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一章 刀刀不离**-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七八一章 刀刀不离**

    沈冲准备动手了。

    他在确定有日军摸营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我怎么干掉他们,怎么给里面正在休息的人报信。

    他在一瞬间就排除了自己脑海中怎么会有日军真来偷营的震惊,

    想多了不是沈冲的作风,医得眼前疮那就立刻就医,至于剜却心头肉所产生的空洞怎么填补那是霍小山考虑的事情。

    于是,他出手了。

    他先是轻轻地把裹在身上的行军被扯了下来用左手臂托到了自己所骑树干的下面,右手手却是摸出了一颗香瓜手雷。

    沈冲平时一身的行头包括:盒子炮一支,匕首一支,武士刀一把,手雷一颗。

    他长期担当尖兵,这四样带的都是一样一个,样数多那是你永远搞不清什么时候能用上,各样只带一个自然是为了减少负重。

    耳听着细碎的脚步声离自己已是很近了,沈冲单手持雷递到了嘴边,用牙一咬脑袋一歪便扯下了上面的销子,然后便将手雷的小铜帽往树干上一敲就把手榴弹冲着已是很近的脚步声响处抛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托着行军被的右手臂一垂那行军被就冲下面那双一直盯着自己的幽光掉了下去,紧接着他一收双手按着裆前的树杈猛一用力,借着屁股坐树杈的反作用力就跃了出去!

    他这一跃足足有两米,“嚓咔”一声响,那树杈前端的细枝就被他的体重砸断了,他整个人就跳了下去。

    他可没忘下面还有只日本人的畜牲,若是不采取点手段自己敢直接跳下去,那畜牲不扑咬自己就不是日本人的畜牲了。

    沈冲不用猜都知道那条畜牲定是凶悍机敏,否则直属营夜营又怎么会被日军辍上?

    “轰”,手雷响了,黑暗之中沈冲也不知道炸倒了几个鬼子,第一他看不到第二他也没功夫,因为就在他落地前滚趴倒的刹那,他感觉到两只狼狗的爪子已是搭在了他的肩头。

    这畜生来得好快!

    大惊之下的沈冲来不及躲闪,双手按地向后一拉身体向前低头一撞,于是他的头顶便与那大狼狗的下吻撞在了一起。

    固然沈冲的头撞到那大狼狗的下齿上剧痛,那狼狗却也终未及闭合嘶咬。

    沈冲一声闷哼,而那大狼狗却也终是被撞得发出“嗷”的一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直属营临时营地里的枪声便响了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是三挺轻机枪冲沈冲示警的方位同时响了起来。

    子弹的流光里沈冲听到了弹头扎进树干的“夺夺”声还有日军的惨叫声还有那只只要自己反应稍慢一点就会被那血盆大口咬断后脖梗子的大狼狗的哀嗥声。

    畜生终究是畜生,它也许会凭借训练凭借本能躲避子弹,但却绝不可能预见直属营听到预警就射击的行为。

    沈冲在这场让直属营记忆极深的战斗里的表现也同样是让人记忆深刻的,事后他得到了两句最为中肯的评价。

    第一句,他比狗尖(注:东北话,聪明的意思),因为狗不知道卧倒他知道。

    第二句,他比一般人都尖。因为他在成功示警后就选择了趴在原地一动未动直到天亮。

    嗜战如疯魔的沈冲选择不动的原因也正是霍小山采取战术的原因。

    因为黑夜中无法分清敌我!

    在沈冲示警的刹那,霍小山便命令机枪射击了。

    霍小山在战斗中反应快是所有的全方位的快,无论进攻还是防守。

    他让三挺机枪各打了一梭子的连发。

    于是那机枪手们便冲腰部左右的高度来了个齐射,这点不用霍小山交待,因为他们知道沈头在与日军同一方向。

    打完枪霍小山就果断命令留下擅长夜战的十人,其余的全部后退二百米重新设立警戒线,天亮前有敢闯警戒线者无论操何种语言直接击毙然后再后撤再重新拉警戒线。

    霍小山在下达完命令后就与留在原地的十人开始脱上衣了,然后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月黑风高的寒夜,十一名赤裸着上身的中国军人便手持大刀向前方摸来。

    霍小山打过太多的夜战,他的经验太丰富了!

