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五章 不作不会死的罗林(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六九五章 不作不会死的罗林(二)

    “慕容沛,你听好了,皇军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在这十分钟之内你不出来,皇军就用刺刀挑了这个小姑娘!”罗林尖细的声音再次在村子的上空响起。

    那个小女孩已经被一名日军士兵用双手高高举起,她已经被打晕了。

    原因是在刚才日军中队长在去抓那个小女孩的时候被她在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那个小女孩的娘也被打晕了。

    原因是她发了疯似地要抢回自己的孩子。

    为了制止村民的骚动,日军中队长甚至下令冲天打了一枪。

    于是现在村中的百姓只能在那黑洞洞的枪口的威胁下沉默下来,所有人虽然不敢再反抗却不再掩饰对日军及其走狗仇恨的目光。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太阳还没有落山,那把指向那被举在空中的小女孩的刺刀便折射出寒光。

    那寒光昭示着人们,只要侵略者进入了我们的家乡就再也没有和平可言,这里也许会马上充满血腥。

    而这个时候,慕容沛出来了。

    她并没有如同后世的狗血剧那样非得等到刺刀即将刺入那小女孩的身体的时候大义凛然地喝一声“住手”才出来。

    她知道吃人的豺狼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她很平静地就走出来了。

    她是被那个小女孩的娘藏在了自家房顶的黑棚里,也就是屋瓦之下天花板以上的位置,当然农村的所谓的天花板实际上也就上钉的木板连粉刷都未曾有。

    那充作天花板的的木板有几块木头是活的,慕容沛踩梯子爬上去的再把那木板一挡下面梯子一撤,除非日军烧房子否则是没法发现她在上面的。

    慕容沛和这个村子很熟,这个村子正是她带独立营训练时经常借宿的地方,她手下的士兵有十多人就是在这个村子里招的。

    村子里岁数大的人已经把讨人喜欢的慕容沛看成了自己的闺女就象慕容沛把所有的人年长者看成了长辈,村里的中年妇女都把她看作了妹妹就象慕容沛把所有的妇女都看成了姐姐,而那个小女孩更是曾经被慕容沛抱在膝盖上教她写字。

    所以慕容沛在遭到日军的捉拿的时候,村民们义无反顾地掩护了她,所以在村民在直接面对日军的屠刀时慕容沛义无反顾地出来了。

    正如慕容沛平时所想的那样,她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的金贵,自己只是一个战士,不能够在老百姓受到伤害时挺身而出那么要战士做什么?老百姓养自己的队伍做什么?!

    当罗林接触到慕容沛的目光时,他已经没有心虚与怯懦了,他的目光里有的只是兴奋与阴狠。

    而慕容沛的看向罗林时,她的眼神里已经没有愤怒了有的只是鄙视,就象看一条狗一样的鄙视。

    两个人目光碰撞却什么都没有说,敌我已势同水火仇恨已不共戴天,夫复何言?

    罗林靠向了那个日军中队长小声说道:“太君,她,花姑娘的,大大的漂亮!”

    “嗯?”日军中队长困惑地看向了这位传说中的新四军的霍少奶奶。

    穿着身土布做的中国军队的军装,那上面已是沾满了泥灰,身材嘛,相当不错,可这脸黄怏怏的一看就是有病,何来花姑娘大大漂亮之说?

    罗林脸上闪出一丝狠色,却马上跑到已经被日军架住了双臂的慕容沛面前。

    他自然注意到了慕容沛看着自己那鄙视的眼神。这时候罗林说话了:“你很鄙视我是吗?哼,鄙视就鄙视吧,你就是杀人的眼神又如何?可惜,眼神是杀不了人的,能杀人的只有子弹和刺刀,现在我有子弹与刺刀,你有的只是眼神,也只有眼神。”

    说完,罗林已是伸手狠狠抓向慕容沛的脸,慕容沛下意识地去躲又如何能够躲得开?

