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二章 令人忧心忡忡的一分电文-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二二章 令人忧心忡忡的一分电文

    天亮了,直属营的士兵们惊讶地发现郑由俭、沈冲、小石头、孟凡西已经归队了。

    他们自然知道这四个人让鬼子“拐”跑了,能见到沈冲他们回来自然心中高兴。

    但现在可是在敌后,日军环伺,所以没有人上前打招呼却也是或笑或点头,表示对他们回归的开心。

    而这些人里最开心的却是小石锁牛如皋等几个人,他们自然也不会说话,但那喜上眉梢的样子却是瞒不住别人的。

    因为他们昨晚是和霍小山一起去接郑由俭他们回来的,郑由俭竟然用二十多斤马肉干和第四师团的日军换回了一部电台!

    天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是从伪军手里换回来的那也可以理解,可日军里怎么就会有这样的败家子呢?!

    好在当时在告诉他们换了部电台之前郑由俭就提醒他们压低声音不要喊,否则他们尤其是小石锁那就得大叫起来。

    直到霍小山告诉他们对面就是那个为了不耽误自己吃饭而对他们过路视而不见的那支奇葩师团时他们才恍然大悟。

    由于直属营现在是在敌后行军而且这次他们所面临的情况比哪回都严竣,所以霍小山直接就下了封口令,回去不许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一心一意过了捞刀河找到国军大部队再说。

    不过在回来的路上小石锁却问霍小山要不要把那几个日军给咔嚓了?霍小山说你自己动脑筋想想再问我。

    于是小石锁就想,到底也算想明白了,然后压低声音而又兴奋地对霍小山说,头儿,那还是不杀的好。

    霍小山反问那你说为什么不杀的好呢。

    小石锁就说,要是杀了鬼子现在就能知道他们的电台丢了那么他们可能再找一部电台,如果我们不杀,鬼子军官在关键时刻用电台的时候却发现电台没有了那得有多耽误事!

    小石锁的分析引起了当时正行军着的老兵们的一致夸奖,说这娃儿终于长大了。

    而后来事态的发展还真的就如小石锁所分析的那样,日军第四师团的这个大队在进攻长沙过程中别的部队都冲上去了,而唯独他们按兵不动。

    当此次会战的日军最高指挥官阿南惟几事后训问时,得到的答复是,报告指挥官阁下,我们没有得到进攻的命令,因为我们的电台“忘带”了。

    当然,这件如此奇葩的事被世人周知那已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

    此时霍小山自然看到了小石锁他们强抑兴奋的样子,他的表情很平静,但霍小山的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

    昨天,他取马肉干倒没费多少劲,因为他自己在前面跟踪着日军大部队,后面却是还有一个连的人在日军后面缀着呢。

    于是,他回去找到自己的人把所有士兵手头的马肉干都收集了起来就又带着小石锁几个人返回去给郑由俭送马肉干。

    可霍小山却只知道郑由俭定是要用马肉干换东西,既不知道他要换什么也不知道他要用多少马肉干。

    所以他自然也就把能收集到的马肉干都拿来了,行军打仗谁也不可能带杆秤,霍小山用手一掂那马肉干也就二十二三斤的样子。

    于是半夜里在那个树林中他便和小石锁几个“迎接”到了从日军军营里出来的那九个人,而那九个人却是中国军人四个,日本军人五枚。

    此时郑由俭已从日军那虎狼之窝中脱身出来了便再也不玩那第六师团只拿眼睛望天空决不低头看撒尿的高冷泛儿了,而是恢复成了一个斤斤计较的商人。

    他只是用手一掂那马肉干便一口咬定这些马肉干明显是超过二十斤,并且说啥要那个日军小队长再给补偿点啥。

    因为,他和那日军小队长谈妥的换一部电台的价格是二十斤马肉干,这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怎么成呢,咱郑由俭啥时候做过这亏本买卖?

