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鬼魂视角(五)-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六五章 鬼魂视角(五)

    亡灵在半空中兴奋地尖叫着,翻滚着,尽管没有人能够看到它。

    他的下方则是传来急促的金铁交击之声,因为指挥官阁下已是手执肋差与那个支那军人斗在了一起。

    在亡灵看来指挥官阁下的刀胜在锋利尖锐,而那支那军人手中的钝刀胜在厚重而力足。

    肋差刺出总是在夜色中闪出寒光摄人心魄,钝刀挥出总有风声贯耳。

    亡灵等待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他知道今天会有大热闹可看。

    因为天黑的时候他看到指挥官阁下开始亲自巡逻了。

    很明显,指挥官阁下认定了自己的士兵是无法发现潜入的那个支那军人的,于是他便亲自上阵了。

    他不上已经不行了,因为亡灵在昨夜看到了自己的同伴们待那个支那军人走后,手脚都在发抖。

    毫无疑问,他们害怕了!

    那个来无影去无踪却杀人的支那军人让他们害怕了。

    亡灵自然知道自己是亡灵同样的来无影去无踪但自己虽然在黑夜中无处不在,但自己可不杀人哪。

    可那个支那军人却是来了两回,每回都留下了二十一具尸体。

    尤其是第二次他们全员防备,可是在发现那个支那军人的时候他却已经再次远遁了。

    他们竟然没听到自己同伴临死前的一声呼救,这个人还是人吗?亡灵在昨夜鸡鸣之前就听同伴在私下叨咕“我们是不是惹了支那的魔鬼或者杀神?”

    于是,指挥官阁下不得不亲自出手了,并成功地将那个支那军人截击在这个房舍的屋面上。

    不过,在亡灵看来,那个支那军人与指挥官阁下是有默契的,他们都在等待双方交锋的这一刻。

    支那军人之所以不想一开始便与指挥官阁下斗那是因为他知道皇军人多不想陷入重围。

    指挥官阁下不想与那个支那军人斗那是为了避其锋芒。

    但双方在今夜应当了断一下,于是,便斗在了一起。

    这已经是亡灵活下来的第三夜了,它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有形无质的“身体”了,因为他可以看清任何东西。

    再快的东西在他的眼中绝不会产生出那种活人才能见到的视觉残留,刀光乃至子弹!

    它发现了指挥官阁下的优势,那就是指挥官阁下的刀虽细但却更锋利钢口更好。

    在双方的几次快若闪电的碰撞中,那个支那军人手中的钝刀已是出现了裂痕。

    也不知道那个支那军人在哪里捡回来的这把已经有了铁锈的钝刀,支那还是落后啊!

    亡灵慨叹着,紧接着就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因为那把钝刀在又一次碰撞中终于断了!

    双方显然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都是一楞,但让他们楞的还不止于此,四面的房顶上突然出现了火光!

    闻讯赶来的日军士兵们点亮了火把!

    亡灵只怕白昼却并不怕火光,他看到那个支那军人反应很快,在那火光照亮的刹那那军人便已是提着断刀弃了指挥官阁下倒跃下了屋顶。

    “吱——”亡灵兴奋地尖叫起来,它一低身随着那个支那军人就飘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这屋子下面已经不是街道了,下面被指挥官阁下挖成了壕沟,他在天黑出现后还看到他的同伴们往上棚破席子了呢。

    它必须看到那个支那军人毫无防备掉下深沟被乱枪射杀的样子,这将是他的亡灵生涯里一件多么有趣多么值得回味的一件事情啊!

    可是,紧跟而下的他失望了,他看到的是那个支那军人的手在他的脚下抓住了屋面下露出的椽子,然后人一悠便斜砸进了窗户!

