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0九章 谈判与拉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0九章 谈判与拉人

    这个营彻底乱了,已没有人趴在地上了。率先跳起来的几名老兵不约而同地大吼道:“老子不当这个二鬼子,老子要接着打鬼子!”

    那个军官知道坏了他必须举枪处置了,可是他还是晚了。

    因为那几名老兵的示范作用便如在干柴中掷进了一枚火种,更多的人站了起来。

    当那个军官指向那几个老兵的时候,那几个老兵也把枪指向了他。

    什么是老兵,那就是因为他们打过各种仗,甚至包括和自己人打仗,老兵们虽然没有组织但是却已经防备了他们的长官杀鸡儆猴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正是此时的这位营长杀死了原来想抗日的营长才取得了这支队伍的话语权的。

    如果他们这些想要抗日的人这次不能摆脱这些一心想投敌的人的管束,那么以后他们可能真的没有机会了。

    在乱哄哄的各种种样的吼声中,所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人群迅速分野,很快就变成了两个阵营。

    一部分的人以残存下来的老兵为主,他们要重归抗日队伍,一部分以那些军官为主他们还要接着当伪军。

    双方的枪已经架起来了,彼此相对,寸步不让,但却没有一方敢开枪。

    因为开枪就意味着火拼的开始。

    那个军官在整个事件中的处理还是反应迟钝了,他在那老鹰崖上的大喇叭响起的刹那就用枪声将慕容沛的喊话声覆盖住就好了。

    一招出错满盘皆输!

    自打那第一句“西北军弟兄你们好”开始,那些老兵便如同中了传说中的魔咒一般,曾经的骄傲曾经的荣誉曾经的热血曾经的部队精神的传承刹那间便在他们的心中复苏了。

    人心之中有很多种子,有时它们没有显现并不是因为它们不存在而是因为他们睡着了。

    当条件适合那种子便会疯狂地成长为一棵大树,慕容沛手中的那个用洋铁皮做成的有扩音作用的大喇叭就成为了那唤醒那颗我要抗日我不要当亡国奴我是西北军的内心种子第一滴水。

    “你要干嘛?”山崖上唐球球看到慕容沛竟然站起来了。

    “我下去!”慕容沛平静地说道。

    然后,就见她伸出手来在脸上轻轻一揭一抛,一张淡黄色的半透明的薄皮在冬日的阳光下翻转着闪亮着如同一枚秋天的叶子旋转轻舞着落向了地面。

    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庞带着坚毅与果敢,一个原本娉婷多姿的少女带着一名老兵的气质便转身向那下崖的小路走去!

    哇!

    此时在唐球球在王小虎所有人的眼中已经全是慕容沛的身姿了。

    这个身姿无法用美艳形容,因为她此时充满了一神圣。

    这个身姿无法用娇柔形容,因为这个身姿充满了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力量。

    这个身姿无法用热血形容,因为她充满了一种纵前面是刀山血海可我却来了的从容。

    “帅呆了酷毙了啊!一个女人也可以这么帅吗?”唐球球因为惊讶他的嘴合拢不上了!

    “弟兄们,不要火并,我们下来了!”这时吴鸿羽的手持着那个大喇叭的声音适时响起,这高八度的声音当时便在空旷的老鹰崖下开始回荡,惊动了正举枪相向的士兵们,也惊醒了仿佛入魔般的唐球球等人。

    “上,保护女神!”唐球先蹦了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是把盒子炮抽出在手了,张大机头拉开枪击便追了上去。

    后面众人也如梦初醒,也忙持枪跟了上去。

    于是那些正要闹翻的官兵们便开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从那老鹰崖的下方走来了,脸色平静举止从容。

    斯人美丽,一经出现天地便因此不同。

    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被吸引住了!

    可这时,吴鸿羽手中的喇叭却是破坏了这种氛围,因为他可没有心思注意慕容沛的美丽,他可记得自己曾经是霍旅长的手下,一定要保护好霍家少奶奶的安全。

    于是,他的声音便成了一道破坏这道风景而又不得不为之的因素。

    “这就是我们霍旅长的少奶奶,西北军的弟兄们!”

    “给我看住了,坚决看住敢打黑枪的!”

    “自己的弟兄有事好商量,好合好散,不能火拼啊!”

    “这说话也太文绉绉了,这能震唬住人吗?看我是怎么控制局面的!”

    跟吴鸿羽走在一起的唐球球有意见了!

    他劈手就把那个大喇叭给夺过去了,于是那大喇叭在以后就成了他的个人秀。

    “谁特么要是敢打黑枪,咱们谁也别活着出去!”

    “我们把枪都收起来了!想抗日的弟兄你们给我看住了,谁敢把枪指着咱西北军的少奶奶就是想打黑枪,就先给我毙了!”

    不得不说,唐球球还是有经验的,他的处置也是合理的。

    他让自己这一方都收起了枪便表示了己方对对方全无威胁,那么你们再有拿枪指向我们的那便是要打黑枪!

