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一章 今日行刑,男人走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五一章 今日行刑,男人走开

    当一身戎装的慕容沛出现在沈小曼面前时,沈小曼先是傻了,就那么傻呆呆地看着由于见到自己而惊诧万分的慕容沛,看着那个兴奋尖叫的慕容沛,看着扑上来摇着自己胳膊的慕容沛,然后她就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点着煤油灯,屋中央竟然还燃着一盆炭火,整个屋里暖洋洋的,这时候门开了,她看到了端着一碗热粥从屋外走进来的慕容沛。

    慕容沛担心地看着她,问她饿了吧,来,我喂你。

    沈小曼便机械地喝着慕容沛一勺一勺递到嘴里的粥,直到她喝完了那碗粥。

    慕容沛回身把那空碗放到桌子上再回过身的时候,沈小曼却是从床上扑了过来抱着慕容沛的脖子就稀哩哗啦地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哭累了实在没有力气再哭的时候她才破颜笑了。

    她对慕容沛说,今晚你别走,陪我睡。

    慕容沛说,好!

    于是,那一夜沈小曼是抱着慕容沛睡的,睡梦中她一会哭一会笑甚至手挠脚蹬睡得极不安稳,而慕容沛则什么也没有问她,因为她也哭了。

    第二天,陆小曼终于恢复了常态开始和慕容沛说话了,而在这一天里慕容沛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就是在屋子里与陆小曼说话。

    这中间有几次唐甜甜要进屋,却都被站在门外的细妹子给挡住了。

    唐甜甜便撅嘴不乐意,细妹子就细声细气地劝她,我说甜甜呀你撅什么嘴,你没看我都不让进屋在外站着呢嘛。

    第三天早晨,慕容沛终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只不过一看她那拎着手枪杀气腾腾的模样,不光那三个连长就是唐甜甜都没敢问为什么。

    慕容沛身后还跟着这两天一直和她在一起的沈小曼,这时的沈小曼已经换上了一身新四军的军装,脸上竟然也敷上了一层黄泱泱的面瓜皮。

    慕容沛看着众人只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甜甜细妹跟我走,你们三个连长和石头负责警戒。

    然后她就领着众人从那时关押战虏的石头房子里把已经饿了两天多南云健一提了出来。

    南云健一看到已是换了一身新四军军装的沈小曼先是一楞然后又是凶相毕露,可这时慕容沛抬手就是三枪!

    三枪过后,南云健一的两只胳膊还有那条还完好的腿就都被打断了。

    把他给我抬后山去,慕容沛哪管南云健一象猪一般地嚎叫直接下了命令。

    到了后山之后,慕容沛却是又说了一句话,今日行刑,女人留下,男人走开!

    ……

    独立营三个连长外加一个小石头都在山坡上站着,再远处则是警戒的新四军战士。

    “多长时间了?”率先说话的是刘思乐。

    “有一个多小时了。”小石头努嘴说道,手中却始终在把玩着一把匕首。

    那把锋利的匕首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着,一会在平放的虎口上平着打转,一会儿又被他用食指勾着匕首的把柄竖着翻动。

    匕首很锋利,旋转又很快,那眼花缭乱的象江湖上玩杂耍般的表演弄得其余三个人都有点担心他割了自己的手可是却又怕露怯都不好说什么。

    “这得多大的仇啊!”刘思乐接着感叹道。

    “看样小不了。”俞斌接口,刘成洪点头。

    他们四个说的其实就是一件事,那就是自打慕容沛让他们离开后山行刑的地方后,那后山传出来的南云健一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就没有停过。

    这怎样行刑女人们不让男人们看,可是那南云健一叫起来的声音连他们这些久沙场的人听起来都瘆得慌了。

    “绝对是千刀万剐!”小石头终于收起了匕首很笃定地说道。

    其余三人无语,他们也默认了小石头的猜测了。不用问那一声惨叫就是割了一刀啊,这种杀人的方法最是残忍,因为下刀之处就没有致命的地方,最终的结果就是被行刑者血尽而亡。

    “那女的啥来历?”一向老成稳重的刘成洪都被那叫声弄的心有点慌慌的了,于是决定说点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就说是我们头儿媳妇的同学,我就把她带回来了。”小石头耸了耸肩道。

