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小山的战果-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六六章 小山的战果

    魏建兴有点担心,这已经是霍小山离开的第四天了。

    当他们撞到了日军屠杀了一百多名老幼女孺的现场的时候,正和他有说有笑的霍小山彻底沉默了下来。

    魏建兴看霍小山蹲下身抱起一个早已经没有气息了的看样子还未满周岁的孩子。

    那孩子身上没有伤,只是七窍流血,日军屠杀平民魏建兴也是见过的,很明显那孩子是被活活摔死的!

    霍小山把那孩子放到了块沾染了血迹的大石上,用自己的衣袖轻轻去擦那孩子嘴角鼻子流出的血迹。

    血迹已经干了,并不好擦,于是霍小山就从一名士兵手中接过军用水壶再轻轻地擦,直到露出那孩子已经没有血色惨白的小脸。

    那孩子因为惊恐眼睛都瞪得圆圆的,魏建兴发现霍小山在合上那孩子的眼皮时他的手都在颤抖。

    是人,手都会抖。

    可是魏建兴是了解霍小山的,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霍小山手抖。

    这,包括任何时候,无论是别人兴高采烈的时候还是别人垂头丧气的时候,无论是霍小山白刃战时自己用手抓向鬼子的枪枝的时候还是子弹在他头上呼啸身边流弹跳弹乱飞而他向鬼子射击的时候。

    霍小山在整个过程中是低着头的,一言不发,可是当霍小山抬头起时,魏建兴分明看到霍小山的眼情在这一会功夫里已是充满了血丝变得通红。

    是人,眼睛都会发红都会充血,可是在魏建兴的印象里霍小山的眼睛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的眼神让人看上去总是平静的如同一汪深潭,高兴的时候思考的时候则是微微眯着的宛如一个顽皮的孩子,就是愤怒的时候也很少能让人看出来。

    而现在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霍小山竟然手抖了竟然眼睛充血了,那么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愤怒!

    霍小山没有再细看任何一个现场被屠杀的百姓,而是站起身扭头就走。

    一直注意着他的魏建兴喊他,他也不理,就是一个人走。

    魏建兴是团长他手下还有几百号人呢,而这百多名遇难的男女老少的后都在等着他处理,他不可能离开。

    但发现霍小山情绪不对的他还是招呼了一名士兵跟上去陪着霍小山。

    可半个小时后那个士兵回来了,脸红红地向他报告说,他把霍长官跟丢了!

    因为霍小山进入一片山林的时候他也跟着进去霍小山就跑了起来,他跟不上!

    魏建兴苦笑了一下,他并没有责备那个士兵,霍小山跑了起来没人能追得上。

    魏建兴能猜到霍小山是给这些老百姓报仇去了,他并不担心霍小山出现什么问题。

    因为,在中央军校的时候他可就听说了,霍小山在南京之前就曾经半夜摸进了鬼子的军营杀了三十六个鬼子!

    可这已经是第四天了,霍小山还没有回来,这却让他有了一丝担心了。

    另外,他自己这个团也不可能总停留在这里等霍小山哪,派出的尖兵们报告,附近已经发现了日军的足迹。

    以他团现在的情况,魏建兴觉得还是先避免与日军死磕为好,弹药已经不多了,伤兵也无处可送只能带着,现在与日军作战是很不明智的。

    他是一个团的团长,他不可能为了一个人而耽误整个团的事情,就在他下了决心不能再等全团开拔的时候,士兵报告霍长官回来了!

    过了一会,魏建兴就见霍小山真的回来了,身上那斑斑点点的血迹不用问也能想到他做啥去了。

    他的眼睛已经不再血红总体感觉已经恢复了常态,只是那神情显得有些落寞。

    魏建兴放下心来先让传令兵下达了开拔的命令然后才问霍小山道:“杀了多少个?”

