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0六章 老手对菜鸟的嘲讽模式-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0六章 老手对菜鸟的嘲讽模式

    第二天还没亮,慕容沛便起床了,而这回她却是睡在了刘老闷山下的房子中了。

    原因自然是因为山上那幢老宅离村子终究是远了点,一旦报复的伪军到了再想有所反应终究是来不及的。

    她刚起来没一会儿,卢川裴铁也到了,而且是领着四个村里的年轻后生一起到的。

    大名叫参军小名叫入伙,反正那四个却是卢川裴铁连夜联系的愿意与他们一起拿起枪来保卫村子的年轻人。

    而王小虎却是已经带了两个人连夜赶往池河镇方向了,他需要立刻对认识的伪军进行策反。

    在慕容沛的安排下卢川带了两个后生拿了枪就奔村外去了,他要教这两个新队员学会射击,然后在伪军进村的必经之路上站岗放哨,好在敌人来报复时鸣枪示警,从而让村子里有防备。

    慕容沛则是在裴铁的领路下对村子里有威望的老人进行拜访,以便动员更多的人参加护村的队伍。

    同时她还要把全村人员都动员起来,让大家时刻提高警惕,一旦村子内外发生什么紧急的异常的情况好及时汇报。

    慕容沛自打成为了共产党员就在秘密战线工作,所以她并不知道,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在时下中国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中早就有了一套现成的行之有效的模式,这叫群众路线。

    但慕容沛却知道自己打鬼子决对不可以照搬自家小山子的那套办法。

    霍小山和日军作战的模式是依托正规军在敌人后方进行游击侧击伏击倚仗的是他们战力的强悍。

    天底下只有这样一个另类的军需处能采用这种打法(慕容沛还不知道现在霍小山军需处已经改成直属营了),饶是如此,霍小山所带出来的老兵也是打一个少一个的。

    因为你在外做战的时候固然能出奇不意今天炸了日军几辆军车明天又玩个斩首什么的,但总是有来不及回归本部的时候的。

    那时候你的后勤补给伤员救治都是大问题,因为你那种作战方式虽然传奇但说白了就是流寇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终究是根底不牢啊!

    所以霍小山他们是凭借战力强悍在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后便撤出了战斗,绝不敢与日军纠缠太久被人家重兵围困的,否则他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让日军追得噌噌直跑了。

    终于整个村子都动员起来了,又有六个村里的年轻人加入了护村的队伍。

    这一天就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慕容沛才有了点自己的时间,一个人站在院子里静静思索。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月色再次如水,慕容沛却无暇面对那月色抒发那小女儿触景生情的情怀。

    她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自己还要派人去找细妹子唐甜甜柳玉,还要派人联系新四军,还要派人去给小山子报信。

    她自然明白,现在自己这种和日伪军的斗争方法绝对是形单影只的,一旦大队日伪军奔这个小小临河村来了,那绝对就是这个小村子的灾祸临头之日。

    当她觉得一切都理出了头绪,这才在院里对着那天上那轮有着桂花树的圆月做了一个深呼吸,形势严竣,自己现在已是一名战士,已不是在为自己而活,连对自家小山子思念的时间都变得奢侈起来了啊!

    一夜无话,可是在第二天村子里便出现了情况,先是有和王小虎同去的护村队员回来报告说,伪军今天要来村子里报复,人数大约有一个连。

    紧接着又有护村队员说,村里来了一伙可疑人员在四处打听你呢,现在已经和裴铁他们拿枪顶起来了!

    听到这个报告的慕容沛心中一动,什么人会打听自己?

    慕容沛便问他们是怎么打听自己的,那个队员说,他们问咱们村子里最近是不是来了一个身材很好长得漂亮的大闺女。

    慕容沛说,这你就能确定是在找我?

    那队员说,人家还说了,那个大闺女身材长得很好当然也可能长得不漂亮,那脸上的皮肤却黄怏怏的一看就跟有皮肤病似的。

    说完这话那个队员便用眼睛瞄了一眼慕容沛,心道人家那不是找你又是在找谁?

    原来他是见过慕容沛一面的,自然是知道慕容沛长得那是极漂亮的怎么今天脸上就黄泱泱的就跟有了皮肤病似的了呢?

    慕容沛心中一动,听护村队员这么一说便知道这是有故人来找自己了,要么是军统的要么是唐甜甜细妹子他们,连自己用面瓜皮儿都知道,那不是故人又能是谁?

