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几只黄雀几只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十一章 几只黄雀几只蝉

    奉天城,一座戒备森严的日军驻地。

    清野俊正在一间房间里对着眼前桌子凝神。

    那桌子上放了一个钢盔,钢盔后部有一个被击穿的圆孔。

    只是击出那个圆孔却不是子弹,而是桌上的另外两件不知名的武器,清野俊管它们叫做箭,当然,如果这两个没有那带着倒刺的箭头,没有用来平衡飞行的尾羽的光杆儿样的东西还可以勉强被称作箭的话。

    这两只却正是霍小山用来做箭的铁蒺藜条。

    一根是他与周列宝在山崖边上射杀扭身逃跑的鬼子时因穿进鬼子钢盔而废掉的那个,一根则是射进车厢没有往外拔的那个。

    清野俊至今也没有搞明白这两只箭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闪着金属光泽却又绝对不是金属,又是什么武器能产生如此强大的冲击力量将它射进钢铁之中!

    满洲国皇帝玉玺被盗案令清野俊这位全权侦破此案的特搜组负责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压力来自于两方面。

    一方面是这块玉玺所被赋予的政治意义。

    这块满洲国玉玺出自于满洲国皇帝溥仪之手,是前清时满清皇族留传下来给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

    作为末代皇帝的傅仪在被人“请”到东北之后,心中梦想着的是再次恢复前清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前清盛况,异常天真地想用这方玉玺作为他行文办公的凭记。

    但在人看来那溥仪只不过是被大皇军操纵的一个傀儡罢了,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对溥仪有着一个想重当清朝皇帝的美梦自然是嗤之以鼻。

    当关东军司令部得知溥仪有着这样一方玉玺便要强行收回。

    本来人要想从溥仪手里拿点东西和从自己口袋里拿东西并没有什么区别,可就在这个节骨眼那方玉玺却被盗了!

    在那重重禁制高墙大院戒备森严的满洲国皇宫,一个妙手空空的偷儿竟然在人的眼皮底下把这方玉玺偷走了!

    这方玉玺本身就能说明那溥仪本是前清的遗孤,既是前清那么人所炮制出来的所谓满洲国就是伪的,是非法的!

    故而这方玉玺除了自身不俗的价值外还被赋予了一种政治意义,因此关东军司令部成立了由出身于特高课的清野俊所领导的特搜组,专门侦破此案。

    清野俊所感受到的第二方面在于这个案件的错综复杂与横生枝节。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特搜组终于锁定了那偷儿的行踪。

    那偷儿据说受艺于世外高人,传说中的轻功提纵术被他玩得出神入化,有两次特搜组已经把他锁定在一定区域内了,却不料那偷竟真的是高来高走,视追捕者如无物,眼看着那偷儿跳墙过屋直如平地一般,眼睁睁地看着他跑掉了!

    大皇军的尊严如何能够让一个小小的偷儿如此藐视?!

    清野俊特意从关东军中调来了擅长追踪隐匿刺杀的伊贺流忍者和格杀技击的武士,终于又一次将那偷儿围住,不料这偷儿在重重包围之下,虽然身负重伤却再次逃掉了!

    本来特搜组只要搜索一翻就可擒获案犯,孰料那偷儿在临死之前却又把玉玺交到了一伙中国军人手里。

    这伙军人的头目枪法了得,而他手下带的人也都是硬茬子,但毕竟人少,在特搜组的追踪之下终于在北部山区咬住了那伙人的尾巴。

    在当地的县城他们还俘虏了一个叫于奎的,才弄明白原来那伙人来自中国陆军中央军校,那领头的人叫周列宝,是枪械教官,他们乔妆来到却是为了接回其上峰张教育总长的外甥女。

    但令清野俊再次意外的是,他们在足足损失了一个小队的帝国士兵和三名伊贺流忍者的情况下,他们又抓捕失败了。

    他们只打死了几名伪装成平民的中国士兵,那个领头的叫周列宝的上校跑掉了,连那个小女孩子也没有抓到,至今那玉玺还如石沉大海一般的没有消息,只是在战斗现场找到了一支能射穿钢盔的箭。

    清野俊明白,这只能射穿钢盔的箭至少说明了那逃跑中的人里有一个中国武功高手,那三个经过严格训练的伊贺流忍者可不是随便来一个士兵就能杀死的!

    而(已经投降人的于魁并不知道他们的队伍里多了一个霍小山,一个虽出身山林却身怀绝技的少年,自然人也不知道)现在,另外一支与前一支完全一样的箭却出现在了被遗弃的列车车厢里,而那车的终点却是奉天,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那个与玉玺有关的武功高手已经到了奉天。

    “他们要入关!他们要带着玉玺入关!”一系列的分析后清野俊终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来人!通知特搜组所有成员开会!”清野俊在理清了思路之后,终于有所行动了。

    同样还是在奉天城内的一处楼群里。

    于魁坐在一个房间的窗户前。

    他揉了一下酸涩的眼睛,不自主地扫视了一下身边站着的毫无表情的人,复又把眼神投到对面的那家锦绣布行,心中暗骂道:他娘的,这年头当汉奸都不容易!

