但阵仗可没今天的大。

    今天来慰问的队伍人多,竟然有上百人,而且是清一色的年轻学生!

    “打倒日本法西斯!”

    “好铁要打钉,好男儿要当兵!”

    “向直属功勋营致敬!”

    一个长相端庄穿学生服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学生在前面带着喊着,后面便是山呼雷动的口号。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还冒出来个直属功勋营来?霍小山和沈冲互相看了看。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是才看到那天的报纸那是因为他们在军队里,上面不传达,而霍小山为了保持“闹事”后的低调,却是对直属营搞了个封闭式的训练,这一个来月根本就不让士兵上街。

    而他们的营区又在老虎仔将军所在地警戒区的里面,所有来慰问各界人士却都是被老虎仔将军下面的人接待了。

    而实际上他们的事迹一见报,便有积极宣传抗日的学生打听到了原来报纸上所说的那支英雄部队就在他们身边。

    长沙会战一结束便有学生要求慰问这支直属营的,却是被当了驾说他们正搞封闭训练呢。

    世上最怕有心人,便有手眼通天的学生不知道怎么就从中央军内部挖出了霍小山直属营的底细,那所有学生才“哇”地惊叹出来,原来他们竟然是这样一支英雄的部队啊!

    慰问也要是要抢头彩的,于是他们就千方百计地打听有组织地等,却是终于等到了霍小山率队出营区的这一天。

    “小山子,怎么办?”沈冲问霍小山。

    “能怎么办,接他们进营区,下午不练了,省得堵在门口闹哄哄的,影响更大。”霍小山无奈地说道。

    霍小山沈冲至少也是上过中央军校的,那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可对于绝大多数直属营士兵来讲却还真没有见过这个。

    这里所说的这个不是指慰问的队伍,而是慰问的队伍那是轻一色的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学生。

    男学生脸上都充满了也想当英雄的渴望,女学生眼神中都是崇拜英雄的迷醉,而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朝气蓬勃的精气神与书生气息却也同样让直属营的士兵们心驰神往。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八七章 见报了,被慰问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847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