    霍小山不吭声,却是走到了魏建兴的勤务兵身边,伸手要过了那勤务兵背着的包袱,他知道那里有替换衣服,自己这套衣服不能再穿了。

    他打开了包袱里面有两套,一套是魏建兴的上校军装,一套却是那个勤务自己的。

    霍小山没有动魏建兴的反而是取出了勤务兵的那套,然后他自己就开始脱衣服。

    “杀了多少个?问你呢。”魏建兴跟着霍小山的屁股后问。

    “六十三个,没杀够数。”霍小山撅着嘴生气地说道。

    此时的他哪管魏建兴身边听到他说六十三个的士兵在一刹那间看向他的惊愕崇拜的眼神却是自己撅着嘴在生自己的气。

    他终于没有完成杀死个鬼子的愿望,只因为南云忍屠杀了名中国的平民。

    因为从屠杀的时间的推算谁都能看出那是南云忍对霍小山他们再次袭击县城所做的报复。

    霍小山在看到那么多老少妇孺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南云忍,我霍小山可能杀不死你你人多,但我把你的兵杀了,我折腾死你!

    然后他就一个人上路了。

    霍小山对屠杀平民有着格外的敏感,那自然来自于小时山村被屠的惨剧,他不是完人也不是圣人他也不想当圣人,于是终于暴走只身前往敌营去进行报复。

    他自然不会让那个士兵跟着他也不可能让魏建兴派人与他一起去做这件事,因为那样他放不不开手脚,他明白自己其实是在行险。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基于以下几点理由。一是因为魏建兴团的损失已经不小了,在与日军的战斗周旋之中现在已是损伤过半了。

    二是因为魏建兴团得不到有效的兵员与后勤补给。

    这里新四军的抗日根据地,抗日根据地的百姓对国军并不是那么友好,没有后勤保障没有情报来源,百姓见了他们就躲。

    由于黄桥战役与皖南事变,原本看似弥合的国共之争的裂痕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再加上原来这个地区的国军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真的是糟糕至极,论抗战不给力论鱼肉乡里却是让百姓恨得牙直痒痒

    这种情况的产生自然是怪不得魏建兴,却是国军在游击战模式下作战失利的恶果让魏建兴团来承担了。

    这其实也是后世所讲的所谓金杯银杯不及老百姓的口碑。

    一说是新四军来了,所有的百姓都往前面凑,最后一碗米最后一床被那都是给新四军用的。

    一说是国军来了,别说那一碗米或者一床被就是你想到老百姓家喝口水那人家也跟防贼似的不肯让你进院啊。

    三是魏建兴部队战斗力的欠缺,当然这点霍小山要照顾魏建兴的情绪那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可事实就是如此。

    霍小山长期带领着直属营官兵在敌后单独作战之所以能够长期坚持下来,那与直属营的战斗力是绝对分不开的。

    他们才以战斗力的强悍动作的迅速果断通过以战养战弥补了在后勤供给上的不足,这是一种特种作战,战果显赫却不可能推广开来。

    按照老虎仔将军的回电看,直属营应当已经在前来的路上了,但远水解不了近渴,霍小山就决定单干了。

    其实正如霍小山曾经对老虎仔将军所说的他不想当大官那样,他更喜欢在前线自己杀鬼子。

    头一夜袭击南云忍军营如果还算暗袭的话,那么第二夜第三夜则可以看作霍小山对南云忍直接的叫板了。

    你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杀害平民,那么我就肆无忌惮地杀你的手下。

    我要让你知道虽然是国战,但罪不及平民,你既然敢杀死那么多平民,那么你就要有自己的人同样被杀死的觉悟。

    不为别的,只因为我霍小山在此!

    可是在霍小山在第三个夜里完成了对南云忍部的袭杀之后,他终于平静下来了。

    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再这样单枪匹马地干了,他已经把自己所有的潜能发挥到极致了,再这样干下去自己的这条小命也要扔在这里了!

    所以他在闯出村子后的那一声吼却是对心中尚郁积着的愤怒的发泄,对不能杀死所有侵略者的遗憾。

    至于他那胸中一口怒气喷没了一个亡灵他是没有丝毫感觉的。

    世间恶魔尚未尽屠灭,哪个有闲心去管你阴间小鬼啾啾啾?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六六章 小山的战果》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407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