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蝉儿出现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十二章 蝉儿出现了

    周列宝在掩护霍小山和慕容沛逃跑的时候,成功地把鬼子引到了山坡的另一方,在山坡的树林里他却又看到了来增援的鬼子汽车,本认为自己这回一定是死定了!

    好虎也怕群狼那是指人数对比的局面上,但在周列宝的内心里他并不怕死,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军人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

    行伍生涯他见识了太多的兄弟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轮到自己身上那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可就在他以为跑不掉的时候,鬼子的身后却响起了枪声,把那些增援的鬼子吸引走了一部份,周列宝凭借着自己出神入化的枪法终于成功地利用山高林密的环境跳出了鬼子的包围圈。

    最后他竟误打误撞地碰到了一条铁道线,他扒上一辆往南运木头的火车,先于霍小山和慕容沛到达了奉天。

    周列宝到到了奉天后,没有急着去找锦绣布行的老板,他在锦绣布行的外围转了一天之后,意外地发现这里竟然被人监视了!

    那布行的李胖子的真实身份已经泄漏了!人已在这布行周围撒下了网,等着鱼儿自己上钩!

    他马上联想到了定是于魁那里出了问题,他意识到了这里的危险,但他却并没有选择马上离开,而是在找到了另外一个能监视布行的地方留下来。

    他这么做原因很简单,有危险的不光是他自己,如果慕容沛按照分手时他所交待的话来到这个布行的话,那就意味着同样的危险!

    周列宝是张教育长的老部下,忠诚度是勿庸置疑的,他没有接回长官的唯一的外甥女就是没有完成任务,他要抢在人之前,把要上钩的鱼救回来!

    一个人的蹲守无疑是枯躁的,但周列宝却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着观望着,因为他是一名军人,多年的军人生涯他已经学会了什么是等待,否则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他也不会成为中央军校的教官。

    此时周列宝看着那些在下午的阳光下走的路人,难得的产生了一种对平民生活的羡慕。

    但就在他发现自己走神了思绪又回到对路人的注意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远方楼角处有两个人一晃,其中一个人的背影有些熟悉,有点单细的身材,动作自然而又轻巧,霍小山吗?

    周列宝猛地站了起来想看得更清楚些,而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驶来,恰巧把那个身影挡住了,等那车驶过去,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周列宝缓缓地坐下,也许是自己看错了,他想。

    自己也是凑巧扒上了一列货车才赶到了沈阳,他不认为这样的幸运还会发生在那两个孩子身上,前提还得是如果他们能够在鬼子的重重围堵之中侥幸脱身的话!

    更何况和那个象霍小山似的人旁边还有一个人,那明显是长得象棒槌一样的男人,绝对不会是慕容沛。

    此时诸方关注的焦点,那家布行的胖老板——李贵却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不同的人盯上了,自己现在已经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此时他依旧守着自己的布行,坐柜台里气定神闲地喝着新沏的茶水,他那富富态态的一副地主老财的样子,如果不知道底细,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是特工。

    布行所处的位置既不是城市里那种繁华的主街但也绝非偏远,布行的买卖谈不上红火但也算不上冷清,总之这家绵绣布行与任何坐在门面里经营着生意的商家没有什么不同。

    李贵是在九一八那年被派到这里来搜集情报的,后来随着东三省的沦陷,上峰让他以开布行做掩护长期潜伏,于是他就留了下来。

    在以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党国遗忘了,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从南京来的姓周的长官带着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孩拿着上峰的手令找到他要入关。

    他在沈阳经营多年,自有自己单线联系的下属,很快便想好了帮住那周长官一干人入关的途径和办法。

    但出乎意料的是周长官在约定好的时间竟没有来了,他猜一定是出事了!

    那些天他原本睡着的特工的本能又苏醒了一般,表面上看他行若无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连他睡觉的时候都立着两只耳朵。

    可一眨眼两个多月了竟无人找上门来,于是他的戒备又慢慢松弛下来,照样做他的锦乡布行的老板,每天闲着时还会看看那些穿着和踮着脚尖走着碎步从他门前经过的女人。

    周列宝并没有看错,他所看到的人正是霍小山!

    霍小山和慕容沛到奉天已经有一天了,这回依旧有抗联交通员的沿途照顾。只不过那交通员除了李棒槌之外,又多了一个,却是大胡子抗联派来的,帮他们联系从沈阳再往南去的办法。

    李棒槌已经和大胡子抗联说明了他们三个人的情况,自己是受赵尚志委派送霍小山和慕容沛入关,大胡子抗联这才明白不怪霍小山在火车上出手相助,确实是一家人哪。

    而霍小山也再次宛拒了抗联邀他一起一起打鬼子的邀请。

    大胡子抗联真的喜欢霍小山,因为抗日志士千千万,小山水平确实不一般哪!

