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八章 肠子悔青的郑由俭-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一八章 肠子悔青的郑由俭

    郑由俭最近很高兴,不,这大半年来他都很高兴。

    先是自己的女儿竟然千里迢迢找上门来认爹了。

    郑由俭原本以为自己那也是重男轻女的,所以他在媳妇生下个女儿后就逃跑固然自己害怕老爹是主因,内心也并不乏怎么就没生了一个带把儿的呢的遗憾。

    可是当女儿真的找上门来后,自打他听到女儿管自己叫爹的一刹那,他就发现自己原本那颗如同冰山样的心就化了,化的一塌糊涂最后导致自己泪如泉涌。

    原来人家东北人说女儿是父母的贴身小棉袄那真是千真万确的啊!

    自打俺家嫚儿来了之后,自己所有的脏衣服俺家嫚儿就给包了,所有女人能干的细致活都让那孩子做了。

    俺家馒儿还给自己摊了那么多正宗山东大煎饼,不光给自己吃,直属营士兵有一个敢说没有吃过俺家嫚儿摊的煎饼的吗?哪个不念俺家嫚儿的好?

    原来说把俺家嫚儿许给沈冲那小子,现在看这事当时可是欠斟酌了,就沈冲那小子怎么能配上俺家那乖巧体贴的嫚儿呢?

    再说那小子还敢打未来老丈人,婶可忍叔不可忍,丈母娘能忍老丈人不可忍!

    让那小子在后面排号去吧,我直属营将近四百个好儿郎呢!

    然后,这两次战斗自己可真是露脸啊!

    先是有先见之明地放了一炮救了沈冲他们百十来号人的命,然后这回又在乱军丛中赶一架马车神勇无比地救了憨子等人回来,啧啧,这还是曾经让人家在战斗上任意践踏尊严的郑由俭吗?我,我特么地怎么这样英明神武呢我?

    可是,此时的郑由俭地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他想到了中国一句老话叫“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我这特么的,我这特么地真是犯二真的是的瑟大劲了啊!

    我没事我当什么尖兵啊我?!当尖兵也就算了我还的了巴嗖滴主动提议去套取什么情报啊我?!

    我,我,我真是犯贱啊我!!

    郑由俭如此自责的原因在于——现在穿着一身日军军装的他还有同样日军打扮的沈冲、小石头、孟凡西正和日本兵走在了一起!

    和日军走在一起有什么可怕的吗?

    如果他们是四个人日军也是四个人那自然没有什么可怕的。

    如果他们是四个人日军是八个人那可能就得费点力气才能把人家全放倒了。

    如果人家是四十个人呢?那他们四个人也就只有逃跑的份儿了。

    可问题是现在人家日军不是四十个人,人家也不是四百个人,人家是一千多人人家是特么一个大队啊把他们裹在了中间!

    虽然人家没有发现他们四个人是中国军人假扮的,可是你敢跑吗?借你八个胆子你也不敢跑啊!!

    郑由俭是随着直属营大队过了新墙河又过了汩罗江的。

    他们没想到日军这回攻击竟然如此迅猛,才将将半个月功夫已经攻过汩罗江直奔捞刀河了。

    一路上直属营为了以最快速度赶回到长沙去找到了一个熟悉当地路况的百姓做向导这才抄小路迅速前行,没想到所过之地所见之处已皆是打过的战场了。

    他们固然看到了被国军击毁的日军大炮坦克马车却也看到了众多国军士兵的尸体就倒毙在那阵地之上无人收殓。

    那么,谁输谁赢还用问吗?

    战场还在前方,此地已成废墟。

    整个直属营上下都没有想到战局竟然发生了如此巨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次敌我双方态势与上次长沙会战已是迥然不同了。

    过了汩罗江又走了几天那可就要到捞刀河了,过了捞刀河那可就是长沙了。

    可是随之他们的麻烦也来了,他们现在没有情报不知道双方战场态势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国军部队。

    他们发现他们现在就处在大举向长沙进攻的日军洪流的中间,前后左右皆有敌人迹象不能擅动啊!

    好在直属营士兵常年在敌后作战,有两个条件是别的国军所不具备的。

    一是他们绝大多数都会讲日语,尤其搞侦察的这批尖兵换上日军服装后除了个子比日本人高一些外你闻其声观其色是很难发现他们是国军的。

    二是直属营士兵几乎人手一套日军服装,只要在战斗中弄来日军的三八大盖把手中的中正式一换,那么除非对口令,否则很少有人能发现他们是中国军队假扮的。

    直属营之所以形成这种情况那也是为了适应敌后战斗的需要。

    直属营已经打出名了,日军已经知道了直属营的人会说日语会扮成他们的样子,那么自然就会更有针对性的仔细甄别。

    而这就逼得直属营就必须装得更象,敌变我变水涨船高不适应形势如何打鬼子呢?

    鉴于周围群敌环绕,霍小山只能把直属营主力藏于隐蔽之处,好在洞庭湖平原虽然地势平缓但树木覆盖率却是极高,否则他们早就被日军发现了。

    霍小山又把擅长日语之人分成几个小组打扮成了日军分头出去探听消息。

    这本来没有郑由俭什么事,可是郑由俭这不是心情极佳嘛,又在这两次战斗中大大地露了脸,因此他便主动和沈冲他们走在了一起也出来打探消息了。

    在这件事上霍小山和沈冲都没有反对,人家郑头儿勇挑重担这事怎么能反对呢?

    更何况他们也都知道虽然郑由俭有时嘴贱能的瑟,可是脑瓜子不是一般的好使和外人打交道的时候那还是相当能说会道的,那就带着吧。

    可郑由俭四个人出了直属营隐蔽之处才走了一百来米就在一个矮山的山坡上碰到了一伙从矮山那面过来的日军。

    那伙日军人不多也只不过十三个人罢了,也就是日军的一个分队(注:日军的分队在日军中是最小的编制单位,相当于中国军队的班)

    双方都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对方,郑由俭沈冲他们是来打探情报的自然不会开打,于是很自然的双方便要交流。

    沈冲的日语说得最好,装扮的又是日军军曹,自然便和那些日军聊了起来。

    沈冲自称他们四个是日军第六师团的人,在打大云山时和部队走散了,而现在正是去寻找大部队。

    而对方自我介绍是第四师团的人此时正是在去进攻长沙路上。

    这些都是两伙并不相识的日军很自然要交流的,可麻烦却麻烦在那伙日军正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从后面竟然又上来了一名日军中队长。

    那名中队长一听手下军曹介绍了情况后便说那正好你们跟我们走吧,这路上支那军队游击打得厉害你们四个独自走也不安全。

    如果他们四个拒绝难免让对方起疑,他们自然是想观察下情况再说,便随着那伙日军往山头上走。

    那山并不高,他们本就走上来一大半了又走了十几步也就到山顶了。

    可一到山顶往山那侧一看才发现坏了!郑由俭肠子差点没悔青了!

    他们在山顶上往下放眼一看,下面黄压压一趟线,前面看不到头后面看不到尾,竟然都是日军!

    钢盔就象大丰收季节里的西瓜那么密集,刺刀闪亮便如那原始的丛林!!

    原来日军是在行军途中休息呢,这几十米高的小山不是一个而是一溜,他们在那百米外的树林中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竟然有上千的日军!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一八章 肠子悔青的郑由俭》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277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