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0章 即将暴走的南云忍-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六0章 即将暴走的南云忍

    马蹄声声,一支日军马队在山野间的公路上行进着,他们从县城里出来到现在一步没歇已经走出去近百里了。

    而这近百里的路上一直骑在马背上的南云忍一句话都没曾说过,他的嘴角在不停地无意识地轻咧着,于是他脸上那道蚯蚓般的伤疤便不停的一跳一跳的。

    同样骑在马上的南云忍的手下武士们一个个噤若寒蝉,没有人敢看他的脸色。

    因为他的手下都知道,自己的这位太君越是这样的表情,越是可能爆发出不可遏止的怒火。

    在攻占南京的过程中,他们也曾经损失了两名家族武士,于是他们的这位太君在占领南京沉默了一个星期后突然大开杀戒,老幼妇孺农工学商,只要是支那人群中有的种类,他都一样砍死了一个。

    在他们印象里,南云忍是一个如此自负如此骄傲的一个本事如此之大的大和民族的武士。

    他在出国之前就对他们说,走,让我们做大和民族真正的武士,让我们去征服支那!

    于是,他们乘着轮船过了那万倾碧涛到达了支那,他们以一抵十地战斗着,从淞沪战场再到支那的首都南京。

    我们是真正的武士!我们战无不胜!他们都是一直这样认为的。

    可是直到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叫霍小山的支那军人后一切就变得不同了,因为他们的部队减员变得严重起来了。

    在最初减员的日子里,有手下问南云忍我们是否也从国内补充兵员?南云忍说我们为什么要补充?我们不需要补充!当征服支那的时候,我们所剩下的都是真正的武士!

    但豪情并不代替不了血淋淋的现实,他们的精英人员与霍小山所部中国军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但战斗的结果是他们完败。

    他们这支队伍在战斗中的减员情况是好于日军其他部队的,但问题是那个减员不严重是指部队的整体人数,可是在作战的精英方面却是大幅减员的,也就是说越是能打的作战素养越高的作战技能越强的反而减员的越厉害。

    因为对方难打,因为双方进行的是那种精英对精英的小规模的战斗,所以他们就必须派出自己的精英。

    不从国内补充兵员那么所谓的精英也就成了消耗品,他们派出的精英越多对手越厉害那么己方精英阵亡的就越多,到现在他们的太君从国内带来的四百余名家族武士现在只剩下十来个人了,对,就只有十来个人了。

    前些天还有四十来人呢,可几次碰撞下来就只剩这么多了。

    这让一向注重武士名誉的主官情何以堪?

    其实,他们作为旁观者他们还是了解这位主官兼家族的少主的。

    他们从来就不相信自己的太君练的那个什么忍,他们从来都认为自己的太君习忍只是为了更好的杀人。

    因为你沉默一段时间就要杀一回人,然后再沉默再杀人,如此循环往复,那么谁能相信你最终的目的是习忍而不是杀人?你是家族的武士帝国的军人,你到支那来不为杀人那你又是为什么而来的呢?

    但正因为了解,南云忍的武士们不会说出这些话来,因为他们也是双重身份,不仅是帝国的军人还是南云家的武士,他们还有族规,对这位未来的少主的所有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哪怕让你去死!

    当然了在他们的理解里那死也不叫死,为了自己武士的荣誉而切腹自尽那是何等荣耀的事啊!

    而此时的南云忍却并没有关心自己的武士与士兵们想的是什么,他要的只是服从。

    就象他自打把沈小曼抓回来变成清子后,只要你服从我,那么我并不介意给你一个精致的笼子,给你一碗清水,一碗在支那只有上等人才能吃到的食物。

    可现在,清子竟然跑了,被自己抓回来一直带在身边的清子竟然跑了!

    他已经完全习惯了清子的存在了,当失去清子的时候,他才明白了什么叫缺失。

    原本他以为清子存在的意义仅仅在于她可以让自己习忍,可以看着她不着一缕地在自己面前展现床上百态让他习忍让他忘记自己曾经和妹妹织子有过那一段不伦之合。

    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忍已经习成了,他觉得自己忍的境界已经足够高了,已经不需要那琴声来平复自己坚强的内心了,所以他才会把清子送与罗林,他觉得清子对他来讲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可是当得知清子逃跑后他才知道自己内心有多么的震怒,他才发现,原来,清子对他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习忍,还在于跪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换鞋给自己更衣给自己沏茶乃至给自己弹琴。

    他本以为一只关在笼中的鸟的翅膀已经退化了,入它出了笼子它也不会走呢。

    可是没曾想,他刚把这只鸟放出笼子,这只已经没有了可以飞翔的翅膀的鸟儿竟然用那它那还会走路的两个小爪子跑了,这让他如何不恼?!

    于是,他派出了南云健一,既然你要跑那么就让健一剁去你的那两个小爪子吧,我看你如何再跑?

    然而紧接着发生的事却让他更加恼怒不堪,去捉清子的健一竟然被人砍下了脑袋在一夜之间堂而皇之地挂在了那城门楼上!

    挂在城门楼上也就罢了,问题是当时那盏灯被打灭了他们大日本帝国军队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上面挂的竟然是健一的头颅!

    他们还以为那是来抢人头的中国军队由于来不及解下才残留下的最后一个中国士兵的人头呢,直到日上三竿才有士兵注意到那人头上那一双到死也没有闭上的眼睛。

    在此时料峭的春寒之中,南云忍一面告诉自己要忍一面又越来越感受到了在内心深处不断累积的炎炎夏日般的躁热,这种躁热仿佛已经随时可以冲破那忍的最后一道防线。

    如果换成原来的他肯定就已经暴走模式了,但这回他竟然忍住了,他强迫自己理智地思考问题。

    于是在这次清剿之中他放弃了原来的自命清高,他调来了更多的军队让自己手下各部完全采用了夜袭特战的方式,以期给支那军队致命一击,以期扳回颓势有所斩获。

    可就在他率队离开县城没多久便传来了县城被袭的消息,他被迫率部回援。

    于是他又在那清冷的早晨再次重温了被支那军队搅得一塌糊涂的与上次一模一样的县城。

    大日本皇军的军营、补给站、县政府、和平建国军的军营都受到了枪击,虽说有的并未被攻破,但被放上一把火总是难免的。

    当他把这些地点都处理完毕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他当时很庆幸自己的住所没有受到攻击。

    可是当他进入到内宅之后才发现自己留在内宅之中的那名手下竟然被绑在了屋内!

    而就在他的塌塌米旁边竟放着自己的脸盆,里面装了满满一盆清酒,塌塌米上的酒渍还没干呢。

    他问那名手下怎么回事,那个手下胆颤心惊地告诉他说,霍小山来了,用你的清酒洗的脚……

    “报告太君,前方的山沟里抓到了一批支那人。”一个士兵从前方跑来向他报告道。

    这个士兵却是南云忍所率领大部队中的一员,由于县城被袭,以为情况紧急的南云忍便急急忙忙率了一小队日军骑马赶了回去,他便把大部队留在了原地。

    南云忍的嘴角又咧了一下,依然不吭声,却是示意那名士兵带路。

    两分钟后,南云忍跳下马来,他面前是上百名的中国老百姓。

    白发斑斑的老太太,拐着拐棍的老头,把头埋在娘亲怀里的小孩儿,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南云忍嘴角轻咧着,慢慢地摘下了手上地雪白的一染一丝尘埃的手套,摸出腰间的佩枪扔给他的手下,

    然后,他轻轻摸了摸挂在腰间的肋差,就一步一步向人群走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六0章 即将暴走的南云忍》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364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