    那射杀鬼子的箭,那给火车加煤时的冲劲,那跳火车时的干脆利落,当他知道霍小山竟是头一回从火车上跳下来时就更加惊讶了!

    却不知道这种在别人看来高难度的东西,却是霍小山的最爱,至于难度嘛,就象到自家后面的菜园子里摘一根黄瓜那样稀松平常!

    虽然他真心想留霍小山,可是听说赵尚志都没有能留下他,也就只好作罢。

    于是让人安排了丰盛的饭菜,所有参加战斗的人大吃海喝了一顿。

    由于成功地炸毁了鬼子的军火车,又破天荒头一次搞掉了鬼子从来都是耀武扬威的装甲列车,所有抗联战士都很兴奋,对把东洋鬼子赶出东三省充满了希望与憧憬。

    但当时所有在场的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不久之后的几年里,抗联却陷入了困境。

    赵尚志、杨靖宇、周保中等抗联名将先后牺牲,残余的抗联部队最后不得已只能撤入了苏联境内保存实力。

    至于抗联最终为什么没有壮大起来,如同八路军新四军那样在敌后形成星火燎原的态势,历史学家们自有自己的观点,想来也不过几种:

    群众基础薄弱,没有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在日伪的“治安肃正”政策下,没有能够把扫荡的鬼子赶出游击区,从而游击区内的百姓被大量迁走进入所谓“人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群众基础;

    在侵略者刚刚占领东三省立足未稳之际,****满洲省委被破坏,缺乏了统一有力的领导;

    气候环境的恶劣,给养的匮乏等等。

    但不管什么原因,有白山为证,有黑水为证!

    任谁都不能抹杀抗联战士为了驱逐日寇在东北黑土地上流的鲜血!

    而霍小山也终究没有能够再次回到东北,与赵尚志,与大胡子抗联一起打鬼子。

    “你确定那里有人监视吗?”李棒槌对霍小山表示着疑问。

    他作为一名地下工作者都没有发现有人在监视那家布行,而还没有到地方霍小山却拉着他就往回走,这让他无论如何难以接受。

    “有,而且不止是一个地方有人在盯着那布行。”霍小山依旧肯定地点头,却不对李棒槌做出自己如何发现监视者的解释,这也难怪李棒槌怀疑。可霍小山也没有办法向他解释,那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的不妥的感觉。

    “那你们还是要去那家布行吗?”李棒槌问道。

    “去那会有危险吗,可是,可是,可是我想找到周叔叔。”一直静静坐在旁边的慕容沛还是想去看看。

    他们在到达了奉天后,打算通过抗联的办法再往南走,毕竟到了奉天离入关就更近一步了,那个南满抗联的交通员已经去找当地地下组织想办法了。

    但是慕容沛和霍小山却都想去锦绣布行看看,看能不能得到关于周列宝的信息。

    在和周列宝逃亡的过程中,慕容沛就从周列宝那里搞清了之所以要从荣记药铺着急往外跑,原来是他们中有人被抓了而且事后证明那人也肯定叛变了。

    虽然慕容沛说当初进锦绣布行只有他和周列宝,但李棒槌和霍小山在分析了情况后还是决定他们两个先去看看,摸一下虚实才好,结果没走到布行霍小山就说有人监视就赶紧拉着李棒槌回来了。

    在慕容县的心目中早就把周列宝看成了自己的亲人,她当然从内心底希望能找到周列宝一起去南京。

    她咬了咬嘴唇看了看李棒槌,又把眼光定在了霍小山身上。

    “看我嘎哈?我估计那些监视的人肯定是人,或许还有那个叛徒。”霍小山无奈地说了一句。

    “麻烦的在于不光那个布行老板认识你,那个叛徒也肯定认识你,我们去那老个老板却又不认识我们。”李棒槌分析着。

    眼看着慕容沛撅起了嘴巴,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如同被一层薄雾笼罩了。

    霍小山心里没来由的一软,说了句:“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啥办法?你快说快说呀。”慕容沛的脸马上多云转晴了,双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霍小山的胳膊,如同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在撒娇,就差抓着那胳膊摇啊摇啊摇一直摇到外婆桥了。

    “你去怕那叛徒认出来,可如果你变成人呢?”霍小山说道。

    “人?!”李棒槌和慕容沛先是愕然,接着眼前都是一亮!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十二章 蝉儿出现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88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