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八章 来了一群鸽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四八章 来了一群鸽子

    夕阳西下。

    这是长沙北郊外一处荒芜的宅院,院墙塌了一半,蒿草丛生已经没膝。

    院子里的房舍倒是也有七八间,只是屋面塌陷,就连那木门窗都被人扒光了。

    平日里只有鸟儿会来驻足,只是随着长沙城战火又起,那鸟儿也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南面的天际有隐隐黑烟,那是因为日军已经占领了长沙城,那黑烟自然是战火点燃了房舍。

    北面再走千八百米就是捞刀河了,日军的主力部队已然攻过河去了,于是那几座浮桥便清静了许多。

    往常日军作战部队行军时后面必然所从的如同长蛇般的辎重部队却是很少,只有稀稀落落的马拉大车在那难行的道路上甚至根本就没有道路的野地里踟蹰而行。

    前天,以大云山为根据地的川军又打了一场好仗,虽然说日军没有杀了多少,但却把几百匹拉物资的战马打死了,这对大多时候保马不保人的日军来讲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谓的“保马不保人”那是因为这里的道路情况实在是让日军揪心,为了保障前面作战部队军火弹药和粮食的需要,在受到川军袭击时,日军宁可先救马后救人。

    但这对于侵略者来讲是必须付出的,因为你闯入了别人的家园。

    一阵微风吹来,树叶荒草都在那风中摇曳,本是草木葱隆的季节但这荒郊野外反而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于是那荒废了的宅院就显得愈发死寂。

    可就在这时那一处房舍的房顶处却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异响,难道是不知哪里来的野猫蹬掉了房瓦吗?

    显然不是,就见那房顶的一块瓦开始挪动起来,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捏住了它顺着这刚掏出来的瓦大的窟窿便消失不见了。

    手继续伸出托瓦、揭瓦、递瓦,一会儿功夫那屋面就被掏出个洞来。

    一个人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那是霍小山。

    霍小山转动着脑袋环顾了下四周见无异状便又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细伢子的脑袋又探了出来,他却不再回去了,只是警惕地观察着这个破落宅院的四周。

    “怎么样?”沈冲问道。

    “没事,这里不是鬼子的必经之路。”霍小山回答道,然后他也象沈冲一样靠坐在墙角里。

    他俩的对话让房屋里的人都吁出了一口气,于是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这间屋子应当是原来住户的客厅并不小,此时却显得有些份外拥挤,因为这屋子里足足坐了十六七个人!

    霍小山他们四人依旧穿着日军军装只是都光着头。

    而其余十一个人却都是国军装束,一个个战火之色满面,他们正是被日军追赶的军师团的士兵。

    霍小山他们从日军那里跑出来干掉了和他们“比赛跑”的日军士兵后,自然便去找前面的团的人会合了。

    霍小山在扮鬼子追击的时候成功通过枪法传递了信息,于是那黎亮自然也就注意上了霍小山。

    你道霍小山的帽子咋没的,那却是他故意趁日军不注意给扔地上了,于是他就通过帽子给黎亮他们一个显著的信号:那不戴帽子的是咱们国军的人!

    于是前方那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开枪打他的,否则他一个劲地跑在最前面就是条九命怪猫怕也早没命了。

    正因为如此,霍小山带着沈冲他们四个人找到黎亮的时候自然也把帽子揣了起来,那无疑是告诉友军全是光头全是自己人啊!

    两拨人会合后,眼见长沙城在望,如何肯再与那日军纠缠,眼见那长沙城竟然已被日军占了,霍小山带他们便往城北绕。

    为什么?

    因为霍小山对城北一带熟啊,直属营驻军长沙霍小山带着士兵到这一带野外拉练过,却是知道这里有一处荒宅,位置又极是偏僻却正好可以用来暂时藏身。

    被日军追了快一天了,几十里地都跑出去了,霍小山才不想带着疲惫之师去玩那个明知山有虎偏有虎山行呢。

    霍小山自然知道这回自己带人都混进日军队伍里去了,那自然又是“惹祸”了,不说日军猜测到他们会南返而布下天罗地网,就是各部队都注意搜索一下那也绝对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此时霍小山和黎亮他们都已经是认识过了,霍小山这才知道郝令奇本人并没有往长沙城这面跑,而是士兵们用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冒充郝令奇将日军引到了西方,而真正的郝令奇已是南返了。

