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搅动风云的霍少奶奶(四)-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二一章 搅动风云的霍少奶奶(四)

    一队日军行进在公路上,队伍拉得得很长便如同一条蜿蜒的长蛇。

    这支部队行进得很有章法,探前的斥候,扛着上着闪着寒光是枪刺的步兵,四个人一组扛着的重机枪便有十来挺,近百匹高大的东洋马,后面还有运送物资的缁重中队以及两门山炮。

    而南云忍此时正骑着战马行进在队列里。

    他原本瘦削的脸庞有些发白一副缺乏日晒的样子,这是因为养伤很久没有出屋的原因。

    南云忍在上回被霍小山算计掉入深沟又被莽汉一顿老拳暴打虽说逃掉了一条性命却真的是狼狈不堪。

    甚至可以说他就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他觉得自己当时竟然是那么的怆惶那么的六神无主。

    说来好笑,他在奔跑逃命之时想到的并不是设计机关祸害他的霍小山,而是那个在沟底下挥拳痛殴他的支那士兵。

    他当时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接实了一拳,自己就会被怼成蒜泥!

    那不断击向他脸部的蒜钵般大的拳头,那士兵厚重的嘴唇线条粗犷的脸以及每打一拳就必发出的“哼!”“哼”“哼!!”

    南云忍是习武之人自然懂得借声发力以壮胆气的道理,可眼前这个人太奇怪了,他为什么只是“哼”而不是“哈”?

    他拼命在地上滚动躲避那拳头之时他竟忽然想起自己看过的支那神话中所独有的哼哈二将,他俩却是用音波伤人的。

    传说里的那哼哈二将中的用嘴发“哈”音的“哈”将也就不提了,因为就是凡人发力也是用“哈”的。

    可那个“哼”将对敌时却是用鼻子的!

    没错!

    这个只用“哼”字用鼻子打人的长得比庙里的泥塑还丑的家伙肯定是支那神话中的“哼”将下凡!

    因为他可是听说了,在支那有的地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皇军十二颗迫击炮弹打在了一个叫老君堂的地方竟然一颗都没炸!

    他在那一瞬间的判断是,一定是这样的,打了人家的后人,人家的神仙不干了!

    于是,南云忍在那位下凡的天神去摸匕首的时候终于崩溃逃跑了!

    南云忍直到从深沟中爬了出来找到一条小河给自己洗了把脸然后借助那平滑如镜的水面看向自己时竟然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还是那个在大日本帝国武士族群中那个飞扬跋扈意气飞扬邈视一切困难的难云忍吗?

    你的忍之何存?

    可就在他的意识将恢复清明之际,那脸上被灌木划开的伤口又渗出血来,那伤口上的肉如同婴儿的嘴向外翻着,甚至他仿佛都看到了那两片肉唇间自已白森森的颧骨!

    于是他只能止血再次踏上了逃命之旅。

    直到他返回军队躺在担架上时,他才觉得哪里不对了,那个只用“哼”音杵怼自己的“天将”应当是动不了地方了吧,因为自己小趾骨折的疼痛提示了自己自己跳下深沟落地之时是踏到一硬物上的,那不会是一下子砸断了那家伙的一条腿吧?

    可随即他便否定了自己这个如此可笑的推测,我堂堂南云忍败给霍小山并不奇怪,因为他的身手比自己好,他的感知比自己敏锐,他的禅境比自己深厚。

    可自己怎么可能败给一个长得比庙里小鬼还丑的跛脚支那士兵呢?

    那人定是天神下凡来护佑中国人的!

    将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南云忍才把骨折养好了,可脸上被划破的地方终究是留了条不深不浅的疤痕,使得它原本阴鹫的面容更添了几分狰狞,以至于每日伺候他入寢的清子都不敢看他。

    外伤被养好了,既然必须认定那个跛脚士兵是支那的天神下凡,南云忍便心安理得起来。

    要说日本人性子偏激那真不是假的,南云习既是习忍虽然说屡次栽在需小山手里他可没有丝毫气娞,他可决无半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正在他伤势尽复欲要屡败屡战之际,他收到了一份奇怪的情报。

    那情报竟然是特高课部门直接转给他的。

    那装情报的信封上直接就写着南云忍阁下亲览。

    打开后他才发现这情报是真的给自己看的,因为上面写着全是短句或词组“黄河溃堤、穆蓉、毙、南云小姐、皖东、抗日救国军、霍少奶奶”外加了三个“!!!”