    那个日军小队长虽然也诧异于郑由俭的判若两人,但掂过那马肉干的重量后也承认马肉干是多于二十斤的。

    他却也讲究买卖公平,便答应给郑由俭以一定补偿。

    可他也不可能再回军营去取东西来以物易物,便只说那我把我的南部十四给你吧。

    郑由俭那怎么可能同意呢,却是将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心道啥南部十四啊,你就直说是王巴盒子得了呗,烂大街的玩艺,你白给我我还嫌坠手呢。

    那个日军小队长便说那我把三八大盖给你一支吧。

    郑由俭还不干,咱直属营啥都缺就不武器啊。

    那个日军小队长又说把自己的指挥刀给郑由俭,郑由俭依旧不干。

    这下那个日军小队长没辙了,他也是真想要那多出来的二三斤马肉干,后来便说只要我们身上有的,你相中啥都行,不过只能要一件。

    郑由俭于是便在那五个日军身上打起了主意,可是黑暗之中的交易他也看不到日军有啥,在人家身上一顿瞎摸,倒是在一个日军士兵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来。

    他倒是没想到那张纸能有多么重要,心想倒是挺软和的就是留着以后当揩腚纸那也是挺好的。

    于是,他就把那张纸给留下来了。

    他却不知道他摸的那个士兵正是掌管日军电台的通信兵而那张纸却是一张电文,直到归途中他觉得离日军足够远了用打火机晃了一眼才搞明白自己用那二三斤马肉干换回来的是个啥。

    其实郑由俭多交易出一张纸来却是本着咱郑由俭做买卖绝不吃亏的原则,日军给啥无所谓但啥也不给那绝对是不行的,这就象贼过不空手是一个道理。

    既然发现是电文了那自然就得看看内容,万一是啥军事秘密呢。

    于是郑由俭打开火机用手笼着火苗就又霍小山沈冲小石头再看那内容。

    那电文自然是这个大队日军接收他们联队的,那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据悉,中国军队正调其主力部队军赶赴长沙,望你部加快前进速度。”

    这个电文并没有说明什么问题,但霍小山却注意到了那电文上标注的时间,上面的日期是*年*月*日。

    霍小山回想了一下,自己知道军被从赣北调往长沙战场还是听那个川军0军的军长说的,然后自己才决定率部南返的,而自己得到消息的那天正是*年*月*日。

    霍小山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的第一反应是觉得日军的情报好快啊,然后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日军的这个情报来得也太快了吧!

    一个师一万多人在赣北那不是说动就能动的,怎么也得准备个三天两天的吧。

    赣北又是国统区,日军怎么就在军没有大规模行动的时候或者还没有进入日军的侦察范围的时候就知道军要南下或已经南下了呢。

    而日军得到这个情报不外乎种可能:间谍或者电报泄密了。

    但这也只是霍小山和郑由俭沈冲石头四个人的猜测,他们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就证明国军内有日军的间谍,也不能证明是在各部队之间通讯的密电让日军破译了。

    而更为郁闷的是霍小山除了直接派人去老虎仔将军那里报信却没有更快速有效通知老虎仔将军的办法。

    自己手里是有电台,并且郑由俭用马肉干从日军那里又换了一台出来,但自己却没办法给老虎仔将军发报,因为电文上不知道写什么。

    电文上写我们国军的密电已经被日军破译了?那这份电文日军也有同样会破译,那不等于直接告诉日军我们已经知道你们能破译我们的密电了吗?这事情没有这么干的啊!

    而且这只是自己在时间上的推测,却算不得直接证据,向老虎仔将军提出有密电泄密的可能是可以的,但你言之凿凿那就要承担大责任了。

    如果老虎仔将军一旦信了自己的话那就会调整部署,那样就会事关成千上万国军官兵的生死!

    万一情报错了,我无意害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那自己以后就别去西方极乐世界了,且去那阿鼻地狱来个遥遥无出期吧。

    “小石锁,让部队集全,今天必须过捞刀河!”霍小山用少有的凝重语气命令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二二章 令人忧心忡忡的一分电文》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393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