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0章 师长之死(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六0章 师长之死(三)

    霍小山自然注意到了郑由俭的表情,但他也全然不当回事,该自己说的话那还是要说的,于是他张嘴说道:“他为谁卖命他自己知道,可是他为之卖命的人却又不知道实际上他是在为自己卖命,反而给他来了个临阵脱逃的罪名当成那只被杀的给猴看的鸡!”

    霍小山的这几句话有点象绕口令,但直属营的人自然都听懂了。

    怪不得郑由俭这时候让霍小山说了呢,这个为谁卖命的谁来头太大了,郑由俭不敢说啊。

    “头儿,那你说咱们直属营在给谁卖命?”石彪忽然问道。

    石彪这话一出口,份量又自不同。

    一个平时总是口若悬河的人纵是他能讲得口灿莲花顽石点头但久了也会被别人忽视,反而很少说话一说话就直指人心的人反而更易被人重视。

    所有人都看向了霍小山,霍小山的这个回答很重要。

    没有人会愿意糊里糊涂的死,一支有信仰的军队和一支无信仰的军队的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郑由俭小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霍小山,他心道霍小子不用你总不表明立场,总有见真章的时候啊。

    霍小山这时正好一歪头,恰恰是自己的目光和郑由俭的碰上了,郑由俭少见的没有心虚的回避,而是小眼睛睁圆了就那样直视着霍小山。

    霍小山却笑了,然后他忽然问莽汉道:“你说咱们是给谁卖命?”

    谁都没想到霍小山会去问莽汉,在所有人的眼里莽汉自己都活得糊了巴涂的呢,他还能考虑这种高大上的问题?对牛弹琴对驴鼓瑟了吧!

    莽汉也没想到霍小山会问到自己头上,不过莽汉就是莽汉,回答倒也爽快,奔儿都没打,直接瓮声瓮气地就说了:“我给咱们头儿卖命!”

    这话,这话,直属营众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轰然叫起好来了,这话没毛病啊!

    咱们都听头儿的话,头让干嘛就干嘛,刀枪火海不也闯过来了吗?如果打鬼子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霍小山也没有想到莽汉会这样回答也是楞了一下就又笑了,他伸手虚按制止了大家的叫好,却是又问莽汉:“那要是我不在了呢,比如说我出远门了或者我干脆就被鬼子打死了!你又给谁卖命?”

    “那我就听沈冲的!”莽汉倒没觉得霍小山说自己也会被鬼子打死有什么不妥,在他的简单的思维里王巴才能活千八百年的不死呢。

    “可要是沈冲也不在呢?”霍小山追问。

    “那,那,那——”莽汉犹豫了,他的脑袋最是简单,这个问题对他来讲有些复杂了,于是他就转着脑袋扫向了屋里所有的人,他要挑一个让自己可以为之卖命的人。

    小石头?他摇了下脑袋。

    石彪?李向白?粪球子?小兵嘎子?他还是摇脑袋。

    郑胖子?滚特么犊子,连挺着大肚子的自己的老婆都不要的人,那也叫人?!

    直属营众人也好奇,他们也都想知道莽汉会挑谁。

    而这时莽汉的眼睛却是落到了一直在角落里静静听着男人们在说话的细妹子,他的眼睛亮了,然后他就斩钉截铁地说:“你们都不在了我就给我妹子卖命!”

    “啊?”众人瞬间凌乱了,尽管室内无风。

    “为什么呀?”沈冲大声地问道,他的问话无疑代表了所有人的疑问。

    “因为我妹子对我们都好,她说以后我们打败了鬼子可以分到田地,我可以给我老娘种苞谷吃我可以用苞谷自己酿酒我可以娶媳妇生一箩筐儿子让他们给我倒酒!”莽汉的回答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众人楞了之后却是轰然又叫起好来,对,是叫好!不是起哄!

    为什么是叫好,原因只有一个,莽汉说得虽然直白却代表了这些基本上都是农民出身的直属营士兵们的心声!

    霍小山看向惊愕万分的郑由俭笑了笑,摊了摊手,他到底也没有说出直属营是在为谁卖命。

    可是,郑由俭却是在内心里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

    郝令奇案给时下中国抗战带来的冲击可绝不止于霍小山这一个小小的直属营,毕竟那枪毙的可是时下国军精锐军主力师的师长。

    没多久便又有各种各样的信息纷至沓来。

    日军在这次会战之中竟然破译了国军之间通讯的电文,国军大部队的行动多在其掌握之中。

    永安之战时,师见日军势猛未通知任何人包括军的军长就擅自撤退了,于是师才被日军冲成数段伤亡逾半,于是连军的军长也差点成了日军俘虏。

    不再信任上面的指挥的郝令奇就没有让部队到指定地点集结,他要去告御状,要到最高层那里去打官司。

    只是自以为有理的他却因为情商不够在衡山军事会议时脾气倔强的就触了某人的霉头,被直接就关押捞了个“斩立决”,所谓斩立决,那就相当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可怜的郝令奇连前几年被毙掉的山东省主席***的待遇都没有捞上,没有法庭判决,而是被直接毙了。

    随即,郝令奇师下属四个团的团长集体递交了辞呈。

    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出了一种极度的不满,这种不满是无法说出来的,但旁观者却都能体会得到,那是对军军长、战区司令部乃至对某人的不满。

    不久,某人也感受到了自己处置不公所带来的各方面的压力,于是火气消退开始重新调查郝令奇案,于是悔意方生,给郝令奇家属颁布了表扬其抗日功绩的荣哀状。

    荣哀状云:荣字第**号荣哀状,兹有前任国民革命军第军师长郝令奇在长沙抗战忠贞为国殊堪于式,特颁此状永锡哀荣,此状,国民政府主席***,中华民国*年*月*日。

    死因未写,也没法写,因为自己的功臣却让自己脑袋一热就给毙了!

    ……

    多年后,霍小山在回忆这件事时才对又在浇花弄草的慕容沛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他说郝令奇仗打得憋屈,死得也憋屈,当事之人是否有陷害郝令奇的他没有证据也没法说,但我知道到,其实郝令奇是死在了官场的潜规则之下。

    什么样的潜规则?

    在中国传统官场文化里面是对人不对事的,从来不看你有多大的能力、做的是对是错,而是看你是否听领导的话。

    如果按照领导要求去做,即使领导错了,这件事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也就没你什么事。

    可如果不按照领导要求去做,即使你事上做对了,但你在人上做错了站错了队,那么你的下场也绝好不了。

    当时的国民政府,就是那样一种状态,所以很多将领才会拥兵自重。

    而在几年后的内战之中,同样还是那个师的师长见国民革命军整编师(军后身)在孟良崮战役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围攻而见死不救,从而彻底让后来偏安于台湾的国民政府再也没有了军或者师的这个部队编号了。

    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此语虽糙,却真的是以死亡为教训的真理!

    国民政府中的当权者自然也是真心抗日的,只是另一方面那种人人为我已成了大部人的考量一切战事的标准,大人物算大帐,小人物算小帐,大局也考虑但做出牺牲的必须是别人而不是我,这样的政权……

    无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六0章 师长之死(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78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