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特殊的情报传递方式-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五五章 特殊的情报传递方式

    “魏建兴谁给你的权利抓我?我可是军统的,我要向上峰告发你!”余明晖高喊着抓着门框就是不往里面进,而此时他的那三个已经被缴了械的手下却是已在屋中了。

    在那个破庙里的时候,余明晖迫不得已把枪交了上去,果然他们一回到住地,魏建兴便翻脸了,直接下令把他们四个全关起来。

    “告发我什么?”就站在那里看着如同泼妇打赖一般的魏建兴奇怪地问道。

    “告发你私通*匪,陷害党国栋梁,罗林被你送到了日本人那里然后你又敢抓我,你真当我们军统是泥捏的吗?”余明晖把军统搬出来了。

    “你不是泥捏的,我老魏也不是吓大的啊。

    你这话说的挺溜的啊,看来想给我安这样的罪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放心我不会咋样你的,我只是把你押回去交给你的上司处理的。

    至于说罗林嘛——你就好好在你上司面前替他名不平吧。”魏建兴说到罗林时沉吟了一下,反而脸上多出了一丝冷笑。

    那余明晖还要啰嗦,魏建兴已经是抬起腿来一腿就踹在了他紧抓门框的一只手上,于那余明晖吃痛“妈呀”了一声再也不敢撒泼耍赖了。

    “你这几天脾气可是不小啊。”霍小山可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呢,在和魏建兴往外走的时候口中却是说道。

    “真当我老魏没脾气啊?”魏建兴咬着牙哼道,仿佛更才那一脚踹得还不过瘾。

    霍小山看了看魏建兴却没再吭声,反而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对了,我说小山子你咋知道罗林叛变了的?”魏建兴跟谁急也不会跟霍小山急,毕竟原来的交情加上现在的同舟共济在那呢,所以现在整个团里霍小山是唯一一个魏建兴还能心平气和说话的一个。

    “你管呢,你有事不告诉我,我凭啥就得告诉你?”霍小山翻了魏建兴一眼道,“再说了,小魏子我发现你现在也学坏了,你竟然不告诉那余明晖罗林已经叛变了那又是啥打算呢?”

    “这点事还能瞒得住你?”这几天那脸湿得如同能随时拧出水来的抹布般的魏建兴难得笑了,“我就是让他不知道,等他回去跟他上司告我状时先挨个大嘴巴,嘿嘿。”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罗林叛变的呢?”魏建兴忽然发现话题被霍小山拐跑了就又追问。

    “丫丫说的。”霍小山也没想瞒他,不过这才说了出来。

    “哦——不对啊!”魏建兴点了下头接下来却是反应出过来了,“你和你家丫丫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罗林可还没有被日军抓呢!那你又啥时候和她见第二面了?昨晚咱们撤退的时候?也不可能啊,那时候咱俩可一直在一起呢!”

    “你怎么这么笨这么多问题呢,你再想想,我就没有和丫丫在一起过就在昨天?”霍小山低着头偏却眼皮上撩在那里作怪地看着魏建兴。

    “昨晚你俩在一起?在一起,哪有啊,哦!我想起来了!”魏建兴恍然大悟,“昨晚丫丫替新四军出面时你不让我出去你倒是和她在一起了的。”

    不过,紧接着他的疑问又来了:“不对啊!我说小山子不对啊!”

    “有哪里不对啦?”霍小山都快笑出声来了却依旧不说。

    “昨晚天亮前咱们缴余明晖枪的时候你是和她在一起了,可那功夫你们两个正演双簧呢,你们说啥好几十人在那听着呢,她也没说罗林被抓叛变了啊!”魏建兴困惑不解,他从上学到现在都承认霍小山打鬼子的本事确实强过自己一大截而且那脑袋瓜子也好使,和高智商的人在一起他这脑袋累啊!

    “再想想。”霍小山笑。

    “你们不可能说的当时,但还就那功夫在一起了,那只能说明,只能说明,当时她给你传纸条了,因为那时候屋里太黑谁都看不到!”魏建兴觉得这回自己的答案应当是对了,所以说起来那就是个斩钉截铁。

    “快拉倒吧,就算是她给我传纸条我也有亮能看到算哪,那鬼子还在外搜山呢,你看我那功夫就算有手电筒我敢用吗?”霍小山一撇嘴。

    “是啊,是啊。”魏建兴在那里低头思索在那自言自语,“对,那时候天太黑了,第一她不可能知道咱们也去不会提前写个纸条什么的,第二就算她手里有纸条给你你也确实看不到啊,你们这是怎么传递的情报呢?”

    “算了,别猜了,再猜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这是只有我和丫丫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霍小山见魏建兴猜得费力终于说道。

    “霍小英雄,霍大高人,从来我看你都如望高山而仰止的,你就告诉我呗。”魏建兴的胃口已是被霍小山吊起来了,终究是想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不说话不传纸条就把情报传递了的。

    “你有秘密那你凭啥不告诉我?”霍小山忽然不笑了,却是拿话点了魏建兴一下。

    只是霍小山这话一出口,本来已经高兴起来的魏建兴那脸又拉下来了,也不吭声了。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点,丫丫让我告诉你一件事。”霍小山看了看情绪又低落下来的魏建兴,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两天魏建兴心情极度不好了,可自己所知也并不详细故而也实在没法劝。

    “丫丫说什么了?”魏建兴觉出了霍小山话里所透露出的重要性。

    “丫丫让我告诉你别担心了,小曼逃出来了在她那里。”霍小山淡淡的一句话却让魏建兴一下子就楞了下来,站在那里象个木桩子似的不动了。

    昨夜霍小山和慕容沛交流情报也才想明白为什么魏建兴这几天心情不好,虽然时间有限自家丫丫只是透露了那么一点信息,但霍小山却已是猜出其中大概了。

    这事,作为朋友没法劝,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于是,霍小山拍了拍魏建兴的肩头独自一人走开了,而魏建兴则依旧一个人站在原地杵着,就象一根立了年的电线杆子。

    至于霍小山和慕容沛是如何在那黑夜之中传递情报的,魏建兴是无论如何猜不到的。

    霍小山之所以顶替魏建兴以国军最高指挥官的身份上前就是为了和慕容沛交流情报的。

    交流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手往慕容沛的手上一搭然后彼此开始了轻轻地指节上的敲击,那还是他和慕容沛图好玩两个人发明的用手指敲击代替说话的本事,天津人管那叫“袖里吞金”。

    白天不懂夜的黑,山区的夜真的是很黑,谁又能发现在那黑暗之中两人嘴上一本正经地说着,可是那手指却完全谈的是另外的事情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五五章 特殊的情报传递方式》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364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