    虽然没有一句整句的话,南云忍却已瞬间心田大震外加恍然大悟了。

    原来自己的妹妹织子竟然真的是死在了那个抓住过织子又被自己抓住过又被霍小山救走了的那个穆蓉手里啊!

    南云忍在看到了这个情报后便如一头看到猎物般的饿狼跳了起来,吓得当时跪在他身边给他倒茶的清子直接把那茶壶摔到了地上。

    一个电话打给特高课——皖东情报属实!

    一个“这是霍小山的陷阱吗”的猜测被否——不怕,我带一个大队去!

    一个现在只是每天谈琴给他听的女子再次在晚上在闪着寒光的胁差下婉转呻吟——只是因为南云忍又想起了与织子在一起的那个糜乱的温泉!

    于是,南云忍就这样奔着皖东的丘陵来了。

    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开始再次琢磨究竟是谁给了他这个情报又究竟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了。

    这个人知道织子的名字知道穆蓉,还知道穆蓉杀了织子而当时那一带又恰逢洪水肆虐,能知道这些并在洪水中活下来的支那人并不多。

    虽然现在自己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寻找的范围并不大,而且他已经通知特高课去寻找符合以上条件的人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

    可这个人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告诉自己这些他却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好作罢。

    此时同样骑着高大东洋马的南云忍的卫兵们有时会偷偷地瞄上一眼他们的主子,他们总感觉这次自己的主子和原来有些不同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皇军威武吗?路边见他们过来忙躲得远远的支那平民已是噤若寒蝉,可南云忍的这些卫兵们却并未觉得皇军威武反而一阵阵的脊背发寒。

    因为一同从京都来的四百多名家族武士只剩下他们四十多名了,残存者恰为十分之一,那十分之九已被一个叫霍小山的支那年轻人杀戮殆尽!

    而此时这些家族武士中与南云忍血缘最近的南云健一也正向前看着,只是他看的并是始终在马上坐得如同标枪一样直的南云忍。

    他看的是南云忍身后一名同样骑在马上的身材显得娇柔了很多的一名士兵,因为南云健一知道那名士兵是个女子,她叫清子,中国名字叫沈小曼。

    沈小曼并不明白为什么南云忍会带她出来。

    昨天南云忍只是在发泄过后扔给了她一套小号的日本军装告诉她换上,然后今早她便被带了出来,还有那张也不知道南云忍在哪里抢来的古琴。

    当沈小曼骑在那东洋大马上出发的时候竟然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她怕的不是骑马,马她是会骑的,那是战争发生之前魏建兴教她的。

    她怕的是从那屋子里出来。

    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已经忘记了如何振动翅膀,在一只脚踏上马蹬的刹那她差点栽下来,却是让她身后的南云建一一把扯着脖领子拎到了马上。

    直到随着行军了很久她才适应了这种变化,才开始观察这久违的人世间。

    出乎意料的是在路过一个较大的街市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了几名站在路边的给军队让路的男女学生。

    在看到那几名学生眼中那隐隐的敌意的一刹那她才忆起几年前也曾经有个上身衫下身裙的风华正茂的女学生手中拿着小旗在如潮的人流中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誓死不当亡国奴!”

    但这一刻虽然有意识复苏她却不敢任由它泛滥,因为她耳边所能听到的是不绝于耳的侵略者的铁蹄踏过青石板的“嘎嗒”声。

    在走过那片街市的拐角时,行列自然慢了下来,她竟然又看到一个小女孩躲在一个应当是她奶奶的妇人怀中偷眼向她看来。

    或许那个小女孩从来没想过日本人里也有长得这好看的士兵。

    她十万分地肯定自己那一刻被那小女孩的眼神融化了,于是她冲那小女孩笑了一下。

    然后那小女孩便被吓得“哇”的一声哭出来被她的奶奶赶忙捂住了嘴巴。

    然后,沈小曼也哭了,却不敢擦眼泪,任由冬日里的风憋回了她心中所有的哀伤然后抽干了那脸上的泪痕……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二一章 搅动风云的霍少奶奶(四)》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083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