    小石头和唐甜甜他们当时是恰巧路过了那个村子,被村民们报信后才赶去的。

    “听我媳妇说,是她丫丫姐的同学最要好的朋友,她又听她细妹子姐姐说,好象是南京失守的时候被鬼子虏走了,这回听说她丫丫姐在这里才逃出来的。”刘思乐很啰嗦地解释道。

    “哦。”众人点头,却又都沉默了。

    自打鬼子入侵中国后,他们每个人都见到了发生在中国百姓身上太多的不幸,那种不幸他们有时候甚至都不会去回忆。

    因为没法回忆,死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人死得太惨,非语言可以形容甚至已经超过了他们原本认可的承受底线了。

    正应了那句话,就是把那该死的小鬼子杀一千遍也难解心头之恨哪!

    “说点别的,石头,我们霍旅长的少爷现在来没来啊,我们这些霍旅长手下的老人可都想见他一面呢。”俞斌再次岔开了这个沉重的话题。

    “肯定来了,你没听前两天那情报说,县城里鬼子大乱吗,光鬼子就被杀死了一百来个,除了我们头儿一般人没那么大本事。”小石头肯定地回答道。

    “说说你们头儿,就是那个霍家少爷有多厉害,你和他比咋样?再说了我就觉得你们说咱们营长那容貌那人品那水平得啥样的一个男人能配得上他啊?”一提到本事,刘思乐便开始打听霍小山的情况了,这回他说的完全在理,就一向嫌他磨叽的俞斌和刘成洪都竖起耳朵来听了。

    “我真不知道我们头儿有多厉害。”小石头苦笑了,“怎么跟你们说呢,我自打当兵就是跟着我们头儿干的,我原来也练过武,在当兵之前我就和鬼子打上了,我用红缨枪和鬼子拼刺刀,那回我杀了六个鬼子,用枪串了一串人头回的村。”

    小石头说到自己杀了用红缨枪杀了六个鬼子的时候,那三个人嘴都一咧。

    小石头来了也有些日子了,他们已经完全认可了小石头的军事素质尤其是白刃格斗的本事,他们三个连中没有一人可以在拼刺上赢得了他。

    原来人家在没当兵之前就可以和鬼子拼刺刀一挑六了啊!

    “我回村的时候,我们头儿正在那里招兵,他就相中我了。”小石头接着说,“我说你要赢了我我就你走,我们就比武了。”

    那三个人只是听,他们也知道小石头可不是刘思乐没有那卖关子耍贫嘴的习惯。

    “结果我扎了他五枪他没还手,第六枪时他空手就抓住了我的枪杆,然后他的刀就——咔!”小石头用手掌冲自己的脖子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你们不要以为他是躲着枪跑的,他的双脚压根就没离开原地,我觉得当时他就是想看看我出枪有多快罢了,其实他第一枪就能赢了我的!”小石头见那三个人惊讶却又补充说道。

    那三个人倒吸了口凉气,过了一会儿俞斌和刘成洪才赞叹道:“这才是我们家少爷呢,老子英雄儿好汉!”

    “就我们头儿这本事,你说我们能不能配得上我们头儿媳妇?”小石头反问了刘思乐一句。

    “要你这么说,那是。咦,别说了,她们回来了。”刘思乐小声说道,他可是一直冲着后山站着的。

    其余三人转头看去,果然在后山行刑的那四个女子已经翻过了山岗冲他们走回来了,而山那头也已没有了那南云健一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想必已经被搞死了。

    “小石头你去把那鬼子的脑袋砍下来带着,明天咱们有行动。”慕容沛走到四人面前说道。

    “是,头儿媳妇!”小石头打了个立正应道就向后山去了。

    “你们就不能顺便带回来?”一向贫嘴的刘思乐小声叨咕道。

    “就你话多,营长下命令下回你再多嘴我把你嘴豁开!”唐甜甜冲刘思乐一瞪眼,然后又接着说:“那活多脏多血腥不适合我们女人干。”

    “是。”三个连长忙应道,可眼睛却都是瞟向了慕容沛身后的沈小曼。

    沈小曼出来时穿的可是洗得干干净净的军装,现在上面却已是溅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如同万朵梅花开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五一章 今日行刑,男人走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364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