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一章 兄弟-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四一章 兄弟

    东方已现一丝鱼肚白,天可就快亮了。

    高地的一个尸堆后面,有一个人正在黑暗之中寻找着什么。

    他搬开一具尸体时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咣当”声,心中喜悦了起来,伸手摸索了一阵,攥到手里的是一个日军的军用水壶。

    可是当他晃了晃那个水壶的时候,里面却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哗啦啦的水声,他用另外一只手再一次摸了下那水壶,却是摸到了一个弹孔。

    他无比郁闷地将那个水壶撒手任它砸在身前的尸体上。

    这个人是于光良,他渴了。

    一夜的战斗、指挥、嘶吼让他的嗓子已是干渴嘶哑的厉害,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劲却是只找到了一个被子弹打穿了的水壶。

    他放弃了努力,一屁股又靠坐到那尸堆上。

    虽然他是团长但他并不想因为自己喝水而惊动他的士兵们,因为他们也已经很累了。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那只是由于渴了的本能的反应,却舔到了自己嘴唇上有着一股血的味道。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也参加肉搏战了,他虽然乏倦却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上有伤痛,那么嘴唇上的血应当是日军的。

    他在半小时前的肉搏战里,用自己的牙齿咬断了一个鬼子的喉咙。

    他不再想水不再想那让自己觉得很恶心的日本人的血,于是他想到,永安高地一战应当是自己的军人生涯里打得最窝囊的一仗了,甚至超过了南京保卫战。

    虽然南京保卫战时他只是一个连长他的连也打残了,可是他至少知道自己手下的弟兄都死在了哪里又活下来多少人。

    可现在他是一个有着一千多人的团长了,打了整整一夜却不知道自己手下的人还活下来多少。

    他想起自己刚被提升为团长的时候穿着斩新的军装时的那股的瑟劲,自己当时好象是住在一个富户家中吧,那家人竟然有一面与自己身材一般高的大衣镜。

    那可真是一个稀罕物啊,自己凝视着镜子中那个穿着黄中又微微有点绿色的军官服的上校军官,心中忽然感觉到奇怪,这特么的是我于光良吗?

    尽管此时自己的卫兵在旁边夸自己穿着团长的服装真的好有气派。

    那个卫兵跟了自己有几年了,也是老人了,自己已经把他看成了兄弟,他当然相信自己的兄弟是真心夸自己的。

    可是,他自己凝视着镜子中的那个好有气派的上校团长就是觉得不自在,他问自己的卫兵你觉得我哪里不对劲吗?

    那个卫兵在旁边笑了笑却不吭声,只是依旧说挺好的,看着好有气派。

    可是他还是觉得穿着不舒服,他又仔细观察镜中的自己,最后他终于找出了症结所在。

    于是,他把自己把那原本戴的端端正正的军官帽子特意往斜拧了拧。

    咦?这回有感觉了!我于光良回来了,这回才是自己嘛,才是我于光良才是我于小六子嘛!

    他就冲着那镜子中斜戴着军官帽子的自己挤眉弄眼地笑,哇,好熟悉的感觉!

    然后,他回手就给了自己的卫兵一撇子嘴里骂道:“你特么地早看出来了你不跟老子说,害得我多照了半天镜子!”

    他那个卫兵自然也不会和他急眼,却依旧是嘻嘻的笑。

    可是,就在今夜的战斗中,他的这个卫兵却死了。

    他的这个卫兵是在肉搏战中听到自己被一名日军压在身上大喊时冲过来的,他用枪托砸碎了正骑在自己身上的那名日军的脑壳,却被另外一名日军用军刺刺了个对穿。

    当时手中已无武器的自己就扑了上去,趁那名日军还没有拔出刺刀就把他扑倒在地上,然后就用自己的嘴咬断了他的喉咙。

    这两名日军竟然是这次日军进攻最后倒下来的两人,此后竟再无厮杀!

    当已是操起一支三八大盖准备再战的于光良发现这点的时候,当时就楞了。

    然后他就抛下枪坐在了自己的那名卫兵身前,把他抱在怀里,试图用手堵住他那仍然在汩汩往外流的热血。

    于光良在那一刻哭了

    他现在想来,觉得自己哭绝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两个是兄弟。

    尽管自己从来没说过,而他的卫兵也从没说过,其实他俩不是团长和卫兵,而是兄弟。

    真正的兄弟是那种从来不用语言表白只在行动上以背相抵以命相托的人。

    于光良相信,他也相信他的卫兵也知道,如果在那名卫兵有危险的时候,他的这个做团长的兄弟也会为他拼命的。

    于光良十六岁当兵,今年已经三十四了。

    在这十八年的军人生涯里,他亲眼见到离开自己的兄弟就快有一个排了。

    他除了头一回为自己的兄弟哭过后以后就再也没哭过。

    他只会在有机会有可能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兄弟埋葬,用一卷破芦席一卷雨布或者用一口很幸运才能搞到的薄皮棺材,当然更多的时候上述那些都没有,但他也会让自己的兄弟入土为安。

    然后他还会在有机会有可能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可他说不哭就真的没有再哭过,一滴眼泪都没掉过。

    他觉得自己这回哭是为他的卫兵不值。

    因为他竟然是被高地上最后的一个鬼子给杀死了!

    本来他可以不死的,本来他可以活下来和他一起找水壶,然后你一半我一半地把水喝光……

    哭过了心里也就顺畅了。

    他现在又想起了马连财。

    他听霍小山说马连财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鬼子用机枪打死的。

    马连财临死前还告诉霍小山,要把自己的兄弟都带回去,一个也不能少!

    当他知道马连财死去的消息时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那个死老马还欠自己一顿酒呢,怎么就那样走了呢?

    那顿酒原因他现在也记得。

    那还是在中央军校特训班的时候,一次在紫金山野外拉练的时候,老马说想吃肉了,他俩便故意在天黑时迷了路。

    然后就偷了老百姓家的一只鸡,两个人在野林子里烤了吃。

    吃完了自然还要往回走。

    在路过一户人家时,他俩就听到那户人家院子里有哗啦啦响的水声。

    两个人就趴门缝,却是看到一个乡下的小媳妇在院里洗澡。

    可那门缝太窄,怎么也看不全。

    老马就和自己商量,踩着自己肩膀趴到墙头上去看。

    自己是有媳妇儿的人不想做再做那缺德事,还是光棍的老马就求着自己并说好以后请自己喝酒。

    于是,老马心想事成。

    这事成了他俩之间的秘密,自己从来没有问过老马那晚看到了什么。

    而老马却有一次无意中说起了这事,他说“我看到了……啧啧啧,死了也值啊!”

    然后不久,芦沟桥事变,然后南京保卫战,然后老马就死了。

    自己有时就想,这战争不是小鬼子的发动的吧,一定是老马命太硬,阎王爷为了收他才把那日本矮子从大海上勾来的!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四一章 兄弟》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597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