    在问清了对方只有五个人的时候,慕容沛便让那个护村队员直接领自己过去。

    绕过没几幢房子,在村里的一片空地上,慕容沛便看到了那举着枪看似就要冲突起来的双方。

    裴铁带了刚加入护村队的三个年轻人手中都举着步枪指向对面的那五个人。

    那五个人倒是只有两个举枪的,用的都是盒子炮,而其中没举枪的人中有一位却是背着手正眼角上斜,用嘲笑的目光看着裴铁呢。

    慕容沛只是扫了一眼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老兵油子!别看对方穿的都是普通百姓的衣服。

    慕容沛和军人打交道多啊,在和霍小山共同战斗的日子里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兵。

    兵有不同的气质,刚摸枪的新兵有显得兴奋的有显得紧张的,军纪良好的老兵有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而唯独在战场上的打生打死出来军纪又不严的老兵会有一种玩世不恭一切无所谓的表情。

    果然,那个背手的人面对着四支指向己方的步枪非但不紧张反而开启了嘲讽模式。

    就听他说道:“我说你们举个破烧火棍都半天了,你们累不累啊?”

    他这么一说,他对面的裴铁就有点脸红了那三个护村的年轻人就有点怒了。

    然后就听那人接着说道:“咋滴,说你们那是破烧火棍还不乐意听啊?除了你!”他早手一指裴铁道:“你们那三个会拉枪栓不啊?知道枪栓在哪不啊?”

    他这么一说那三个村里的年轻人顿时便有点羞恼了,我们怎么就不会拉枪栓?我们今天刚跟裴铁哥学了好一会儿呢。

    于是,有一个忍不住便开始扒拉枪栓。

    “得,我服了你了,你那是子弹上膛吗?你那是退子弹呢!

    你们这都是哪家子师父带出来的徒弟,啧啧,真是兵里最奇葩的几朵小花啊!”

    “咋的?这么说你们还不服气?你可别动啊,我知道你会打枪!”那人却是将手指向了裴铁。

    然后他接着又开始嘲讽:“哟,小瞧你们了,两支老套筒,竟然还有两支中正式,白瞎了这两支中正式啊!”

    他不光说还动手了,却是直接伸手去抓一个年轻人手中的中正式,这个过程中却是一伸手就把那两支还在指着自己的老套筒给扒拉开了,嘴里还说着:“让我教教你们咋打枪吧!哎,你就别扣扳机了,子弹都没上膛呢,想走火都走不了啊,本人打过大仗无数,见过菜鸟无数,却是头一回见到这么菜的!真是没有最菜只有更菜呀!”

    可就在他刚抓住他想抓的那支枪的枪筒的时候,他就听旁边哗啦一声吓得他一激凌,紧接着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地说:“你看我这枪栓拉得对吗?我这人比他们几个还笨,可我知道就是走火也一样可以打死老兵!”

    “你可别开玩笑,别真弄走火了啊!我知道你会打枪行了吧!”那人是老兵自然刚才听那一声哗啦便知道那是子弹上膛了啊,他刚才那顿的瑟那是因为他看出来了那三个年轻人明摆着刚学着摸枪是生手,可这碰到行家里手了他态度立马也就变了。

    咦?怎么会冒出来个女人会打枪的?

    他转身看向举枪的那人,一看倒不害怕了,反而笑了道:“哇,正主出现了啊!”

    此时端着步枪子弹上膛的正是慕容沛。

    慕容在旁边一看自己不出手不行了啊,别看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她的阅历和见识可都是在那里呢,她自然知道,当兵打仗靠的是一股气,一股士气。

    自己面那三个年轻人一枪都没打过呢,而裴铁的性格明显发软才让这个老兵油子如此嚣张,他再嚣张下去就把自己这面人的气势给打压没了,这怎么可以?这可是我们这个护村队刚组队啊!

    于是,她出手了,慕容沛跟霍小山这些兵混的不能说是枪都会打,但也都八九不离十了。

    “说吧,你是谁派来找我的。”慕容沛手中的枪可不放松,万一这家伙是军统派出来的伪军呢,当然这个可能性目前是不大的。

    “我们家的七小姐。”那人说了七小姐见慕容沛并不收枪却是一拍脑袋道:“七小姐唐甜甜,对了还有一个她那个什么妹子姐姐,长得细眉细眼怪好玩的一个小丫头。”

    慕容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才收了枪将枪抛给了那名已经空了手的村里的年轻人,刚才那枪就是从他手里接过来的。

    “哎,哎,子弹还没退呢!再弄走火了!”那人喊道。

    “弄走火正好打穿你这张破嘴!”慕容沛嘴上说着却是冲裴铁使了个眼色。

    裴铁忙把那支枪也要了过来,弄得那个村里的年轻人脸一阵红。

    “我现在需要人手,伪军要来了,你们有多少人?什么时候能调过来?甜甜和细妹子什么时候能过来?”慕容沛知道自己现在时间紧也没时间客套,她甚至都没有问那人为什么就管唐甜甜叫七小姐。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0六章 老手对菜鸟的嘲讽模式》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023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