    而黎亮却正是郝令奇的护卫兼勤务兵,他自然比任何人都了解以自己那位师座倔强的脾气无论如何那也是不肯装扮成士兵逃命的。

    于是他见情势危急却是和警卫排长一商量,让那警卫排长穿上了师长的衣服带着一部分人故意让日军看到后就向西面跑了。

    让郝令奇脱下那师长的军官服那肯定是行不通的,但黎亮却是他的勤务兵啊,手里自然有郝令奇的备用军装。

    不光说军装,就是郝令奇的望远镜也是由他保管的,所以当那个警卫排长穿上师长的衣服再挂上望远镜对日军来讲那就是一个大官,自然引得日军穷追不舍。

    至此,霍小山也好黎亮也罢,他们救援师师长郝令奇的事情算告一段落了。

    至于郝令奇是否能够安全返回部队对他们现在来讲却已是爱莫能助了。

    只是此时屋子里一片沉默,那是因为他们又面临了一个很现实也很严竣的问题,他们所有人都饿了且没吃的了。

    霍小山他们手中虽然还有少许的马肉干,那也只是起到关键时候吃一口饿不死人的作用,要说一下子给这将近二十人吃的话别说吃个五分饱了,那就是一分也是吃不上的。

    这就象人饿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摸索自己的衣兜,可摸了半天也就是摸出一粒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掏干净的瓜籽,对,霍小山他们剩得那点马肉干就是那粒瓜籽!

    此时,霍小山见屋子里沉闷便抓枪起身走了出去,在那院子中的蒿草从里躺了下来。

    安全的事是不用担心的,这里偏僻至极,鬼子刚占长沙没个十天八天的都不会到这里来,那走时抓枪却是每个屡经战火的人的下意识动作。

    夕阳西下之际,不知道那天空中怎么就起了火烧云,红彤彤铺满了大半个天际,可此时在霍小山看来那红云却怎么都象被那小鬼子点燃了的村庄。

    这时脚步声起,霍小山略一起身见是黎亮走了出来,自己便又躺了回去。

    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但一起杀鬼子了两个人在那过程中还有默契,此时便也与那同生共死的弟兄无异。

    黎亮便也挨着霍小山躺了下来,两个人就都一起看那天空中的火烧云。

    看了一会,红云渐淡,黎亮才张嘴问道:“霍小山你想什么呢?”

    霍小山穿的是日军军装,年岁又和黎亮不相上下的样子,霍小山又没说自己是营长黎亮又哪里知道,只道他是那个所谓的直属营的一名士兵。

    “我在想,小时候头一回碰到鬼子,我跟那位郝大哥被鬼子追到大山里也没粮吃的时候。”又是一天战斗后的霍小山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轻松,脸上挂着的那淡淡的笑意依稀还有当年的样子。

    “大山里能没吃的?”黎亮好奇的问,他也是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只不过他小时候是生活在南方的大山里,随着父辈打猎才练出了这一手好枪法。

    “冬天,雪一米多厚呢,要找也能找到但不是后面有鬼子追嘛。”霍小山回答。

    “都饿了你还偏偏提吃的,那你们后来找到没有呢?”黎亮好笑地说道。

    “当然找到了,我用弹弓子打下来两只飞龙。”霍小山脸上依旧挂着笑意,他又想起郝存义了,不过此时已是没有了那种悲痛,有的只是对过去的美好的回忆。

    “什么是飞龙?”黎亮好奇地问。

    “天上龙肉地下驴肉知道吗?”接话的是沈冲,他也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这个不清楚。”黎亮还真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

    “天上龙肉并不是那种长角的真龙的龙肉,指的就是我打下来的飞龙的肉,那是一种鸟,调汤喝是最美味的了。”霍小山解释道。

    “我都没喝过飞龙汤呢,这天上现在咋不飞来一群飞龙呢?等仗打完的——”沈冲叹道,却是也往地上坐了去,他也想躺下,他也饿了。

    “头儿,头儿!”这时候在房顶当瞭望哨的细伢子突然叫了起来。

    屋里屋外的人闻言都是一惊,躺着的坐着的都是一下子跳了起来,而同时手中已是抓紧了步枪。

    霍小山正要问细伢子什么情况呢,就听细伢子又叫道:“头儿,南面飞来了六七只鸽子!”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四八章 来了一群鸽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728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