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三章 联队长之死-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七三章 联队长之死

    中国士兵用脚踩断了一根还有余火的木头的时候有日军的惊呼响起,于是夜袭的战斗正式打响了。

    在睡梦中醒来的日军的第一个意识自然是抓起手中的武器,然后便是敌人在哪里?

    一名日军的机枪手便是如此,他的枪口那是朝外的,可是当他听见“扑腾腾”急促杂乱的脚步声起调转枪口时却发现已经无法开枪了。

    因为,敌人并不是在外面,敌人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霍小山左手盒子炮右手雁翎刀冲在了最前面,霍小山在那篝火的余光里已看到了眼前这个见自己带人已冲进营地而不知是否射击的日军机枪手。

    霍小山冲的很快,他并没有举刀砍死这个敌人,而是接着冲上,一脚就踏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霍小山刻意用脚踏人,基本脚下再无余生,可是他没有,为了保持冲杀的速度他真的只是稍稍用力地在那个机枪手的脸上踏了一下,仿佛那只是一块踏脚板、踮脚石,然后他就从那个机枪手身上跃了过去。

    那个日军机枪手在霍小山的千层底布靯的一踏之下,顿时觉得整个脸木了起来,他被踏倒在地。

    这种伤害顶多也就是鼻孔蹿血,嘴唇被自己的牙齿硌裂,但绝不会有什么致命伤的。

    可问题是,霍小山过去了,霍小山后面的士兵又跟上来了,沈冲、莽汉、小石头、小石锁等霍小山手下的一干精锐也如风般的跟上。

    于是,中国士兵们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大脚就这样踏在了这个日军机枪手的脸上头上胸上小腹上跑过。

    生命真的只在呼吸之间,急于进攻的中国士兵们哪里会注意到这个日军士兵的生与死?

    如果这个日军士兵在被踩昏迷后还能活下来他应当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来,如果这个日军兵被活活踩死那么他的死因没有人会去调查。

    他也只是此次夜袭中被中国军队夜袭杀死的敌人一名,他也只是在日军第0联队辎重部队玉陨名单上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亡者的标记。

    霍小山之所以连枪都没有开就一个劲往前冲,因为他在天将黑观察日军这条辎重的长龙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日军军官,然后日军的营地里就多出了三顶日军的帐篷!

    这一切也只是瞬间,霍小山的急袭已是带来一片呼喝的声音。

    而这时,枪响了,枪声很密集,轻重机枪的射击声掷弹的爆炸声迭起,但这枪声却不是霍小山他们搞出来的,而是没有反穿棉衣潜伏进入的那两个连在郑由俭的指挥下在日军长龙的中后部发起了攻击。

    那深夜里暴起的枪声爆炸声所制造出来的声势比霍小山他们这头要大的多,两个连二百多人排开了射击,近三十挺轻机枪两挺重机枪近二十具掷弹筒的集火,一刹那间就见无数流光在夜空中闪过显得如此惊艳的凄美,于是就在他们火力所及的二三百米范围,日军辎重的长龙就被打穿了。

    日军第0联队辎重部队的联队长森川敬宇在霍小山扑营所带来的呼喝声中便已经醒过来了,于是他一手摸起自己的佩枪一手持着指挥刀便闯出了帐篷。

    他本是从对着霍小山他们冲击的方向冲出帐篷的,可刚冲出帐篷的他却被身后郑由俭他们突然搞出来的大动静吸引了,于是他忙绕过遮挡自己视线的帐篷遥望那里的战斗情况。

    他骇然于身后从自己部队一侧射出来的无数流光,这种火力可是中国军队主力部队才会有的啊!

    “传令兵,传令兵,叫部队增援,不要让这伙支那人跑掉!”他开始高喊,作为一名联队长调兵遣将正是他的职责所在。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自己卫兵的喊声:“联队长阁下,支那军队上——”然后他就听到了近在咫尺的枪声。

    他回头时见自己的一名卫兵正扑倒在自己脚下,他抬头愕然看到朦胧的夜色里一大片白色的影子踏得大地震颤正冲过与自己帐篷相邻的那架马车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森川敬宇想要卧倒,可是这时却只见那些白色影子手中有枪火的爆焰产生,甚至由于太近那枪声反而被忽略了,太近了啊!

    森川敬宇什么想法都不需要有了也不用有了,在枪响的一瞬间,至少有十多发盒子炮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脑袋他的脸他的心窝。

    于是,这位联队长就这样倒了下去。

    黑暗之中,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反穿棉衣的人上来低身就撕下了已经成为过去的森川敬宇的肩章。

    “冲过去,把这几个帐篷灭了,从胖子那头出去!”那个撕掉森川敬宇肩章的人喊道,这是霍小山的声音。

    那个早一步踏上黄泉路的森川敬宇的卫兵犯了一个错误,因为他在临死之前他喊了联队长阁下,他并不知道此时冲击他们阵营的中国人大部分的人都是会日语的。

    他如果不喊出联队长阁下,森川敬宇如果躺地装死,或许在黑夜之中他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他喊了,那注定森川敬宇只有死路一条!

    霍小山他们来做什么的?他们就是奔帐篷里的鬼子大官来的!

    此时也已冲出帐篷的日军军官对杀戒大开的霍小山他们已经全无反击之力了,第一,他们是军官他们手中有的只是王巴盒子。第二,他们对自己的这几个帐篷保卫不能算不严密,但,却是有漏洞!他们布置的轻重机枪都是指向东西方向的,他们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摸进了队伍里,果然保垒总是先从内部攻破啊!

    于是,他们在霍小山他们盒子炮的射击中纷纷倒地,而那三顶帐篷也被瞬间打出了无数个通风的孔洞。

    一顶帐篷里一名负责保管机密文件的日军军官,将最重要的一个皮包按在了身下,抱着头趴在了地上,任头上子弹纷飞,祈祷着自己不要被那子弹击中,在家中还有那亲爱的妻子和岳母在等待他呀!

    爱因斯坦相对论说时间是可以改变的,具体时间是如何改变的这个尖端的问题全世界真能懂的凡人都未必超过五指之数。

    但有一点人们却都是懂的,那就是你在享受一件事情的时候那时间真如白马过隙,反之,当你在盼望一件悲惨的事情赶快结束的时候那时间真是慢如泥牛。

    而这个以保护文件为己任的日军军官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态,终于他听到那震得地皮直颤的如此恐怖的脚步声从帐篷的两侧跑了过去,他缓了一口气。

    可是这个时候,帐篷门一开,他听到一个硬物砸到了自己的面前,他还听到了那类似于蒸汽机车启动时蒸汽喷吐的声音,“噗、噗、噗”,然后“轰”的一声爆炸里,一块弹片便从他的脑壳中穿越而过!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七三章 联队长之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4908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