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0八章 沈冲和细妹-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0八章 沈冲和细妹

    “你怎么来了?”细妹子意外而又惊喜地看着沈冲出现在了她的门口。

    “唔,我来看看。”沈冲忽然有点心虚,只因为同样和细妹子坐在桌前的柳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我去外面散散步,坐了一天腿都坐麻了。”柳玉很识趣地站了起来。

    她是和细妹子一起从慕容沛那里过来的,让细妹子一个人到直属营慕容沛倒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但还是把柳玉也派了过来,好让两个人有个伴。

    “柳玉姐。”细妹子自然明白柳玉是啥意思,她不好意思了。

    “你要是叫我我就不走了。”柳玉呵呵笑着,人却是照旧往外走去。

    沈冲嘿嘿笑了笑却也不挡,柳玉路过沈冲时见沈冲那副有点小得意的样子却是将手中攥着的一卷纸故意虚敲了下沈冲的头。

    沈冲嘴里却是终于说了声“谢谢柳玉姐”低头闪了一下便钻进屋里来了。

    细妹子嗔怪地看了沈冲一眼后心里却是甜甜的,沈冲走到近前一伸手将柳玉刚才坐的那把木椅拽了过来便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山子哥不是让你少往这跑吗?”细妹子问。

    “他可没说不让我往你这跑,他就是说不让我象他和丫丫那样搂搂抱抱的,嘿嘿。”沈冲坏笑。

    “你净胡说。”细妹子毕竟和沈冲在一起久了,知道沈冲说起来时有时也只是口花花罢了,不过却是从自己的一个挎包里摸出一个纸包来小心捧着给沈冲递过来。

    “啥呀?”沈冲好奇地问。

    “马肉干,我的没吃给你留着呢。”细妹子说道。

    前一段时间直属营的伏击打死了好几匹日军的战马,由于时间宽裕,霍小山便命令士兵把马弄回来了,剥皮开膛把那马肉烀熟了,吃了几匹剩下的却是被放上了盐巴烀熟了晒制成了马肉干给士兵分了下去,细妹子女孩子本就吃得少加上她又没舍得吃就给沈冲留了下来。

    细妹子给沈冲留吃的不是一回了,沈冲知道她要给自己的断不会收回去,便伸手接了过来。

    两个人手碰到一起的时候,沈冲还特意在细妹子的手背上轻轻碰了一下。

    细妹子抬眼正和沈冲的目光对在了一起,两个人就都会心地笑了,心中都是一样的甜蜜,却终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细妹子是小孩子心态,她觉得自己每天知道沈冲平平安安好好的自己也就知足了,而沈冲别看自幼闯荡在外却是一个什么事都自立的人他觉得自己有机会能抱抱细妹子便很知足。

    所以两个人默契一心虽然心中也偶有更进一步亲热的想法却一想到那样给霍小山造成的影响不好也就打住了。

    霍小山现在自己直属营的电台与发报员都配备好了,其实有了电台和国军高层通信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给慕容沛也弄上一部电台,这样的话两个部队联系就方便多了,就象上回罗林率人去抓慕容沛的事件如果能提前联系上就决不会有那样的被动。

    但霍小山就算缺一个会收发电报的也不一定非得大老远地把细妹子从慕容沛那里要来,其实那心思里更多的还是有照顾他们两个的意思。

    细妹子在军统特训班时也粗浅地学过使用电台,但若是学有所成还是从刘云卓那里学到的。

    “拿来!”沈冲将那包马肉干直接揣到了自己的兜里后却是又把手放到了桌子上摊开了。

    “什么拿来?”细妹子故作不解。

    “小山子的那份,别说你光把马肉干只给我留了一份。”沈冲笑道。

    细妹子笑了,伸手便又从自己的那个挎包里摸出来一份和给沈冲一样大小的纸包来放到了沈冲那摊开的手掌上,而沈冲就又借机摸了细妹子的手一下,两个人又互相笑着看了一眼却谁都没有吭声。

    细妹子自打来到直属营后,留吃的是不假,可从来都是两份的,一份给沈冲一份给霍小山。

    在细妹子的心里霍小山便如同自己的亲哥哥一般慕容沛便是自己的亲姐姐一般,这是不含一丝杂质的感情。

    霍小山慕容沛沈冲自打认识了细妹子后,四个人已经彼此很了解了,沈冲也觉得细妹子给霍小山准备吃的那也是天经地义上的事,所以从来他都是把霍小山的那份给捎回去的,而霍小山也只是头一回接到东西后问了一嘴以后就直接收了再也没问过,显见他也是拿细妹子当亲妹子待的。

    “上回我教你的那些字你都记住了吗?”细妹子问沈冲。

    “这些天太忙了,就复习了一遍,好象忘了好几个了。”沈冲答。

    “那我考考你。”原本娇娇柔柔的细妹子此时象极了一个负责任的一脸严肃的老师

    “好!”原本在士兵面前血气十足的沈冲此时也象极了一个听话的学生。

    于是,两个人就坐在一起把头埋到了桌前,一个嘴里说着上回教的字一个便用记电报的醮笔将那字在一张专门练写字的废纸写了出来,那情形在后世的小学校里有个名称,叫“听写”。

    沈冲自小练武又极顽皮所以识字不多,细妹子原来还是不认字的,但自打她和慕容沛认识了以后直至最后生活战斗在一起,慕容沛有功夫就教她写字和算数。

    细妹子性格内向对这些学习上的东西却是最能定住性子,别看她是一个柔柔弱弱的表象,但内心却极是坚韧。

    她自小没有父母,最羡慕人家那些上私塾的孩子,有了慕容沛当老师后,很快便学有所成了。

    她这回来直属营后有机会和沈冲在一起,她自然知道沈冲上来脾气的时候有些毛躁,于是便主动提出教沈冲写字,那也是有帮沈冲定住性子的心思。

    沈冲也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武疯子又如何不知道好歹便也专心学习了。

    霍小山一开始还担心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再耽误了正事,但有事赶上了两回见两个人却都是一个认真地在教一个认真地在学知道两个人都已经不是小孩心性了便放下心来由他俩去了。

    “吱嘎。”这时候,门响了,沈冲和细妹子回头看时就见小石锁象个猴子似地把他的小脑袋从门板后探了进来。

    “小崽子,啥事?”沈冲问道。

    “报告沈头儿!”小石锁见沈冲看到自己了也不进屋,却依然是把头露出来把身子藏在门板后说话,“头儿招唤你去开会呢。”

    “不是刚开完会了吗?”沈冲诧异地问道,他是开完会后才跑到细妹子这里来的。

    “好象是有大行动,我看川军邓团长来了,听他说什么川军要放大招了!”小石头答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0八章 沈冲和细妹》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106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