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大难不死的小兵嘎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七五章 大难不死的小兵嘎子

    这是一座山,山并不高但胜在面积还不小,山上全是长着碗口粗的杂七杂八的树。

    时下虽是冬天,但树叶还未全然落尽,一股寒流的到来便将那些半黄半绿的叶子冻结在了树上,所以这山上的虚实还真的一眼看不清楚。

    树林外围可以看到国军建起来的临时工事,环形战壕里军的士兵正在积极备战。

    因为对面的日军已经到了,至于为什么日军没有马上发动进攻,在国军士兵们看来他们是在等待飞机的助攻。

    而此时在山棱线的另一侧,小兵嘎子正带着一个排的人拼命地挖着掩体,他们是接受了霍小山的命令在这里对前方军的那个营进行协防的。

    而所谓的协防霍小山却是有了交待的,那就是能防则防不能防则退,但必须要把帮着被协防友军的战斗人员撤下来。

    至于挖掩体嘛,直属营在霍小山的带兵理念的教育下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要是打阵地战闲着的时候就要拼命地挖。

    挖成永备工事那是扯淡,而他们这里已经是背对日军的山坡估计成为阵地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树木太多根本无法发挥火力。

    但谁知道战斗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哪怕就是给自己挖出来一个散兵坑来那也是多了一个保命的筹码。

    至少在日军轰炸的时候在日军有用炮的时候,除非那炮弹炸弹直接砸到头上,否则也可以躲躲弹片。

    在山坡上挖散兵坑并不容易,因为挖得稍深一些便会碰到那树的根须,不过付出总有回报,一个多小时里,这一个排的人终于是都是各自给自己挖出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嘎子,你说今天沈头和郑头吵架是不是把头儿惹生气了?”一个叫刘成顺的士兵扔下手中的工兵锹一屁股坐在了刚挖成的散兵坑的边上。

    “那还用说,不过我从没想到过郑头骂人那本事可是真——嘿嘿”又一个士兵接口道。

    “丁茂德,你咋说半拉话啊,真什么?”旁边的士兵便有人问。

    “这不用说,真不爷们呗!”丁茂德在人家的催问之下终于把自己想说未说的话吐出来,他是后加入的,还真没有听过郑由俭正儿八经的骂人呢。

    “哈哈哈”所有士兵都笑了起来,他们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郑由俭那脸胀得通红跳着脚大骂的样子。

    “有那么好笑吗?”笑声里小兵嘎子说话了。

    小兵嘎子可是老兵了,原来还带过一个连的兵呢,可是随着直属营人员的增加作战的需要,他觉得自己的军事素质还不够就和霍小山说了说,主动让贤给李向白了,自己反而是只当了一个排长。

    在直属营当官凭的是真本事,有霍小山的样子在前面,从来就没有当官的往后缩的道理,所以觉得自己水平不够就赶紧让地方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当然了,这些当官的人里郑由俭除外,但至少小兵嘎子知道,现在的郑由俭却和最初自己刚认识的那个开馆子强买强卖的郑由俭已是判若两人了,人家打炮的水平且不提,就是人家冲在前面的时候也已经不少了。

    所有士兵见小兵嘎子说话了,就都闭上了嘴巴。

    “沈头和郑头无论怎么说怎么骂那是他们的事情,在一起打过多少仗了,吵几架都不算上事,但是我可跟你们说,咱们排见了哪个头儿都得有规矩,当兵就得有当兵的样子,私下里随便点无所谓,但是谁要是敢丢了直属营的脸,谁要是敢有那种看不上这个头那个头的态度,我嘎子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霍小山从来在直属营从来只是定大方向,象这种当兵要有个兵样子不能给直属营丢脸之类的话他很少说,但霍小山带出来的这些老兵却是常说不懈的,每个人都有惰性,霍小山能把直属营带出这样的战斗力来,那也是与他手下这些老兵出身的骨干分子有着莫大的关系的。

    “都听到没有,一个个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小兵嘎子大声训斥道。

    “是!排头儿!”一个排的人见排头儿说得很正式,别管是坐着的站着的还是躺着的全都一挺胸大声答道。

    “咱们这个排在咱们营里从来都比较弱,我呢自认打仗的本事也比不上沈头、小石头他们,但是,咱们弱也只是和咱们直属营比,要是出了咱直属营咱们可也都是国军精锐水平,一会儿打起来都精神儿的,既要能杀死一些鬼子把友军都救回来,也要保护好自己,都听到了吗?”小兵嘎子又嘱咐了一句。

