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八章 有国军拦路-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二八章 有国军拦路

    丘陵矮山间,一队新四军战士在行走着,而慕容沛就在队列中间的位置上,终于她要被“送”走了。

    前前后何青松审问了慕容沛有一个星期,却并没有问出任何可以支撑他那已经先入为主的观点的内容来。

    何青松决定把这个极其狡猾极有可能是大奸之徒的军统特务带回去调查了。

    他来之前本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没成想却变复杂起来。

    他真没想到慕容沛会直接承认自己在军统里干过!

    如果她一开始不承认自己在军统里干过,那么她的麻烦事就会很多何青松处理起来就简单多了。

    因为很明显慕容沛是欺骗了组织的,那么你是何居心是注定没法解释清楚的。

    可她既然在事先已经说过了(尽管刘向坤没注意到),那么慕容沛便可很从容地谈起自己在军统的经历。

    比如她多次参加并领导了在日占区对日伪汉奸的制裁行动,比如诱持捕了日本间谍之花——南云织子。

    经历很曲折,斗争很残酷,故事很精彩,但何青松却无可指责,毕竟人家在军统也是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尽管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

    说人家是刻意隐瞒以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却反闹了自己个灰头土脸。

    而军分区政委刘向坤听了慕容沛的“供诉”才知道此小女子大不同,此小女子初到皖东便能拉起来一支抗日队伍来绝不是偶然的。

    刘向坤现在所处的位置有些尴尬,他从内心上来讲是不相信慕容沛是军统在新四军内的卧底的。

    可是他又没办法,一方面自己工作也有失误的地方竟然对慕容沛在军统里干过一无所知还成了她的入党介绍人。

    另一方面,他并不赞同何青松那先入为主的态度,可他却改变不了什么,因为何青松是上面派下来专门处理此事的特派员,他被告知,你只是协助调查。

    不过随着调查的开始,有一个疑问在刘向坤的心中却是越来越大了。

    那就是他发现慕容沛虽然刻意避免地说出些内容来,但是毫无疑问慕容沛极其熟悉党的政策方针,换句话说,慕容沛有着很深的理论素养。

    这绝不应该是一个入党不久的新党员所具备的!

    也就是说,慕容沛在入党之前便已对中国共产党有了远超一般吃瓜群众的了解。

    何青松也发现了这点,所以他更认定了慕容沛是军统悉心培养出来的高级特务,按他的说法就是这个慕容沛就是军统想埋进新四军高层的一根“钉子”!

    可刘向坤却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却绝不可以和何青松说。

    刘向坤是政委,是搞政治思想工作出身的,换句话说,就是做人的工作的。

    他太了解人了,有的人天生随和憨厚,有的人天生机灵跳脱,有的人天生富有斗争性,而上级派来的这位何特派员无疑便是后者。

    一切相安无事中一芝麻大点的错误本来只需一句善意的提醒就能改了可到他那里都能上升为政治的高度上升为阶级斗争的高度。

    这就象两口子,男人少做了点家务女人就会说你到底爱不爱我男人和女同事说了句话女人就会问你不是相中人家了?反之男人神经亦然。

    对于这样的人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不用怀疑,但很多时候旁人的善意规劝是徒劳的,很容易把自己也“拐”进去。

    正因为如此,刘向坤已是通过自己熟悉的上级把自己的想法做了反映,希望能尽快查出慕容沛的真实身份来。

    虽然山路难行,翻过了一道岗又是一座小山,但对于都有着一双“铁脚板”的新四军战士讲已是习已为常了。

    三道崖子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已经看不到那升向空中的炊烟了。

    此时队伍却停了下来,走在队伍后面的刘向坤看到慕容沛正在和“护送”他的那个新四军连长说着什么。

    “什么情况?”与刘向坤走在一起的何青松问道。

    他俩正想去了解,队伍已是又动了起来,只不过有十多名战士却是加快了脚步超出了队列向前去了。

    不一会那个连长跑到了刘向坤与何青松面前汇报说,慕容同志认为我们在行进途中应当派出尖兵我觉得有道理就听从了她的建议。

    这个连是为了慕容沛这件事军分区特意给他们调拨来的,所以也并不熟悉当地的地形。

    何青松听完汇报挥了下手那是表示他知道了,尽管脸上有一丝不快。

    刘向坤猜此时何青松想的八成是我们新四军还需要你一个军统特务来指挥吗?

    对于这种事刘向坤也只能无语。

    不过,他们俩很快就为慕容沛的善意提醒而庆幸了,因为他们在刚爬到一个矮山山顶的时候,看到一名战士从前面那个矮山上跑了回来,而那些尖兵已是全都趴在了山脊后把手中的步枪架了起来。

    “报告,前方发现埋伏,看不清是日军还是伪军。”跑回队伍中的战士气喘吁吁地报告。

    “走,看看去!”刘向坤挥手道。

    当刘向坤、何青松还有那个连长也趴到山脊后时,一名战士伸手向对面的山头指去:“在那里!”

    “怎么发现的?”那个连长问道。

    “我们爬坡下坡都是很快的,但要到山顶时都是爬着过去仔细观察对面山头没情况后才露头的。”那个战士汇报到。

    “行啊!变机灵了!”他的连长低声表扬到。

    那个战士拿眼睛瞟了下正观察前方情况的何青松见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才凑到连长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了句话。

    那连长明明听清了却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

    那士兵的话可不能让何青松听到,因为那个战士说的是“是秀芝她俩看着那个女营长说的又告诉我们该怎么当尖兵的。”

    秀芝是看守慕容沛的女兵之一。

    刘向坤也没注到刚才的一幕却是一伸手,他的警卫员便递上了望远镜。

    刘向坤可是军分区政委,虽然主管党政工作,但级别在那放着呢战斗也是没少参加的,望远镜还是有的。

    “看服装是国民党的!他们跑咱们前面埋伏……”观察了五分钟后刘向坤沉思道。

    “派人搜索两翼和后方,要小心,向前面的国军喊话,问他们为什么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撤退!”刘向坤下命令了,因为通过对观察到的对面露出来的国民党士兵的间距上的判断,对方的人数比自己这一方只多不少!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二八章 有国军拦路》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135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