    “哇!”亡灵失望顿去兴奋又来,他跟着就扑进了窗户。

    他扑进屋子的刹那,“叭勾”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过了他那虚幻的身体打到了对面的屋檐上。

    这颗子弹吓得亡灵一激凌,不过对已是亡灵的它终究没有丝毫的影响,这就象风可以吹得草动树摇却吹不走光线。

    亡灵看到那个支那军人正从地上团滚身而起一扑,将手中的断刃插进了一名同伴的小腹。

    而在他起身的地方,被他砸倒的另外一名同伴正仰面躺在地上一口口地喷吐出鲜血来。

    那是刚才那个支那军人一砸之际竟是收腿用双膝直接跪在了他的胸上。

    刚才他的那名同伴见上面有黑影砸落本能地扣动了扳机,但终因枪筒是递出窗外的而那人已是扑跪入怀而功亏一篑。

    “南云,南云,他没有进坑,他要上这面的窗台上了!”亡灵歇斯底里地尖叫着。

    它现在很兴奋,它也不需要再对它的指挥官阁下保持敬意,因为它知道谁也听不到它喊谁也看不到它。

    它只是在渲泄,它并不知道在它后面它所叫的那个南云也正从屋顶爬了下来。

    它看到那个支那军人一扬手那半截断刃便向对面的窗户飞了过去。

    紧接着“呯呯呯”的枪声响了,随后那个支那军人便拔枪射击了,子弹是射向对面的屋顶的,因为那里同样有日军的枪枪射手同样有着举着火把照亮的士兵。

    机枪射手被击中了,士兵手中的火把也掉到了屋面上,于是连人带火把一起滚了下去,砸在那铺了薄席的壕沟中发出沉闷的“扑通”声。

    亡灵见那个支那军人从那窗台上扑了出去,它再追到窗口时见那个人已是一跃便过了那四五米宽的巷弄。

    就在他的身体下落砸穿了棚在深坑上的草席之时,他的双手已是勾在了对面窗户的下沿上用力那么一按,蜷起来的身体便在那双臂支撑出的空隙里跃进了屋内。

    他的身手竟矫健如是?他竟然早就知道那巷弄已被挖成壕沟了吗?

    亡灵追进对面的屋子时,先是看到了趴在窗口被那柄断刃正砍在眉心处的同伴,那是刚才那个支那家军人一扬手扔出断刃的结果。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支那军人正奔跑着着向这房子的侧墙撞去。

    这所房子已是老旧得摇摇欲坠了,在那人的一撞之下,那墙就轰然倒塌了,而那人竟借自己撞墙的反弹之力又扑向了对面的窗口。

    他的动作是如此之快,在那房顶因墙倒塌而掉落的刹那已是扑出了窗户。

    火光之中尘土暴起,亡灵下意识地尖叫起来,它下意识地也怕自己被砸死!

    可当它意识到自己已是一个亡灵时那因惊吓而散开的鬼魂之光复又融合。

    而此时在那面倒墙的方向上,枪声已是响成了一片,看见墙倒所有埋伏的日军自然以为那个支那军人是从个方向冲出的,却没料到他竟然从另外窗户撞了出去。

    这个窗外却已再无壕沟,亡灵看到那个支那军人已是闪身进了另外一所房子开始新的杀戮。

    亡灵再次跟上可是再转回头看去,见指挥官阁下正看着那依旧尘土未尽子弹乱飞的那个掉了屋盖的房子呢,他自然也以为那名支那军人还在那里。

    亡灵知道,这回又完了,这个支那军人已经摆脱了指挥官阁下,那么黑暗之中便又成为了他的天下。亡灵就再次在半空中飘荡着追逐着那个支那军人,看着他小心躲避着火光,潜行、靠近、杀人……

    看着他一直杀到了村口,正好又杀到二十一人了啊!

    然后他看着那个支那军人神情落寞地出了村子。亡灵很想接着跟上去可是想想那山野间的风它还是作罢了。

    可就在它准备往回飘荡的时候,它看到那个支那军人在黑暗之中竟然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向了这个村子。

    亡灵头一回很正式地飘到那个支那年轻人的对面,近距离观察着他的样子。

    一张很年轻很普通的支那军人的面孔,只是眼神中分明蕴含着不熄的怒火。

    亡灵很奇怪,一个杀自己的同伴冷寞得可怕的人此时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呢。

    而这时他看到那个支那军人突张开了嘴,同时“啊”地大喊了一声,那饱含着愤怒的“啊”音被那声波所携带着就向村子的方向疾射而去!

    亡灵很好奇他跑出村子后又回头喊这么一嗓子是什么意思?

    可它好奇心未竟,那个“啊”音便重重地撞在了它那有形无质的躯体上,它凄厉地尖叫了一声,便被那音波冲成了无数细碎的光点向大地落去,再也没有能够融合。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六五章 鬼魂视角(五)》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407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