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一章 郑由俭的爱情故事-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五九一章 郑由俭的爱情故事

    整个下午,在操场上训练的士兵们都是心思不属,就连负责训练他们的三个教官石彪、小石头、粪球子等人也取消了原本那种运动剧烈的训练内容只是让大家练练了拼刺剩下时间就都改成走队列了。

    不断有士兵向营房的方向张望,走队列时就难免有踩到前面人脚的,有挡住后面人路的。

    而主持演练的人也只是瞪了一眼就拉倒也不训斥,只因为他们也是时不时地在向营房张望。

    原来却是霍小山在把郑由俭拎出营房后就让大家接着训练了,很明显他是要给郑由俭一个台阶下,或者单独给郑由俭“上上课”,这个终归是不能让所有人都看到的。

    只是看到了开头却没有看到结尾,让操场上的人都心急难忍。

    此时的直属营就象一个人口奇多的大家族,郑由俭到底认没认那个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认亲的闺女毫无疑问已经成了所有人的一块心病。

    直到训练快结束的时候,沈冲才一个人从营房那面走了过来。

    那三个教官也不管手下的兵了,便都向前迎去异口同声地问道:“到底认没人哪?”

    沈冲的回答是:“没认,可敢?!我抽死他!”

    沈冲的声音很大,显然他也知道大家都在关心这件事。

    于是就在沈冲回答完毕之后,操场之上一片欢声雷动,士兵们雀跃欢呼,那架势仿佛比灭了一个鬼子中队还要兴奋!

    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家却是依旧没有看到郑氏父女。

    原来,霍小山给郑由俭腾出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好让他们父女俩好好说说话。

    而值夜的士兵在凌晨的时候,还能见到那个房间里依旧有煤油灯的光亮。

    第二天,郑由俭却是在士兵们开始训练的时候带着他闺女上街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就见他背着个大包袱,没有系严的包袱角里露出来了新衣的颜色。

    很明显那个大包袱份量不轻,你看郑由俭那弯腰负重的动作就象个要饭的,可看他的那个表情却象是个皇帝。

    后面几步远跟着的是他闺女,那女孩已经有十五六了,显然也算是大姑娘了。

    就见她脸上挂着幸福的天使一般的微笑,手里却是拿着雪白的棉花糖边走边吃。

    而第二天的晚上,郑由俭房间的煤油灯却是依旧亮着。

    那晚负责在外站岗的是小石锁,此时并不是战斗期间却是又在战区司令部的警戒区内,所以霍小山也没有必要让大家草木皆兵,故而每晚只是在两个门各放了一个岗哨。

    黑夜之中四周自然是一片黑,小石锁看着郑由俭房间的煤油灯依旧是亮着的,心中就是好奇。

    他自然是听头一天值勤的士兵说了,郑头儿屋里的灯一宿没灭。

    小石锁知道现在站这个岗只是一个形势,他小孩心性上来也却没有比郑由俭那新找上门来的闺女大了多少。

    于是,他就偷偷掩到郑由俭房间的窗下。

    那窗户是窗户纸糊的,但这个肯定是难不到从小习武听惯了江湖故事的小石锁。

    他就把食指用唾沫蘸湿了,再用手指偷偷地把那窗户纸捅了个小洞,好奇地瞪着一只大眼睛往里面看。

    却是看见那少女平躺在郑由俭的床上已经睡着了,由于那床头是对着窗户的也看不到面容,却见已经打开了的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从床上垂了下来。

    而郑由俭却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把头趴在了床边也已经睡着了,只是他的大手却是依然在攥着那少女的小手。

    一瞬间,从屋里向外看就会发现那个湿润了的手指头捅出来的窗户纸洞里的大眼睛竟然有泪珠滴落了下来。

    原来,小石锁触景生情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也想起他那被日本鬼子杀害的父母了。

    小石锁到底怕吵着人家父女相聚,强忍悲痛回到哨位上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却是呜呜哭了半宿。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郑由俭父女相认的第三天早上,值白班的士兵在和小石锁换岗的时候就见小石锁眼睛红红的就问他咋的了。

    小石锁也不吭声,收了枪回到自己的营房里倒头就钻进了那薄薄的被窝。

    就在他悲戚已过刚要迷糊睡着的时候,却是细牙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一把掀起了他的被。

    小石锁心情不好,就有点急,问:“你嘎哈?”

    细牙子却是一伸手摊开手掌见他手掌心却是放了两块糖,细牙子说:“郑头儿为了庆祝他们父女相认给咱们全营士兵每个人发了一块糖!”

    “那你咋给我两块?”小石锁知道错怪了细牙子就问,他以为是细牙子把他自己分到的那块也给自己了呢。

    细牙子却是回答道:“郑头儿说了,‘咱们营属咱俩岁数小,和他闺女一般大,以后让咱俩多陪他闺女玩!’所以别人是一人一块,咱俩是一人两块!”

    “谁有闲心哄小丫头片子玩?再说了,他不是一直要认沈头儿当女婿吗?让他去找沈头儿陪去!”小石锁气哼哼的道,不过手里却是不含糊,已经是把细牙子手中的糖接了过来。

    那糖是那种没有包装的糖球,小石锁却是直接将其中的一块塞进了嘴里那么一含,便感觉到了一种从头到脚的甜酥酥的感觉,然后他,就笑了。

    至此,郑由俭父女相识已经没有了悬念,但直属营的士兵在训练之余却是又开始有了新的好奇,那就是咱们的郑头儿和他的夫人到底是咋回事?换句话说就是咱们的郑头儿那一听就是极其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情史到底是个啥样子的咯。

    虽说那天听着那少女如泣如诉的陈情已经是知道了大概,但未知详细终究心痒。

    可当时父女相认时在场的也只是有郑氏父女还有霍小山和沈冲,郑氏父女涉及家丑绝不会外扬,而霍小山和沈冲却也是嘴巴紧闭坚决不说。

    直属营的士兵和郑由俭那都是闹惯了的,而此时郑由俭有这样的事他们却不知道内情那如何使得,于是不久直属营内部就流传出了郑由俭和他的夫人的爱情故事的种版本。

    自然有还算靠谱的但也有把郑由俭形容成那始乱终弃如同发情的种马“踩蛋儿”的公鸡一般的。

    由于传播太广“影响极坏”,霍小山不得不出来替郑由俭辟谣了,这才传出了郑由俭爱情故事的真实版本。

    事情到也和靠谱的那个版本差不多,原来郑由俭没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和那少女的妈好上了,当然了没和那少女的妈好之前她妈也是少女。

    郑由俭本来的打算是只要孩她妈给自己生一个男孩,那么在当时重男轻女极其严重的孔老先生故里把孩他妈娶回家,家里的老头子也就得捏着鼻子默认了。

    谁成想公雁找母雁竟然生了一个小嫚儿,这一下子却是把郑由俭给吓跑了,只是临走前留了个纸条说自己有急事让那刚由少女变成的妇女抱着孩子去找自己老爹去。

    换谁都能想明白这就是一借口,他自己都吓跑了,却让连个名份都没有的娘俩去找根本不可能认这个儿媳的老公公?

    结果自然就是如同少女所陈述的那样被人家撵了出来,而郑由俭的夫人倒也刚强竟然真的一个人把那女娃拉扯成人了,却是在前段时间不经意的一次机会里偏偏就看到了中央日报里关于郑由俭的名字,这才演出了一慕女儿千里寻父的悲喜剧!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五九一章 郑由俭的爱情故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2881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