    他用这招成功地提醒了那些正分成两个阵营的官兵,一瞬间,那两个阵营就变成人盯人了,那些想抗日的老兵们尤其注意不让对面有人试图转移枪口。

    而唐球球这一应对也就适时制止了对方阵营中有人想打黑枪的企图。

    慕容沛终于走到了那举枪相对的两个阵营中间,唐球球的大喇叭不喊了,现场一片寂静。

    慕容沛看着双方的阵营,大声说道:“弟兄们,我该说的刚才都说了,现在是你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觉得自己身体里还流着西北军的血的弟兄跟我走,觉得抗日没有出路还想在这个和平建国军中混碗饭吃的我也不反对,但是请你们日后不要象仇一刀那样把手中的大刀对准自己曾经的兄弟请你们不要杀害无辜百姓!”

    然后他又看了看那个此时有点心虚却又不甘心的那伪军军官道:“不想火拼就按我说的办!”

    那军官在这一瞬间也没词了,他蛮以为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霍远家的少奶奶来了会接着鼓动士兵们哗变的,没成想人家很开通,就是一个好合好散日后好相见。

    此时的局面他必须表态可是他又必须思量,他要考虑后果。

    如果不打,这一个营的人可就没了一大半了。

    可如果打,这几百人包括自己能活几个可真就不好说了。

    另外,如果真的一打起来,他看了看对面那些等他说话誓要抗日的士兵,又回头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士兵,如果真打起来就怕自己身后都有打自己黑枪的啊!

    自己阻止士兵哗变已经尽力了,上面的人还是低估了下面的人想要抗日的心思啊!

    他内心终究是慨叹一声,于是说道:“好合好散日后好相见!”

    “好!”慕容沛说道,“双方先各自撤离一半人员,在百米外架枪警戒,待警戒人员到位后,剩余人员撤离。交叉警戒撤离直到双方撤出射程!”

    慕容沛很冷静,处置得也很合理。

    她不贪心,截止目前他们这伙十来个人也只是打了一枪却一下子招回了二百多名抗日的生力军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她现在要的就是巩固战果而不是扩大战果。

    但是,慕容沛知足有人却是不知足的,就在双方开始撤离的时候,唐球球却拿着大嗽叭跳到了两队中间喊了起来。

    他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就听他冲着要抗日的这些士兵们喊道:“我说你们都想好了没有,这世上卖啥药的都有可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跟了霍少奶奶咱们肯定是有根据地的,但是,你们想要象在伪——不,和平建国军那头吃香的喝辣的抢老百姓个大公鸡小母鸡的这事可就没有了啊!现在后悔可是来得及!”

    唐球球这一举动一下子把双方人员都弄楞了,这特么谁呀,刚才是从老鹰崖那头过来的啊,这特么到底是哪伙的啊?难道是和平建国军的卧底?

    “咋的?一个都没有啊!那算了!”唐球喊完话,话风收得却是极快,就是真有反悔的那也来不及说他就收口了!

    然后就见他举着嗽叭冲不想抗日的这伙又呦喝上了:“我说,你们这伙有没有还想抗日的啊?!你们可想好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儿了!今天一分开我们可和老百姓可就喊你们汉奸了!

    另外,你看看,咱们头儿——霍家少奶奶长得多漂亮,跟她抗日以后多有面子,你再看看你们营长,啧啧啧,比我长得好看点有限哪!”

    他这么一喊,可把那个伪军的军官气坏了,可是又说不出啥来,人家是先问他们自己伙有没有不抗日的再问自己这伙有没有抗日的,这没毛病啊!很公平!

    “兄弟,你别瞪我!老子也是营长也混不下去了,可那个和平建国军找我让我当旅长老子都没干,你有钱有枪能咋滴?老子不伺候你!”唐球球冲那个营长说道。

    他貌似在和那个营长谈心,可是你见过有谈心用大喇叭的吗?

    “哎哟,这几个兄弟你也入我们伙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你别说,让他这一闹腾不想抗日那伙又有几个心活的了,却是拿着枪就往抗日这伙跑了。

    “兄弟你来对了,跟你说啊,我其实和霍少奶奶也不是一伙的,我是山大王啊!要是打鬼子太苦咱就接着做山大王去,老子手底下那也一百多杆枪哩!”就见唐球球左手搂着一个刚被他策反的士兵右手举着大嗽叭谈心道。

    “滚!否则我毙了你!”那个营长真被唐球球临走又拽走几个人几条枪弄急了。

    “咱们是做买卖,兄弟咱不带急眼的啊!好了,好了,小哥我不说了,我这就走!”唐球球占了便宜却不再卖乖转身便走。

    可就在这时那伙不抗日的人中却是又有一个跑了出来,喊道:“长官,等等,我入你们伙!”

    那个伪军营长真急了,枪都举起来了!

    这时候唐球球见有入伙的却又跑回来了,把自己就挡在了那个营长面前双手举起做投降状嘴里却是骂那个又要入伙的士兵道:“你特么的老牛拉车啊,前拉后哨的!我特么地不要,不要——枪!你把枪给我兄弟留下!”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0九章 谈判与拉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083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