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九章 各逞心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二九章 各逞心机

    “你们是国军哪部分的?为什么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当对面新四军喊话声起的时候,把罗林吓了一大跳,怎么就被人家发现了呢?自己预计的可是打对方个出其不意的啊!

    罗林、余明晖、魏建兴互相看了看,眼中都充满了震惊。

    可有一个人不震惊,那是一个和他们趴在一起的军官打扮的人,谁?霍小山哪!

    在目光交互的瞬间。罗林看到霍小山那眼神里也充满了好奇外加一丝喜意外加一丝讥讽。

    好奇,那大概是他也不知道怎么人家新四军就发现了前面有埋伏。

    喜意,那换成谁抓不到自己的未过门的媳妇那也是欢天喜地的吧,。

    讥讽,你们就这作战水平太丢人现眼些了吧!

    罗林是真不想让霍小山在自己身边的,霍小山在他哪边呆着哪边都有一种透着寒气的感觉。

    可他又实在没办法让霍小山走开,人家也是个营长级别在那呢没法撵再说他也不敢撵。

    “前面的人是国军哪部分的,你们为什么挡住我们的去路?”

    抓捕慕容沛此行是以罗林为首的,他正在震惊着琢磨着怎么就让人家发现呢就没回话,对方等了会儿见没动静就又大声问道。

    “还不如一开始就……”余明晖抱怨道,却是被魏建兴冷冷地看了一眼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了回去。

    其实就在对面的尖兵发现了这头有埋伏的时候,这头的士兵也发现对面来人了,毕竟一个营好几百人在这盯着那一条道呢。

    余明晖就跟罗林商量开枪,旁边的魏建兴不吭声。

    等那两个商量好了找他让他下命令的时候,魏建兴就说了,这个命令我可以下但抓不到人可跟我没关系的了,那特么的是尖兵你们知道不?正主在后面好几百米呢,你一开枪人家正主就跑了!

    两位没有打过仗的军统特务才知道自己说了外行话,那就等吧。

    可现在好,让人家发现了,怎么办?

    于是国军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罗林。

    罗林知道自己必须得说话了,可说什么确实没想好,因为,因为计划里没这桥段啊!

    于是罗林摒弃了其他的杂念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

    就在对方在喊过第三遍的时候,拿定主意的罗林终于回话了:“我们是国军,你们的慕容是替日本人做事的,给我们国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们要你们把她交出来!”

    他这么一喊,又轮到对面的何青松与刘向坤震惊了。

    这慕容怎么又从军统变成了替日本人做事的了呢?

    这替日本人做事那不就是汉奸吗?难道这慕容其实是日本人,特高课的?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罗林也是实在为难。

    要说慕容沛是军统叛变人员,但叛变的肯定是国民党啊,那叛变的是国民党那不就成共产党了吗?人家怎么可能会放人?

    可说慕容沛是汉奸,罗林却是不敢啊!

    他旁边可还有一个霍小山呢,你说慕容沛是汉奸那不就是楞往人家冰清玉洁的小姑娘身上泼脏水呢嘛,那霍小山能干吗?他一急眼还不把自己……

    此时的罗林也不敢看霍小山了,反正也这样了,却是低声问魏建兴:“那迂回的两个营快到了吧?”

    魏建兴很郑重其事地答道:“是啊!应该到达指定位置了吧!不会新四军在两翼也派了尖兵吧!难道他们是怕暴露了目标?”

    魏建兴心道他们能快吗?自己在来之前都跟那两个营长暗示过了,越慢越好,你们别包抄到位了,真到位了咱们就得跟新四军干起来,老子想打鬼子不想打新四军你们知道不?!