    当初周列宝他们进入荣记药铺要买药的时侯候,负责警戒的于魁与同样要进药铺的警备队的人发生了冲突,然后就被抓走的。

    警备队在审问出他的话里有漏洞的时候就把他移交给了人。

    当于奎被人带到刑讯室时,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肚子开始转筋了。

    虽然他也当了几年的兵,可是仗着头脑灵活、善于察颜观色并没有吃过什么苦头,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能吃苦的人,他只是一个混日子的人。

    一顿皮鞭过后,又经历了一次辣椒水的洗礼,尚未把他请到老虎凳上去坐,中国大地上又一个叛徒就产生了,当然同时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叫“汉奸”!

    出卖了自己的兄弟自己的良心会不安吗?不会的,因为他的骨子里是唯我的人,他没有认为自己有过兄弟,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用和交换,这是他的人生哲学。

    良心还有吗,这对他来讲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曾经叫兄弟的人已经死了,尸体或许已经被老林子里的狼啃成了白骨,而他却还活着,能有什么比自己活着还重要呢?

    于魁被清野俊留在了特搜组里,原因无他,只有他认识周列宝和那个假扮成黄脸少年的叫慕容沛的女孩子。

    对面的这家锦绣布行是国民政府军统局在东北极少的秘密联络站之一。

    当时周列宝已经从齐齐哈尔接到了慕容沛返程到了奉天,他已经和这个布行的老板——那个富态的绝看不出是特务人员的胖子接洽好了入关的秘密路径,出来时却巧遇到了那濒死的偷儿,意外地得到了一块国宝,于是开始了被人追杀的历程。

    人追得如此之急,使得周列宝他们竟无暇南向,反而是为了逃命被追得一路向北,直到快被追进了深山,被人逼得想扮成搜药材的老客再向南返!

    周列宝在偷偷会见那个布行的老板时依旧让于魁但任外围的警戒,所以于魁只知道那条街道的名字,但却在无意听到了霍列宝谈到了那家布行的名字。

    清野俊在审问于魁得到了那家布行的信息后,派了特搜组的人员日夜监视,最终还是确认了这家锦绣布行正是周列宝要入关的联络站。

    清野俊判断周列宝和慕容沛一定还会回来找这家布行寻找入关的道路,毕竟热河一带有皇军的封锁线在没有内线接应的情况下一般人是很难通过的。

    当霍小山那支射到火车壁上的箭被发现时,正在于花天酒地的于魁就被人把从一个窑儿姐的肚皮上揪了起来,来到了这家布行的对面,开始了枯躁的守候,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这间屋子里,除了余魁还有七个人。

    他们虽然也都穿着中国人的普通服饰,但那不苛言笑的脸庞、站得如同标枪一般笔直的身板无不具有着东洋大和民族的气质,五个刀不离手的武士,两个擅长追踪、隐匿、刺杀的伊贺流忍者。

    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武者毫不避讳地用不屑的目光表现出对忍者的蔑视,因为他们丢了大军人的脸!三个号称精锐的忍者竟然被支那军人干掉了,如果当初我们武士在场那支那猪早就被劈成两半了!

    两个忍者的眼神则是阴狠的,他们自然明白武士心中所想,但他们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们是忍者,他们能忍,他们要用自己的行动洗刷耻辱!

    同样是这四层楼的顶层,一个住户临街的窗户的窗帘被拉得只留下一条缝。

    一个人正坐在窗帘后的窗台上,一条腿搁在窗台上,一条悬空的悠哉地摇晃着,眼睛虽然也在盯着那斜下方街对过的布行,手里却捧着一块西瓜在啃,这人却是那刚在不久前和霍小山一起在火车上打鬼子李三儿!

    李三自然知道下面有一伙人同样在监视着锦绣布行,但他所感兴趣的是,他知道在同样的这座楼的底层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盯着那布行,那人可绝对是个武林高手!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叫俗话,李三所练就的却是“行家不出手一样看出有没有!”

    李三只看那个人的走路就知道那人在武功上非同凡响,那个人肯定是中国人,却不知道又是哪路神仙竟然也对这玉玺感兴趣?

    他甚至有一回趁那个人出屋的时候,偷偷往那个人的头上扔过一块西瓜皮!

    虽然他为避免被别人发现自己没敢看是否砸中,但心中却依然乐开了花,任你是什么高手,任尖滑似个鬼,也终究喝了老娘的洗脚水!后面这话他记不得是哪个说书人说的,也许是《水浒》,也许是《金瓶梅》。

    但李三所不知道的却是在与他所在楼相邻的楼里,也就是那布行的斜对过同样还有一个人在盯着那家布行,那个却是周列宝!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十一章 几只黄雀几只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86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