    “是,排头儿!”士兵们再次响亮地回答道。

    就在小兵嘎子的战前动员报告做完没有多一会儿,远方便响起了嗡嗡声,日军的飞机来了。

    所有人都已经趴在掩体里,挖掩体速度比较快的刘成顺丁茂德几人还用军刺砍下了一些有小臂粗的树枝搪在了掩体之上。

    “咱们头儿原来用重机枪还打下来过小鬼子飞机呢!”在越来越近的飞机轰鸣声中小兵嘎子大声喊。

    “是啊,可惜咱们现在重机枪太少了,要不也可以打他们试试!”刘成顺跟着喊。

    “要是飞的够低说不定用步枪能打下来呢!”丁茂德也大吼道。

    “咱们人太少,丁茂德你去找头儿,看这个办法行不行?”小兵嘎子用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因为日军的飞机此时已是快接近前面军的阵地了。

    “好!”丁茂德一听便从掩体里钻了出来向山下跑。

    而这时日军的飞机已经开始俯冲了,从斜前方树权的间隙里可以看到日军飞机俯冲的机身了。

    “轰,轰,轰,轰”爆炸声起,然后那日军的飞机便已拉起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凶鸟一般从处在山坡这面的小兵嘎子他们的头上飞了过去。

    然后,就见前山黑尘腾空,直接遮住了原本阴郁的天空。

    “我卄,这特么来了几架啊!”小兵嘎子喊道。

    虽然他的视线已经被那黑色的烟尘遮住了,但他却是再次听到了前面飞机引擎的轰鸣声。

    小兵嘎子那只是他最初入伍时的外号,他现在可是地地道道的老兵了,一意识到日军飞机来得多,却是突然从自己的掩体里蹿了出来,直接一个翻滚就滚进了与他相邻的丁茂德的掩体。

    而这时他在掩体里再抬头时,恰恰看到一架日军飞机俯冲了下来,那圆锥形的机头甚是清晰,甚至他都看到了日军机舱里的飞行员了。

    小兵嘎子在掩体里一下子就蹲了起来双手抱头张大了嘴就贴在掩体的内壁上,而这时就听自己身边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耳朵里什么除了“嗡嗡”的回响起什么也听不到了,视线里尽是黑色的烟尘,那烟尘呛了他一嘴他却已都顾不得了。

    几乎同时就听头上“咔嚓”一声响,一根臂粗的树枝便压到了他的头上,他一屁股就坐到地上顺势就躺了下来。

    再睁开眼时,就见紧贴着自己眼皮的竟然是一棵足有二大碗般粗细的大树的树干。

    那树上的细枝细叶已是划伤了他的脸,但是他已顾不得了,他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要不是丁茂德在掩体上面搪上了几根儿臂粗细的粗树枝,自己这回就是被砸死的命了。

    眼见日军飞机飞过去了,小兵嘎子连忙从树下爬了出来,就看见自己原来的那个掩体里却也砸了一根被炸断的大树。

    多亏躲这头来了,要不那棵树还不得把自己砸成糨糊啊!

    “都活着呢吗?”小兵嘎子扯脖子喊。

    可是小兵嘎子却是没有听回音,他耳朵里现在依旧是嗡嗡声一片。

    不会都被炸死了吧,小兵嘎子想,寻即却回过味来,自然的耳朵被炸“聋”了,别人喊啥那也是听不到啊。

    他是老兵自然碰到过这种情况,一般都是过一会儿就恢复了所以也并不是很担心。

    他再回头看时,就见刚轰炸完的日军飞机又飞回来了,特么的,还有几轮飞机扫射呢!

    小兵嘎子再也顾不得别人,却是又缩回到了掩体的树下。

    要不说老兵在战场上的保命能力强呢,小兵嘎子在判断出日军飞机很多的时候,就想到了日军可能全山都轰炸,所以他就躲到去找霍小山的丁茂德的那个搪了好几根树枝的掩体里去了。

    蹲下身而不是趴下那是防止身体与大地接触紧密被震死,张大了嘴的道理他是听霍小山说的,可以让脑袋内的气压什么的与外面保持一致不致震坏耳膜。

    什么是气压小兵嘎子是不懂的,但照做就是了,这就是老兵的经验。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七五章 大难不死的小兵嘎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158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