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三章 差了四个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二三章 差了四个人!

    后世有一种飞翔在九天之上的飞行器叫作卫星,夜间在卫星之上给地球拍照,便有人看着那星球的夜色中灯光的强与弱来判断哪里是发达地区,哪里是不发达地区。

    原因倒也简单,因为发达地区用电量高会有数不清的路灯和霓虹,反之则一片漆黑。

    据说中国的京津沪地区是地球上夜间照明最强的地方。

    可是若时光反溯到1941年的中国,若有卫星拍照那也只能是“雄鸡”上下皆是一片漆黑成为“乌鸡”了,便如非洲那尚未开化的土著之地。

    有人开玩笑说,别说没有亮光,如果恰巧赶上长沙大火拍照,那时中国也是有亮光的。

    只是,这是一个实在让人笑不起来连冷幽默都算不上的让人闻之心酸的“幽默”,国弱至此,满腹心酸,唯以头跄地,徒唤奈何。

    1941年九月末的某夜,一支不到四百人的国军队伍行军行至本以为也当一片漆黑的捞刀河畔时,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

    捞刀河畔已快变成了日军的营地,黑夜中有数不清的火把篝火钢盔刺刀在闪亮,将捞刀河沿岸照得宛如白昼。

    本就不宽的捞刀河上日军却是架起了三座浮桥,日军正在连夜过河。

    凝望了会儿那顺着河岸绵延的火光,这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霍小山无奈地下令避开日军往上游走泅渡过去。

    霍小山真没有想到战局变化如此之快,很明显日军已在进攻长沙了。

    战士自当不畏生死,但战士也是人。

    是人情绪就难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那沿岸日军绵延数里的火光便给此时直属营的士兵以巨大的无形压力。

    而偏偏此时他们离日军很近谁也无法吭声,于是队伍就显得愈发沉闷。

    再隐蔽的行军也难免会发出一些声响,这是避免不了的,比如人会在黑暗之中跌倒,比如枪刺会撞到军用水壶,比如两个人会撞在一起……

    于是每当有声音响起,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感觉自己的心“通通”地加速跳上那么几下,直到发现远处的日军并未发觉这才大口地做几下深呼吸以平复心情。

    细妹子很少经历这样的行军,她觉得自己好紧张,尽管另一个理智上的自己在不停地对自己说,你可是个老兵了,这没什么,不会有事的,可是她依旧紧张。

    甚至在沈冲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小手时,她感觉自己的手当时都是颤抖的。

    在沈冲那温热大手的紧握中,细妹子才慢慢放松下来。

    细妹子并不知道,沈冲是在霍小山有意无意的提醒下才从队伍前方返回看她的。

    沈冲看到那么多的日军是不紧张的或者说应当叫适度紧张的,他反而充满了战斗的渴望,他很想把沿岸日军搅个天翻地覆不乱不休。

    但他已经不是那个沈疯子了,他自然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当沈冲觉得细妹子的小手不再颤抖后才松开了自己的大手,在黑暗中贴着细妹子的小脸说别紧张有我在呢,然后就又向队伍前面赶去,给细妹子留下了一份踏实还有耳畔那丝男人特有的气息。

    当直属营终于把日军的火光甩远变成星光般大小霍小山传令停下准备泅渡时,黑夜中仿佛有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的声音。

    人不怕战斗却怕战斗前的死寂,当一个人面对那种死寂与面对战斗时都能保持一份平常心时,那他才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那次行军后过了一段时间霍小山在全营大会上如是说。

    小石头带着尖兵排先下的水,捞刀河和那些大河比起来谈不上深也谈不上宽,黑夜之中他们无法判断这里是河水的深水段或浅水段,所以他们要先探下水路。

    这段河水还好,河水能沒过头顶的地方也就三十多米,其余的则只需双手举枪便可以趟过去了。

    对岸传来小石头学的夜鸟的叫声,那是可以渡河的暗号,于是全营便举着枪陆续下河,渡河开始了。

    霍小山沈冲小石锁憨子并没有下水,憨子却把捷克式架起了一挺来,那是防止出现意外情况为渡河部队做掩护的。

    同理,已经到了对岸的小石头那些尖兵也子弹上膛对准了下游。

    这本是防患于未然的谨慎之举,可谁知意外竟然真的发生了!

    下游日军的方向突然传来“突突突”的汽艇的马达声,肉眼可见两道黑夜中雪白的光柱竟然是运动着就向上游驶来了。

    我艹,这时候小鬼子怎么会来巡河,所有士兵都紧张起来了,因为直属营最后那批士兵此时正在河中间!

    “快游!”此时在队伍中殿后的石彪低喊道。

    所有人已经顾不得水响了,全都加快了或游水或泅渡的速度。

    这要是被鬼子的汽艇撞上倒也不怕,以直属营的火力灭了这两艘小艇还是很轻松的。

    但就在下面百八十米处的日军大部队可不是吃素的,他们只要一围,直属营这几百人就都得扔这!

    本来他们应当离日军更远些渡河的,可时间不等人,天可是快亮了。

    霍小山蛮以为自己的人可以在今夜过河的,可在路上又撞到了大队日军,这一躲一等就把时间耽误了,到捞刀河已是后半夜了。

    在水面行驶着的日军汽艇来得很快,这恐怕也是长沙会战中日军跑得最快的时候了,因为所有道路都已被中国军民破坏掉了,但日军依旧凭借其这回集中攻击杀过了捞刀河。

    汽艇“突突突”的响,直属营士兵在水中把水花踏得乱溅拼命地往前撞,这真的是一场生死时速的赛跑!

    日军的汽艇到了,光柱照到之处犹有尚未荡尽的波纹。

    艇上的日军军官困惑地看着那水面并没有下令开枪。

    他自然是看到了那正在消逝中的波纹的,但他想那应当是河里因为水流动才产生出来的漩涡吧。

    再说指挥官命令抓紧渡河攻击长沙,如果枪声一响却只是虚惊一场那就误了大事了。

    他却不知道就在那汽艇灯柱照到的前几秒钟的刹那里,最后一名直属营战士刚爬上了岸,将自己的身体翻滚到岸上的一道土坎后面。

    直属营成功地没有被日军发现,可日军的汽艇来了后却留下了并没有走,日军士开始下艇了,他们要在这里连夜勘察地形再建一座浮桥好让日军大队通过得更快。

    可此时南岸已是躲到更远处的黑暗之中的直属营士兵却是恨得牙直痒痒。

    因为直属营有四个人还没来得及过来呢!

    他们是:霍小山、沈冲、憨子、小石锁。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二三章 差了四个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393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