    于是那层面瓜皮儿便被罗林揭了下来,于是一张清丽如仙的面容便展现了出来,于是站在慕容沛对面的日军中队长的眼睛就直了。

    罗林靠向那日军中队长谄媚地叫道:“太君。”

    那日军中队长竟没有反应,因为他的眼睛仍在贪婪地看着慕容沛的那张脸。

    “太君。”罗林又加大了声音叫道。

    这回那日军中队长已是从对慕容沛美色的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于是他狠狠一把就把罗林推了开去,伸手一指旁边的一户农舍用日语吼道:“拖进去!”

    慕容沛没有反抗,人与牲口无话可讲,若是受辱当咬舌自尽!

    慕容沛被推进了那个农舍了,日军中队长也进去了,罗林跟着便要往里进时,却被两名日军直接用森寒的刺刀挡住了。

    罗林自然知道在日本人眼里自己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地位留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还有用处罢了便不敢硬冲。

    可是他心痒难忍,他便围着那个农舍转悠,他甚至想到窗下侧耳去听,却被那看门的日军士兵将枪托向他怼来而让他落荒而逃。

    他当然知道这个只爱杀人与女人的日军中队长把慕容沛拖到屋子里做什么去了,因为这件事就是他设计的,他要报复慕容沛他要报复霍小山,所以他才会当着那日军中队长的面撕开了慕容沛的伪装。

    本来如果他不撕开慕容沛的面部伪装的话那个日军中队长是不会碰慕容沛的,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大名鼎鼎的霍少奶奶,新四军皖东军分区独立营的营长。

    抓到这样一个抗战的标志性人物日军完全可以做出一篇大文章来的,如果把慕容沛交到南云忍的手里那么就有可能抓到被日军恨之入骨的霍小山,这对日军来讲的意义太重大了。

    可是,我罗林为什么要交给你南云忍,我偏不!

    我叫你打我,我叫你用完我象破鞋一样把我扔掉的对我?我就让你做不成这篇大文章!

    所以他就刻意撕开了慕容沛的伪装,果然那个日军中队长就忍不住了。

    现在进行到了哪一步了,罗林真的很着急,他开始转圈。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每天晚上经常要做到的那个梦,我叫你清高?我叫你漂亮?我叫你看不起我?!

    我要你求我,我要你我饶了你?我要你明白你就是一个女人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你还骄傲个*****(此处必须省略n个字)

    咦?怎么里面还没有声音?

    此时的罗林当真心急如焚就如同有十只小猫在同时挠着他的心。

    他不停地围着那窗口转,不停地围着那窗口转,此时在屋外的所有日军和中国老百姓的眼里所看到的分明是一头眼睛充满了血丝分明在疯狂拉磨的驴!

    现场一片寂静,中国百姓们全都低下了头,日军士兵一个个脸色森然,唯有罗林穿着的那双日军皮靴在地上划圈带来的急促的沙沙响。

    “吱嘎”那房门开了,所有人看向那农舍的柴门,慕容沛已是从里面走了出来,罗林呆了,日军士兵也呆了,中国百姓们也呆了,所有人都呆了。

    因为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慕容沛还是那身衣服虽然脏污不堪却和进去时没有什么不同。

    随后,那名日军中队长也出来了,只是那脸上竟然是一副诚惶诚恐模样!

    发生了什么?这究竟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反差让罗林瞬间从沸点降到了冰点,他差点哀嚎出来!

    这时候慕容沛用手一指罗林对着那日军中队长说了一句日语,那日军中队长竟然俯首贴尔地“嗨伊”了一声,然后便凶神恶煞般地直奔罗林而来!

    罗林蒙了,真的蒙了,为什么慕容沛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那日军中队长还要听慕容沛的指令?难道慕容沛是日军特高课的高级间谍?!不可能啊!!

    可是那日军中队长可不管罗林现在是怎么想的,他已是猛地抽出了腰间的指挥刀!

    罗林更蒙了,他下意识地想跑,可是此时亢奋了又失落了高兴了又惧怕了在这短短时间里情绪如此波动的他却又哪能挪动得了自己的脚步?

    一刀寒光在黄昏的山村划过,一个汉奸的头便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伴随着那喷涌而出的驴血!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六九五章 不作不会死的罗林(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3736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