    其实就包括一开始他们被新四军的尖兵发现了那也是魏建兴有意为之的。

    他来之前专门就跟心腹手下交待过了,你们必须让对面来人发现这里有埋伏却绝不能让十三太保发现了。

    这个任务听起来很难其实太简单了。

    一溜山包上趴了三百多人,想让对面的人发现那再简单不过了,瞄着那几个军统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抻下头或者往高往前挑下刺刀就成了。

    “你们到底交不交人哪?”罗林这面又扯脖子喊道。

    这时又轮到新四军这方的何青松跟刘向坤商量了,不过这回他俩的意见也出奇的一致,竟然都不同意。

    刘向坤先摇头:“不能给他们!”

    何青松一点头:“嗯!不能给他们!”

    慕容沛若是共产党那就是自己的同志,如果是军统或汉奸那以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业务水平来看那绝对是个大人物掌握咱们新四军所不知道的情报啊!故,坚决不能交!

    “拖延时间,后面要是没国军埋伏抓紧撤回去。”刘向坤说道。

    何青松点了下头便也向对面扯脖子喊:“你们说我们的人是汉奸,你们有证据吗?你们这是血口喷人!”

    “我们国军说他是——”罗林那显得份外尖利的喊话声只喊了一半就一下子打住了,他才想起来霍小山在自己身边呢,这敢说慕容沛是汉奸他不会一下子就把自己抡起来然后就给“ia唧”了吧?

    自己差点让对面的新四军给带沟里去,好悬哪!

    可问题是两军对战之际,荒郊野外一片寂静,那喊声是很清晰的,他这喊了一半猛然一停就象只早晨刚学会打鸣的小公鸡刚打了一半就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

    罗林胯下的那个是非根除了放水现在已基本废了,要知道男人之所以为男人正是因为能雄起,那方面一出现问题的男人嗓子多少就会变尖变细,历朝历代的太监宦官那就是力证!

    因此罗林自己没发现平时正常说话时别人也没注意,可这一扯脖子嚎可谁都听出来了!

    所有人瞬间就觉得身上已是鸡皮疙瘩无数,都是暗道这人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是特么什嘛毛病?!怎么这声音比冲锋号还尖呢?!

    “我们国军说她是汉奸那她就是汉奸要个毛证据?!”余明晖见罗林只说了个半截话就不吭声了,这两军对阵哪能弱了气势,一急之下他已是扯脖子喊道。

    他又哪能知道此刻就在他们身边的霍小山已是给罗林的小心脏造出了足有月球背面那么大永远不可能消失的心理阴影?

    罗林见余明晖主动喊出了“汉奸”两字当时就长吁出一口气,至于以后霍小山是否会摔死这余明晖却是与他无关了。

    这时对面新四军一看国军蛮不讲理就又喊道:“堂堂国军没有证据就污陷我新四军干部岂不是血口喷人?”

    国军在对新四军上本就有一种优越感的,更何况是国军中的军统?余明晖就笑着喊:“就你们那几杆破枪就喷你一脸血又能如何?”

    那头一听也来火了,敢说我们是破枪!便又回了句“是,你们国军枪多!被鬼子在屁股后面撵得跟拉拉蛋的鸡似的那枪扔了好几百里地!”

    揭短谁不会啊?国军这头便又喊:“那也比你们游而不击强啊!”

    一时之间双方对阵枪弹未发一颗却是先打起了口水仗来了!

    其实敌我双方别看彼此嘴上骂的厉害,心里想的却是一样一样的。

    什么一样一样的?拖延时间啊!

    国军想的是拖延时间好让那两个营包抄到位再开打。

    新四军想的是拖延时间等侦察的回来看哪里没有埋伏好撤退。

    因此双方便如同有了默契一般彼此口头攻击不休却绝不放一枪。

    这一下子倒是把在旁边那表情看似极其严肃的魏建兴心里乐坏了!掐吧,这样两伙打鬼子的人就打不起来了!

    不过一会他又开始担心了。

    这日军咋还没到呢,该差不多了啊,他们再不来我这也没法再拖了啊!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二九章 各逞心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165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