    宿营前他自然记得自己带队把后面的追兵甩得有多远,但现在日军却追上来了,那只能说明:一,日军是精干的小队。二,这伙日军的战力会很强悍,怕又是南云忍特攻队之流。

    现在我众而敌寡,如果让日军小队趁黑摸入己方阵营,那么只需要有几名敌军一捣乱,自己的人就肯定会自相残杀起来。

    黑夜之中的乱战说别的没用,因为他给日军摸营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所以他让己方大部队后撤,自己只带十人拎着大刀赤膊上阵了,与日军撞上,摸到穿衣服的就是一刀。

    黑暗中的厮杀很快就开始了。

    没有枪声没有喊声有的只是大刀武士刀破空的呜呜声以及有人中刀的闷哼声。

    凛冽的刀风比那夜要寒冷的多,冰冷的刀锋砍过人体经过那滚热的血的焠炼反而更让人觉得森寒无比。

    就在这纵横的刀气中,在搞不清多少人的闪展腾挪双脚震地之中,沈冲依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有杀敌的欲望却没有杀敌的想法,他也不能起身,就在这个几十米的圈子里不断的有与他一样的原本活蹦乱跳的人类在他的听觉里发出生命旅途里最后的一声咏叹然后就倒了下去。

    沈冲感觉到了无趣,人生,当真有时寂寞如雪啊!

    为了打发无聊,他从内衣口袋里摸出块马肉干来,放到嘴边用牙齿轻撕了一小条开始嚼了起来,只是往日吃得津津有味的美食现在嚼起来真如嚼蜡一般,他在黑暗之中挤着腮帮子撮着牙嚼得很慢很费劲,仿佛嚼的是寂寞是空虚是无聊。

    就在他费尽力气嚼到剩下的最后一小条马肉干时,终于有两个人就厮杀到了他的身边。

    他感觉到有一只硬梆梆的马靴踏到了自己拿马肉干的左手上,于是他条件反射般地就把一直攥在右手中的匕首向上捅了出去。

    他先是听到一声惨叫,他知道自己把锋利的匕首捅入了对方的下体里了,然后又在大刀破空的声音里,他感觉到有带着腥味的“热雨”淋在了他的身上。

    紧接着一个人就砸倒在他的身上,还好那家伙的武士刀没落自己身上。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离他而去了,沈冲却依旧趴着不动任由那尸体压在自己身上,匕首他已经收回甚至已经放到了粘乎乎的雪地上。

    他用手使劲地拽了拽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试图把自己往下藏得更多一些,但奈何那还有着残存温度的尸体太小了。

    沈冲想,不知道自己那一刀捅在这家伙哪了,那串零碎上还是屁yan里。

    他忽然想起来小时听父亲讲过的一个民间笑话,内容忘差不多了,故事名字他倒还记得,叫“箭箭不离**”。

    说有一个“神箭手”杀老虎啊狼什么的都是一箭射进**让它毙命,就是用别的招弄死的,也会用手把箭插入猎物的**,这就是故事名称的来由。

    当时记得自己听这个故事时笑坏了,母亲也笑得花枝乱颤,现在想来日本绝没有这样好笑的笑话吧,母亲笑起来还真是漂亮啊……

    想到这儿的沈冲的心情突然莫名的就变得好了起来,他觉得等战斗结束后自己一定要在今夜被放倒的鬼子的屁股上都捅上一刀,然后指着那每个鬼子的屁股对小山子说:“看!昨晚的鬼子都是杀的,刀刀不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七八一章 刀刀不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5158801.html