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五章 郑由俭用马-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一五章 郑由俭用马

    可就在这时,一架狂奔的马车出现了。

    那拉车的马是枣红色的,那后面的车上还装着十几条已经去了毛光溜溜的马大腿。

    那马车是从霍小山他们的右后方跑出来的。

    马跑得飞快,地面又不是很平于是那车就颠簸了起来,一条在车板边上的马大腿眼看就要掉下去的时候,一只手从马大腿中间伸了出来却是用力抓住了马蹄子。

    马车又过了道土坎,自然又是颠簸了一下,于是那手乘马大腿腾空与车板脱离的刹那又把那马大腿往里扯了回去。

    这时一个人的脑袋从那马腿堆中探了出来,那人厚厚的嘴唇小小的眼睛,却是一副直属营众人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胖子!”,“郑头”,“死胖子”,“郑胖子”,“主任”,名字被叫出了好几个,人却只有一个,那人赫然却是郑由俭!

    “胖子你跑那去做啥?”霍小山使劲喊道,因为此时郑由俭的马车却是直奔正撤到战场中间的憨子他们那里去的!

    只是此时郑由俭却哪有心思回话,他那呲牙咧嘴的模样显得甚是狼狈更兼痛苦的样子。

    别人只道他怕死藏在了那肉中间却哪知道他是被那份量绝对不轻又颠簸的马大腿挤撞得着实够呛。

    郑由俭是拉着马大腿跟着直属营众人跑过来的,那马大腿是全营的伙食绝不可以丢!

    郑由俭主管全营后勤工作让全营人吃上饭那就是他的职责,这觉悟已是形成了他的本能。

    只是,按理说这四条腿的马肯定应当比两条腿的人跑得快,奈何这里是湖南,为了限制日军的推进速度,绝大多数路面已被百姓挖得除了坑就是沟,否则日军也不会抓来成千上万的民伕来修路了。

    郑由俭和直属营那几个伙夫专挑那能通过马车的地方行走,这才好不容易赶了上来。

    可是为了马车走路的方便,他也只能把马车赶到了此时霍小山他们右后方的树林里。

    他倒是想直接跟上霍小山他们了,奈何霍小山他们跑的是路,上面除了大坑就是小坑,他那两架马车靠不上去啊。

    而刚进树林,郑由俭就看到了憨子他们往回撤被日军追击的一幕。

    别人懂战场上的事自然郑由俭也懂,甚至比别人懂得更多,因为他聪明啊!

    可正因为他聪明,所以在直属营很多探讨研究作战方案的时候他是绝不开口。

    那他又不傻,他要是一开口,别人就会说,你这么明白你带头往上冲啊!

    那岂不是把他郑由俭自己装进去了吗?所以咱郑胖子绝不干这样的傻事!

    正因为懂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憨子他们的危险境地——后面山丘上的鬼子可以拿他们当活靶子了。

    撤退时是可以交叉掩护自然日因为掩护可以向追兵施压可前提是追兵不能太多,追兵多了你掩护的人根本就压制不住。

    现在直属营已是火力全开,马可沁都在往那山丘上打呢,可也依然压制不住对面的火力。

    因为,此时不光山丘上,山丘下也全是日军了,日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为啥被当活靶子了,就是没有掩体啊于是郑由俭就想起自己屁股下的这架马车了。

    马车上面可是有马大腿啊,绝对够粗够厚的马大腿,人家都说女人那丰满的大腿,快拉倒吧!女人那大腿再丰满和这马大腿比起来也顶天算根筷子!

    这马车可以当掩体的念头一经萌生,郑由俭毫不犹豫就把那几个士兵撵下去了用自己手中的匕首朝那拉车枣红马的屁股就扎了一下子,然后那马吃痛就狂奔而出!

    人的行为是有惯性的,战争进行到此,郑由俭在关键时刻往上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最开始两回他心里还斗争过,现在的他却是根本不斗争了。

    一到危急关头需要自己上时那脑袋瓜子一热直接就往上冲了,热血战士基本都是这样产生的。

    此时郑由俭眼那枣红马拉着他外加十几个马腿已是快跑近憨子他们了,却是双手用力便扯那战马的缰绳。

    他怕自己坐得太高招来日军的子弹却是趴在那车上马腿之间用双手用力拉紧了缰绳。

    那枣红马刚才吃痛才跑,好在郑由俭也怕弄巧成拙,下手到底是有分过的,也只是把那马屁股才扎出血罢了。

    那马被缰绳一勒,唏溜溜叫了一声终究是把速度降了下来。

    可绕是如此,郑由俭由于自己用力过猛又被那马一挣,下巴还是撞到了车板上。

    当时郑由俭就觉得自己下巴挂钩处“嘎巴”一声响,然后下巴上的血就下来了。

    可郑由俭哪有功夫管这个,心道马爷爷哎,您老人家快停吧,你要不停我赶你上这来是找死来了吗?

    好在那枣红马毕竟是战马,缓跑了几步竟然真停下来了,这郑由俭才暗叫了声阿弥陀佛,伸手一摸下巴再看手上已全是血了,此时的他却暗道,早知道自己蓄胡子好了!

    这时憨子他们也到了,他们都做好为国捐躯的准备了,一见马车过来了自然是大喜过望,四个人绕了过来就躲在了马车的后面,另外四个却是“滋溜”一下直接就钻到了车底下爬了过来

    这功夫山丘后的日军已是散开了队形,霍小山他们的火力却是再也压制不住了,躲到了战马和那车上马大腿后面的九个人就听那“噗噗噗”子弹入肉的声音,也不知道那壮硕的马大腿替他们挡了多少子弹。

    而那枣红马却是稀溜溜一声悲鸣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如此密集的子弹它又如何能够幸免,瞬间身中数弹,再想扬蹄急奔那已是下一个轮回的事情了。

    交火仍在继续,日军虽见霍小山他们火力很强却仍然不甘心,竟然以散兵队形发起了攻击。

    奈何这时邓文贤那半个川军团也已到了,中方火力登时大盛,平缓的开阔地上日军又留下几十具尸体这才无奈地退到了那山包后面。

    只是,他们却是又遭到中国军队四十多具掷弹筒的齐射,便再也无法集结起来了。

    霍小山直属营有二十具掷弹筒,川军团又带来了二十多具。

    霍小山的士兵绝大部分都会用掷弹筒,但他们兵力有限也不可能满营都使掷弹筒吧。

    川军团有掷弹筒那是最近缴获的,但熟练射手却还没培养出来呢,直属营出人川军团出炮两下一结合那火力变强已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了。

    战至下午四点多,日军终知再想攻击川军首脑机关已是无望,这才无奈引兵退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一五章 郑由俭用马》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277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